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大的外交失误:打垮萨达姆

+

A

-
2017-09-21 22:11:31

敌我之间互利共生的现实,决定了几乎一切敌我间都存在共同的利益。

比如,如果没有萨达姆对伊朗的入侵,霍梅尼不可能借助战争制造的紧张局势,从而轻而易举地扫荡国内的反对者;同样,今天的法国极右翼领袖玛丽勒庞最应该感谢的就是该国的圣战分子,若不是接二连三的大规模恐怖袭击,这位极右翼领导人几乎不可能迅速拥有今天的影响力。

因此,在与敌人的战争中,一定要分清楚彼此的共同利益和冲突,这并不矛盾。这是理清胜利边界、避免极限胜利的关键。

以美国与萨达姆的关系为例:作为世界现行秩序的维护者,美国与伊拉克曾经的独裁者尽管看上去不共戴天,但实际上共享着巨大的利益。一方面,入侵科威特的萨达姆公然破坏了国际法,是致力于确保中东稳定的美国之地缘敌人;另一方面,萨达姆在国内镇压什叶派、库尔德人,同时也遏制了伊朗在两河流域的扩张,客观上对中东的秩序起到了稳定的作用,与美国有着巨大的共同利益。

所以,在与萨达姆的战争中,美国要做的,就是惩罚萨达姆破坏中东稳定的行为——如入侵科威特,因为这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同时支持或者默许萨达姆稳定中东秩序的行为,如萨达姆对库尔德人的残酷镇压(库尔德人的崛起将引发中东的动荡),对什叶派的清理(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是伊朗扩张的跳板),因为萨达姆的这些作为,代替美国维持了中东的秩序,确保了美国的利益。

老布什所主导的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就是一位大政治家的高明手笔,分寸把握得滴水不漏。战争打击了萨达姆破坏中东秩序的行为,如入侵科威特,但默许了萨达姆随后屠杀库尔德人和什叶派的作为,因为这符合美国的利益,确保了其中东稳定的总目标。同时,通过战争将萨达姆削弱成一个可控、稳定的敌人,不但遏制了伊朗的扩张,还迫使海湾各国如沙特、卡塔尔、科威特等更加恭敬地屈膝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之下(因为他们恐惧萨达姆的入侵,只能更加服从美国)。这场战争就是一场有限的胜利,也是政治意义上的完美胜利。

2003年,美军打垮萨达姆政权(图源:VCG)

相反,2003年的第二次海湾战争,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败笔。战争摧毁了一个富裕、有形且能够轻易被美国常规军事力量慑服的独裁者,制造了秩序的真空,从而为美国军事力量无法威慑的无数叛乱分子崛起提供了条件——即可控的敌人被消灭了,释放了不可控的敌人。同时,美国民主意识形态在伊拉克的推广,制造了中东君主国对美国的离心倾向,而伊朗的势力也顺理成章地支配了伊拉克南部。从政治意义上来讲,这场战争堪称极限胜利,也催生了极限胜利的灾难。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