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遗体前 王海容把江青打成大光头

+

A

-
2017-09-11 01:06:47

江青和王海容在毛泽东遗体前打架。起因是王海容对江青在花圈上写的悼词不满,当场痛骂江青,两个人竟打起来,王狂抓江青的头发,一抓却把整个假发抓下来,江青露出了一个大光头。本文摘自2008年第32期《亚洲周刊》,作者陈之岳,原题为《冀朝铸不可或缺的回忆》,文章为节选。

1966年毛泽东与表侄孙女王海容合影(图源:浙江图书馆)

44年外交生涯

冀朝铸于1952年加入外交界后,从此即在翻译、谈判、当使节和出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外交生涯中浸淫44载,而于1996年67岁时退休,夫妻卜居北京。两个儿子冀小坦和冀小斌均为留美学生,冀家在纽约皇后区森林小丘(ForestHills)置有房产,俾学财经的冀小坦和史学家冀小斌(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到纽约时有居停之处。汪向同说,1963年冀朝铸陪周恩来访问巴基斯坦和非洲得知妻子怀孕,周恩来建议,如生男即以巴基斯坦命名,如生女,即以非洲命名。

汪向同1930年生于北平,其父汪申(申伯)为留法勤工俭学学生,巴黎建筑学院毕业,曾任北平市工务局长,1946年由留法老同学魏道明介绍到台湾任职陶业公司,后任教台北二专(现为台北科技大学)。除了汪向同(1948年去过台湾)和母亲留在大陆。汪申的几个儿子全都到台湾,这层"海外关系",使汪向同在公职生涯中一再受到牵累。汪向同1951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曾在联合国做过笔译员;1980和冀朝铸一起到洛杉机探望睽违32年的父亲,这也是汪父第一次和女婿见面。冀朝铸出任驻英大使期间1987年至1991,94岁的汪申辞世。

冀朝铸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英语传译任务,最具刺激性的是1971年夏为基辛格和周恩来的密谈当翻译(唐闻生为另一译员);最有成就感的是1979年年初陪同邓小平访美,他在卡特总统于白宫玫瑰园举行的欢迎国宾典礼上所作的翻译,享誉全美。《纽约时报》甚至发表《不可或缺的冀先生》(TheIndispensableMr·Chi)社论,盛赞冀氏的口译才能,同时亦感叹美国缺乏这种人才。事实上,冀氏陪邓小平访美时,已7年未做口译,其间只有三次奉外长乔冠华之命为毛口译三次,每次仅十几分钟。最赏识冀朝铸的周恩来不止一次地表示,做口译很累,年纪一大就应改做外交工作。冀氏是在43岁时(1972年)停做口译。

基辛格于1971年7月秘访北京与周恩来会谈的第一天中午,周氏突然在午宴席上大谈文革。冀氏说,当时听起来似感觉周恩来在做自我批评(未能赶上毛思想),但日后回想,始惊觉到周恩来是在批毛,暗示他并不完全赞同毛的做法(凡事不能太过极端)。

基辛格惊见反美标语

同年10月,基辛格二度访问北京,与中方商讨翌年尼克逊访华签订《上海公报》的内容,当时北京气氛非常紧张,基氏一行入住钓鱼台后,赫然发现每一个房间都贴满了反美大字报。基辛格极为不悦,但他很有风度地处理此事,美方把所有的大字报撕下来交给外交部礼宾司,基氏对中方说,这些大字报大概是上次的客人忘了带走。周恩来获悉此事后,当天即在人民大会堂的晚宴中发表温馨诚挚的祝酒辞,并向基氏一行逐桌(包括专机机员)干杯,化解了四人帮企图损害中美谈判的阴谋。

冀朝铸得到周恩来的充分信任,但在周生病期间,外交部成为四人帮夺权之地。冀氏指出,唐闻生最早投靠江青,后来拉上王海容。她们成为江青掌控外交部的"联络员",并想尽各种办法对付冀朝铸,唐闻生点子最多。自恃甚高的乔冠华和妻子章含之亦卷入江青等人的权斗。乔曾三次从五七干校把冀朝铸找回来隐居乔氏史家胡同住宅(其实是章含之养父章士钊故居)。乔氏希望冀朝铸与他们合作以讨好江青并对付唐、王,以期影响毛。冀表示这样做很危险,而且大家都讨厌江青。乔冠华诡异地说道:"小冀,这就是以毒攻毒。"日后的发展是,没有原则而又愧对周恩来的乔冠华被解职,受调查和被批判。章含之虽出版一批充斥曲笔的回忆文章和专书,但乔氏夫妻投靠四人帮,打击周、邓的做法,早已为人所不齿。前中国驻美大使章文晋的妻子张颖即写过一系列文章批评乔冠华。

江青与王海容打斗

冀朝铸说,最荒谬的莫过于毛泽东死后,江青和王海容当庭广众打架的事情。毛的棺材停放在人民大会堂时,江青送了一个花圈摆在棺材旁,王海容对江青在花圈上写的悼辞(江青自称是毛的"学生")不满,当场痛骂江青,两个人竟打起来,王狂抓江青的头发,一抓却把整个假发抓下来,江青露出了一个大光头。

唐闻生和王海容曾多次想阻止汪向同赴美与冀朝铸会合,但在1977年7月,唐、王垮台。冀氏曾在干校看到一部大卡车司机数度要开车撞击唐闻生。唐看到冀在旁边,即表示要和他谈谈,冀说没什么好谈的,此后冀就一直避免和唐见面。唐复出后,曾在英文《中国日报》当副总编辑,后转任铁道部外事局长,数年前曾访问她的出生地纽约。唐今年65岁。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