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的创举:中共至今无人超越

+

A

-
2017-09-22 04:38:48
1987年11月2日,中共新任总书记赵紫阳会见中外记者(图源:AFP)

中共改革开放后的历届党代会,以1987年十三大最受外界赞誉。新任总书记赵紫阳率新常委首度穿西装见记者,不但在台上回答海外记者如人权、中共党内斗争、邓小平地位等诸多问题,最后还走落记者区与记者们面对面交流,给海内外留下深刻印象。但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中共党代会变得保守,新常委与记者见面越加小心谨慎,不设记者提问。以下是当年新华社报道的《赵紫阳总书记答中外记者问》全文。

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和中央政治局的其他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1987年11月2日下午在十三大新闻发言人朱穆之举行的酒会上会见了采访十三大的中外记者。赵紫阳同志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我们对外国记者关于十三大的报道是满意的

美国记者:请谈谈对记者有关十三大报道的评价。

赵:我们是满意的,报道基本上是积极的。我们自我感觉良好。国外反应主要有三点:一是说我作的报告是实事求是的,对国家的情况是清楚的;二是说我们对自己的事业充满了信心;三是说看来中国的改革、开放的现行政策将会继续下去。这个评价不高,也不很低。谢谢你们!

日本记者:在您的报告中,为什么外交问题只讲那么一小段?

赵:我的报告已经有35,000字,外交方面的内容如果要加进去,还可以加5,000字。如果那样,我的报告在一个上午是做不完的。

记者:对日中关系你有何评论?

赵:至于中日关系,我认为是良好的,在良好的大前提下当然不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现在出现的一些问题应该是可以解决的,我希望日本方面能为此作出努力。总之,主流是好的。

以改革派和保守派势力的消长来分析中国局势,将会不断犯错误

外国记者:你是否认为十三大的结束意味着中国改革派和保守派斗争的结束?

赵:国外一些朋友总认为中国有一个改革派,一个保守派,并以两派势力的消长来作为分析中国政治局势的依据。我要说,持这种观点来分析中国局势,将会不断犯错误。我已注意到,我们这次大会前,一些国外政论家、新闻界的朋友,已经因此犯过错误。这次参加大会的1,900多人,全体举手通过了我的报告,没有不同意的,也没有弃权的,你们大家都看到了,这能说明我们有改革和保守两个派别吗?如果说1,900多人中的改革派和保守派都举手赞成了我的报告,岂不是又合二而一了吗?当然,中国有10亿人口,有4,600多万党员,不可能没有反对改革的人,搞自由化的人,但在骨干分子中间没有保守派、极左派之分。一个领导集体,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一些步骤问题上,具体政策上,当然不可能完全一致,我认为这是正常的。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党,谁也不能说意见是完全一致的。你们不是不赞成我们“舆论一律”吗?为什么又把我们意见有一点不一致当成是了不起的事情呢!我认为在领导集体中,甚至在我们5个人当中,如果有点不同意见,反而可能成为我们今后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少犯错误、不出大错误的重要保证。我希望你能同意我的分析。

外国记者:在中国,是否对不同意见有自由?

赵:有自由,但是没有绝对自由,任何国家都没有绝对自由。你出国不是还要持有护照吗?你也没有绝对自由吆。(大厅里引起一阵欢快的笑声)

赵(介绍南斯拉夫记者后):你们作了大量报道,是客观的、友谊的。

南斯拉夫记者:请允许我提一个问题。

赵:我先讲。我们在搞改革,你们国家也在搞改革。我们国家同许多国家社会历史条件不同,这就需要拿出相当长的时间解决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已经解决了的问题,就是生产的商品化、社会化、现代化。我的报告是针对中国的情况讲的。现在许多社会主义国家都在努力探索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本国实际相结合的最佳的方案,你们的最佳方案和我们的最佳方案不一定一样。我们之间可以互相借鉴,互相交流,但是都不能照搬。祝你们国家的改革取得成功。

南斯拉夫记者;我们南斯拉夫记者向你祝贺你的报告和你担任总书记。你当选总书记后,准备完成的第一个具体任务是什么?

赵:我们首先需要研究一下新的政治局常委、新的政治局和新的书记处如何进行工作。我们必须采取新的方式工作,因而需要具体研究一下。这是我们要做的头一件工作。

美国国会中一些人经常大喊人权,支持在西藏恢复农奴制度难道符合人权吗?

美国记者:最近中美关系有点问题,遇到了西藏问题。你对中美关系如何看法?

赵:有个问题总使我迷惑不解:美国国会中一些经常大喊人权的人,为什么支持在西藏恢复农奴制度?在西藏恢复农奴制度难道是符合人权的吗?我希望你回去把我这个问题向你们国会的有关人士提出来。(全场响起了一阵掌声和笑声)

美国记者:我回去后一定向他们提出这个问题。

外国记者:请你谈谈中日关系。

赵:中日关系总的说是好的,但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我在前面已经讲了。我祝贺竹下登先生就任总裁,希望有机会同他见面。

苏联记者:我们是来报道十三大的。

赵:非常高兴见到你们,你们在北京过得怎样?

苏联记者:过得很好。

赵:我想我刚才对南斯拉夫同志讲的那些话,同样可以对你们说。祝你们改革成功。

我所有的衣服都是在国内做的,希望你专门发一条消息

日本记者:向你提一个私人问题。你现在穿的双排扣的西装很漂亮,是在国内做的还是国外做的?

赵:我的所有衣服都是在国内做的,我希望你专门发一条消息,就说我所有的衣服都是在国内做的,而且很漂亮,这样可以推动中国服装向你们国家出口。(全场活跃)你看,李鹏、胡启立同志穿的西装也都是中国做的,都很漂亮。

荷兰记者:有人说中国的改革比苏联的改革快,您对此怎样看。

赵:中苏两国国情不同,改革不可能一样。我们没有同苏联在改革上发起竞赛,不准备在改革上同苏联比谁快谁慢。各国都应当按自己国内实际情况办事。我们很重视苏联的改革。

我在四川的工作被传奇化了。我们的问题还很多

(十三大新闻中心的同志把《新的长征》的作者索尔兹伯里介绍给赵紫阳。)

赵:我们认识,我们约好要在11月5日见面,你是以朋友的身份而不是作为记者来见我。朋友之间可以随便交谈。

索尔兹伯里:我要问的问题是,你过去在四川工作时,四川人有句话说,“要吃粮,找紫阳。”现在你担任了党的总书记,中国人民将用什么话来概括你的工作?

赵:我在四川的工作被传奇化了。我们的问题还很多。当然,总的来说,我们对我们的事业是有信心的。我在报告中讲过,我们现在的改革比原来设想的时间要长一些。我刚刚在一中全会上讲,我们的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书记处的同志要努力工作,再过5年,希望在十四大的报告中能够说,我们完成了十三次党代表大会提出的任务。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