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刀杀人 建国初困扰毛泽东的权力斗争

+

A

-
2017-09-09 23:32:56
 
高岗早年在西北地区进行革命活动,后来担任陕甘边红军临时总指挥部政治委员。抗日战争时期,任陕甘宁边区保安司令等职。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副书记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和东北人民政府主席,号称“东北王”。但是,建国后高岗很快就如流星一般陨落。
高岗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副主席(图源:VCG)

2013年10月15日,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百年诞辰纪念日。应邀出席纪念活动的还有习仲勋早年的战友高岗的遗孀李力群。这是否意味着中共或者会减少加给高岗的恶意评论?

回顾历史,朝鲜战争之后,新中国的经济开始恢复,土地改革也成功结束,这也使得更为严厉的中央控制变得可能。

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毛泽东的讲话言简意赅:“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为此,毛泽东撤销了六个大区,包括邓小平的西南局,邓小平很快就被提升去担任更高职务。毛泽东也解除了人民解放军直接管理行政的作用。总之,1954年颁布的新宪法背后是中共加强对全国控制的事实。

但是有些地方仍然企图维系自己“独立王国”的特权和地位,这在当时自然不会被容许。其中一个就是主政东北的高岗。他给毛泽东确实制造了一些麻烦。

高岗的性格容易激动,难以相处。毛泽东曾经非常喜欢他,长征最终胜利并且在延安取得一席之地,高岗功劳不小。高岗也时常提起当初的事情,志得意满。

他回忆说,长征战士到达的时候像是“破衣褴褛的乞丐”,针对毛泽东现在的地位高岗自吹自擂说:“要是我当时不接受毛泽东,他哪里会有今天呢?”毛泽东在日后也曾经讥讽过高岗:“只有高岗同志不会犯错。”遗憾的是,高岗误以为这是赞扬。

毛泽东并非解放初第一个拜访斯大林的中共领导人。1949年中期,高岗曾代表他的东北地区到莫斯科同苏联签订了贸易协定。根据1950年毛泽东与斯大林签订的协议条款来看,东北地区仍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1950年经双方同意,由苏联援建的五十个项目中,三十个是在高岗的这个地区。

高岗在东北的确做出了一些贡献,东北1949年粮食产量比上一年平均增长百分之二十左右,并且成立了“鞍钢”。朝鲜战争期间,高岗曾三次入朝与彭德怀协商,也得到了高度评价。他还在东北率先展开三反运动,其经验受到毛泽东的表扬和推广。当时,高岗与邓小平、饶漱石、邓子恢、习仲勋有“五马进京,一马当先”之说,那“一马”说的就是高岗,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然而谁能想到,等待他的不是“马到成功”,而是“马失前蹄”。

若干年后,毛泽东提起东北和新疆仍然称它们是解放初期的“两个殖民地”。高岗则越过毛泽东与斯大林打交道,高岗向苏联提供特别的情报,结果,据赫鲁晓夫说,高岗在中国被认为是“苏联的人”。

苏联方面说,高岗曾在1949年向莫斯科建议,让东北成为苏联第17个加盟共和国。半年之后,毛泽东去莫斯科的途中在沈阳稍作停留,他发现这里斯大林的肖像远比自己的多得多。回到火车上,毛泽东命令把装着高岗送给斯大林的礼物的箱子从货车上卸下去。

“难道东北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吗?”毛泽东勃然大怒。在毛泽东眼中,高岗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毛泽东对刘少奇和周恩来的某些批评,解释成了为他玩弄宗派政治开绿灯。他自以为可以接替刘少奇成为毛泽东的接班人。《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说道:“高饶事件的实质是他们试图把刘少奇和周恩来从中共的第二和第三位置上拉下来,主要目标是刘少奇。”

为此,高岗也开始了自己的“小团体”建设,其中一位就是第一任上海市市委书记饶漱石。高岗还向很多同事许诺未来在高岗政权中会给予怎样的职位,某些高级官员,包括林彪,都出于各种目的或多或少的与高岗和饶漱石有所来往。

不过,邓小平和陈云及时地把这件事告知给了毛泽东,毛泽东也得以先发制人。斯大林一去世,毛泽东立刻开始动手,借此给那些动笔写书信劝毛泽东“颐养天年”的野心家们一些警示:我还能主事。

1953年12月,双方摊牌。《高岗传》中提到毛泽东当时批评高岗说:“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司令的司令部,就是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水。究竟是政出一门,还是政出多门?”

高岗和饶漱石被解除了职务,毛泽东则去了浙江,一直在那里待了四个月,很明显,毛泽东因为这件事情身心俱疲,生了大病。

1954年2月中央委员会会议上,毛泽东缺席,而这次会议正是要清算高岗和饶漱石,或许毛泽东并不想亲眼目睹这位在长征中有突出贡献的革命战友最后的悲惨结局。

刘少奇主持了这次会议,高岗和饶漱石被叫到办公室听取指控,高岗拒不承认这些反党活动,然后他拔出了手枪对准太阳穴,没想到旁边有人碰了他一下,子弹射偏,打中了天花板。不过后来高岗还是在狱中服用安眠药自杀了。文化大革命时期,高岗的墓碑也被砸烂半截,那幅《开国大典》的油画也将他的身影抹去。

毛泽东日后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他曾对赫鲁晓夫讲了很多他中国同事的事情,多数人没有好的结局,高岗就是个极端的案例。有人回忆说:“你甚至不能当着毛泽东的面提高岗的名字。”

撰写: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