中共差额选举史 两内定政治局委员意外落选

+

A

-
2017-09-22 08:21:06

鉴于事实上的“差额预选,正式等额”,由选民直接提名的候选人常常在“协商”预选中被“协商”掉,1986年再次修订《选举法》取消预选。同时还修订了《地方组织法》,明确地方国家机关副职采用差额选举产生,正职原则上采取差额选举,提不出候选人则采取等额选举,并确定了差额的比例。

修订法律时,关于地方国家机关副职的产生有两种意见,一是差额选举,一是如国务院一般由正职提名“组阁”,人大批准。全国人大就此问题向各省人大发函征求意见,最终大多数认为差额选举更能体现民主,也是一直以来选举制度的延续,相比“组阁”更好。

太子党被差额

1987、1988年是选举法修订后的第一次全国性换届年,受差额选举的鼓舞,全国选举工作热烈异常,踊跃参与。一批自以为万无一失的组织提名候选人落选,由选民提名的候选人当选,在北京还出现了“竞选办公室”,民主气氛空前。

1987年12月,中共北京市委换届选举进行,党代表要从55名候选人中差额选举出50名市委委员。时任北京市委常委、市委商业外经外贸部部长、体改委副主任、中共元老陈云之子陈元,原定出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在选举中落选市委委员,无法出任市委副书记,最终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而在此之前,与陈元同样由中央国家机关下放北京市下属区县担任副职,1984年又同样升任副部级,担任副市长的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在差额选举前调离北京,未出现在差额名单里。时任北京市旅游局局长、薄一波之子薄熙成,主动要求不出现在差额名单中。

这些原本内定出任更重要职位的“太子党”之所以落选,很大程度上在于民众、代表对当时社会现实的不满,如官倒、火箭提拔等等。有失意当然也有得意的,时任河南省郑州市副市长、刘少奇之子刘源,在不是候选人的情况下,由人大代表提名为河南省副省长并高票当选。

就在这次北京市换届中,还出现了一件新鲜事——“竞选办公室”。在1988年的北京市副市长选举中,十名候选人差额三人,在这十名候选人中有两名女性,时任北京燕山石化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的吴仪,时任北京市西城区副区长、中国国民党中央革命委员会的何鲁丽。在人大召开前十几天,北京市妇联得知两位女性成为副市长候选人,并通过考察获知两人能力、才干、政绩都足以胜任副市长。

于是,妇联主任召集下属各区县妇女主任开会,让她们回去在本区县代表中多多宣传两位候选人,此后又向各民主党派、团体、社会各界宣传两位候选人。最终两人如期当选,吴仪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何鲁丽官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主席。

中共元老、左王”邓力群,1987年中共十三大上曾被内定进入政治局,却意外落选中央委员,不得不退居二线(图源:VCG)

内定政治局委员也落选

官员落选的原因,除了上述的人大代表对其不满,用脚投票,还有一个就是代表们对党的意图领会不够。比如说,许多副部级干部已经内定担任正部级职务,但在选举前并未公布,按照正部级才能担任中央委员的潜规则,自然就被差额掉了。

1987年,时任中共十二届中央书记处书记,有“左王”之称的邓力群,位居国家领导人之列,原本在1987年中共十三大上内定进入政治局,却因“名气太大”不但在中央委员换届选举中落选,还在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的选举中落选。

1992年,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将在中共十四大上退居二线,邓小平已内定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肖秧接任四川省委书记并进入政治局。重庆市委书记仅是副部级,果然在中央委员选举中被差额掉了。

一旦内定的候选人落选,对中共而言就属于政治事故。为防止这样的事件发生,后来对于要提拔的官员,都在换届前提拔到位,以免代表们不能领会组织意图。意外当选的官员,经审查后确定没有贿选等非法行为的,同样予以重用。有问题一旦查实,轻则投闲散置,重则严惩不贷。

1988年广州市长选举中,原本只有常务副市长杨资元一个候选人,按照相关规定不能提出候选人实行等额选举,但当候选人名单提交大会酝酿时,增城、花县、芳村区、黄浦区、东山区35位代表提名刚从增城县委书记升任副市长5个月的雷宇为市长候选人。正式选举时,杨资元以348票当选,有意思的是在雷宇的选票中有292票弃权。此后,雷宇接替杨资元出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1992年升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1996年辞去公职。

在广东韶关的市长选举中,主席团提名的候选人是原任市长肖有根,代表提名的是市委副书记高祀仁。与广州结局不同的是,高祀仁以压倒性多数票战胜组织提名的肖有根,当选市长。这是中共建国以来选举中极其罕见的情况,人大代表反响热烈,让上级领导大跌眼镜。高祀仁顺利出任市长,两年后升任广东省委常委、秘书长,后官至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主任。

2002年北京市换届,刚由顺义区区长升任区委书记3个月的孙政才作为市委常委的陪选者被提名,在选举中却意外挤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蒋效愚当选。经过几个月调查,确认孙政才没有贿选等行为后,任命孙政才为市委秘书长,时年39岁。

2012年,时任中共沈阳市委副书记苏宏章,通过贿选当选辽宁省委常委,次月兼任政法委书记,创造了由市委副书记直接晋升省委常委的纪录。2016年,贿选案发,苏宏章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时任省委书记王珉落马。

内定落选者,则没意外当选者那样幸运,大多前途暗淡。作为中共元老的邓力群,在落选后也只能退居二线,淡出政坛。肖秧在落选后,仍然晋升为正部级的四川省长,但几个月后就调任国务院三峡办副主任,退居二线。

1985年,时年46岁的宋瑞祥即由青海省地矿局党组书记、局长升任正部级的青海省委副书记、省长,俨然是政坛的明日之星。1988年青海换届,差额选举出35位省委委员,意外的是作为省长的宋瑞祥却落选了,成为只有行政职务没有党内职务的光杆省长。只能列席省委常委会,没有发言权,没有投票权,工作极为不便。1年后调任地矿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此后直到退休都顶着(正部级)担任着副部级职务。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