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根溯源:支那一词为何被扭曲

+

A

-
2017-09-12 21:35:32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曾经把“七七事变”称作是“支那事变”。“支那”这个词其实代表了日本对中国一种由来已久的蔑视。那么,究竟这个词语在历史上是如何发展的?为什么日本会选择用这个词来作为指代中国的蔑称?

“支那”源自何处

关于“支那”一词的起源,目前还未有定论。有学者说“支那”是“契丹”的音译。最初俄罗斯人不能直接与汉人交往,11世纪之后在与契丹人接触之后,便把“契丹”作为当时中国的称呼。不过这种说法接受度并不高。

另外一种说法是,“支那”是古代印度人对古代中国的称谓。古印度两大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都曾用“支那”来指称中国。目前来说,后者被接受的范围比较广。

1904年日本印制“滑稽欧亚外交地图”以汉字和英文标明露西亚、日本、朝鲜、台湾、支那、西藏、土耳其斯坦等国(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梵文“Cina”源于印度,向西方传播之后,逐渐演变成“China”一词,而到了东方,则渐渐演变为“支那”、“脂那”、“震旦”等词语。

中国最早使用“支那”的现象出现于隋唐时期的相关大乘佛教经典。唐玄宗也曾作诗:“支那弟子无言语,穿耳胡僧笑点头。”

在古印度文化中,“支那”带有较多的褒义,这个词本身在印度就有“智慧”的意思,应该说是一种尊称。

《大唐西域记》中记载玄奘与戒日王的对话:“王曰:‘大唐国在何方,经途所亘,去斯远近。’对曰:‘当在东北数万余里,印度所谓摩诃至那是也。’”“摩诃”的意思是“大”,“摩诃至那”就是“大至那”。

慧苑《华严经音义》说:“震旦国,或曰支那,亦曰真丹,此翻为思维。以其国人多所思虑,多所计作。故以为名,即今此汉国是也。”

“支那”在日本扭曲地演变

古代日本也用“支那”来称呼中国,但多数情况下是在佛经中有所体现,并无贬义,更多的还是用朝代或者其他称呼来指代中国。至江户时代,“支那”成为日本民间对中国一种普遍的非正式称呼。

随着西方“China”一词的传入,日本开始把“China”与“支那”连用,赋予其贬义来称呼中国。

1823年,日本著名军国主义分子佐藤信渊著《宇内混同秘册》,鼓吹“雄飞海外”和“独占中国”,不断诋毁中国,对中国人大加侮辱,并且以“支那”来指称中国。此书在19世纪末成为日本侵华的舆论工具,成为日本士兵的必读之物。

可见,此时日本人的论著中“支那”已经含有贬义意味了。

这样的现象还有福泽谕吉的《脱亚论》,文中写道:“日本虽位于东亚,但它是一个成功地移植了西方文明的国家。令人遗憾的是,它有支那和朝鲜这样的近邻。这两个国家与日本唇齿相依,但其顽固保守,不思改革进取。西方各国都把日本与这两个国家相提并论,这真是日本的一大不幸。为了日本的未来,与其花费时间等待这样的邻国实行开明政策,一起共图振兴亚洲,不如脱离他们,转而与西方的文明国家共进退。我们日本不要有什么顾忌,像西方国家对待这两个国家来处理朝鲜和支那问题就行了。亲近坏人就会与之共背恶名,所以,我们应该彻底地摆脱东方的坏朋友。”

甲午中日战争之后,“支那”已经成为妇孺皆知称呼中国的用词。甲午中日战争中日本获胜,国内上下弥漫着一种狂欢的情绪,对中国人的蔑视也达到了极点。有日本人在街上放肆地喊着:“日本胜利!支那败北!”日本人还以“猪尾巴”、“猪尾奴”、“秃子”等下流语言辱骂中国人。据记载,首批留日学生十三人中有四人中途退学归国,原因之一就是忍受不住“猪尾巴”这种嘲弄。

通过上述现象可以看出,鸦片战争之后中国饱受屈辱,而崛起的日本则对中国产生轻蔑心理。这种心理在别有用心的政客和学者煽动下逐渐演变为日后的扩张主义政策。所以对于中国的称呼也要选择相应的蔑称。

在部分日本人看来,中国自称“中国”或“中华”实际上是一种夜郎自大的语言表现。日本人不甘居人后,自然要表示抵制。在对西方文明地膜拜中,日本官方开始把“支那”赋予了“懒惰”、“贫弱”、“守旧”等嘲讽意味。

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官方的各种规定中充满了蔑视中国人的词语。中华民国建立后,日本直到1913年10月才予以正式承认,但直到1930年底,日本在对华公约及给中国政府的公文中,仍然使用“支那国”或“支那共和国”的称呼,拒不使用“中华民国”的称呼。1913年10月16日,中国驻日代理公使奉本国政府训令拜访日本,要求废除“支那共和国”蔑称。1930年11月1日,日本外相向驻华公使发出了《对中国国名使用“中华民国”之训令》。然而,在一些一般类文件中,日本仍然沿用“支那”一词。

好景不长,伪满洲国成立后,日本用“中华民国”来称呼中国,乃是特指“伪满洲国”以外的中国,“伪满洲国”与“中华民国”是全然不同的存在,其分裂中国的野心昭然若揭。汪伪政权建立后,日本所谓的中国乃指汪伪政权,而非国民政府。可见,在“支那”一词使用上,不仅仅是日本民族心理作祟,更多的是一种政治需要。

二战结束后,日本先后发出避免使用“支那”名称的正式文件。文件写道:“往昔通常用支那二字作为中华民国之国名,今日应该用中国等称号。查支那之称呼素为中华民国所极度厌恶者。鉴于战后该国代表曾多次正式及非正式要求停用该词,故今后不必细问根由,一律不得使用该国所憎恶之名称。”

此后,“支那”成为死语。“支那”也被认为是含有种族歧视或者侮辱性含义的词语。

撰写: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