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抗日敌后游击队的覆灭之毛蒋分歧

+

A

-
2017-09-08 23:17:17

国军游击队取得了成绩,但相较八路军,这份成绩单却差的远。之所以如此,与蒋介石、毛泽东对“敌后游击战”的理解有很大关系。

从理论上讲,游击战争的基本方针必须是进攻的,且必须是采取秘密和神速行动的奇袭,因为游击队大多处于严重的环境,这就是无后方作战的状态,敌强我弱的状态,所以“打不死你我就跑”其实才是精髓所在。

但是蒋介石及国民党将领坚持“所谓游击战,实在是正规战之一种”,游击战的作用是以奇袭等特种战术配合主力部队,使主力部队达到作战的目的。这样,游击队完全服从于正面战场,灵活性就降到了最低。

卫立煌打造的中条山根据地固若金汤,完全失去了游击战的意义(图源:VCG)

1938年初,蒋曾告诫第一战区与第五战区的高级将领们:

“现在社会一般人士,认为游击队与别动队没有分别,这是极大的错误。所谓游击战,实在是正规战之一种,一定要正式的部队,尤其要是纪律好、精神好、战斗力强的正规部队才能够担任。决不是临时集合民、枪编成队伍,就可称为游击队,就能够胜任游击战。这种临时集合的队伍,只能叫别动队。别动队是由地方政府或当地机关团体集合本地的武装民众,聘请军官训练、统带,来担任一种别动的任务,如扰乱敌人后方,破坏敌人交通和兵站、仓库等。现在各地所称为游击队的,可以说是担任这种别动任务的别动队。这两种部队的分别,我今天在此再加以明白的规定,就是:凡由地方政府机关和当地人士集合本地武装民众编成队伍来发动自卫的力量,遂行一种别动任务的,叫做别动队。凡正式建制部队,纪律森严,运动轻捷,富有攻击精神,而由正式指挥官统率,奉令担任游击战斗的,叫做游击队。但是要知道,游击战亦就是正规战。”

国民党并非不懂游击战的正确打法,白崇禧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有人认为打游击乃保存实力之作法,殊不知敌后游击,任务极为艰巨,因补给困难,且多半以寡抵众,以弱抵强,故必须官兵加倍淬厉奋发,机警勇敢,绝非保存实力者所能胜任。”

1941年8月,国民党政治部将游击战术归纳为:“敌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击、敌分我袭、敌行我伏、敌大我藏、敌围我散”的28字方针。要求各游击队在分散无常、出没无定、蹈暇抵隙、避免与敌主力决战的前提下,不畏艰险、不惜牺牲,切实表现勇敢协同之姿态,使敌猝不及防、顾此失彼,以达出奇制胜之目的。

但是这套方案考验军队,只有党指挥枪的八路军做到了。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一文中指出,如果没有发动人民建立根据地,是根本无法在敌人的心脏生存和发展。他一直强调,八路军游击战的主要内容,应该是“分散兵力”,“分散做群众工作”,丝毫不怕八路军当逃兵或者投敌。

国民党则不然,他们一直被军人素养低下以及逃兵问题所困扰。

国军将领金式称,“当年的壮丁,很多都(是)用金钱收买来的游勇散兵,部队接收壮丁之日,正是新兵逃亡之时”,“国军一连、一排的战斗部队被共干带去参加八路军的事实,已不算新闻了”,“由于部队逃兵过多,就有抽调后方整训机会,也白费干部的心血,致战斗力每况愈下,愈打愈弱。排连长鉴于逃兵过多,既受长官的管教不周之处惩,而在作战时由于战斗力的低落,又很难达成任务”。

这样的军队只能进行阵地战,如卫立煌开辟的中条山根据地,高沟深垒、大造防御工事,已经失去了游击战的机动灵活的优势。游击战变成阵地战的后果很惨重,1941年5月,日军调集六个师、两个混成旅和一个骑兵旅,三面围攻中条山时,根据地内的7个主力军被配置在横广170公里,纵深50公里范围内,依靠天险和工事死守硬战,在补给线被切断后只有3日之粮,导致防御工事被轻易攻破,部队遭到严重损失,中条山根据地也彻底丢掉。于学忠在鲁南战区,庞炳勋在太行山根据地,都犯了同样的错误。

而八路军可以彻底打散大部队,小股军队“灵活机动和利用夜间行动,几乎可以说是神出鬼没”(日本陆军自卫队第80团师团长本政登士《自卫队在前进》)的进行战争。

国军自然也不会根据地建设,在太原失守当天,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和八路军总部朱德、彭德怀等明确指出:“八路军将成为全山西游击战争之主体。应该在统一战线之原则下,放手发动群众,扩大自己,征集给养,收编散兵,应照每师扩大三个团之方针,不靠国民党发饷,而自己筹集供给。”

相反,蒋介石国民政府则是坐等英美苏救援,敌后游击队则是坐等中央补给,在持久的抗日中,国军对敌后游击队补给不到位,一些国军游击队开始使用各种手段补充粮饷。所到之处抢劫百姓财物、乱抓壮丁。

国军政治部文件曾称:胶东有大小不相隶属之游击队三十余单位,内部分子复杂,不能团结,又无统一指挥,其首领多系落伍军人,文不明政治、武不谙军事,仅知搜刮民财;国军上将徐永昌痛斥:“伤兵(轻伤及伤愈者)、交通(不善运用及扣车扣船)、游击队(未游击敌人先害及人民)为今之三害。”1939年12月,国民党战地党政委员会致函军委会:l28师王劲哉部及第七游击纵队在战地抢劫及遍设关卡,所到之处甚于洪水猛兽?

得不到人民支持的敌后游击队最终只能走向失败,所以,国军在敌后布置了大量游击兵力,却始终无法进行游击战的“正确打法”。张稆元在《国军敌后游击队命运如何》一文中指出,敌后游击战略带来的牵制作用,并不能弥补国军正面战场作战能力低下的缺憾。到抗日战争后期,国民党的几十万游击大军虽然编制还在,但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敌后根据地也不如从前。

在不懂得保存有生力量及无法获得群众的支持下,日军只要打掉一块根据地,国民党就彻底失去一块,根本没有翻身的可能。1941年之后,国民党在华北和长江北部的抗日根据地大部分萎缩、丧失。阎锡山在山西苦心经营的太行山、中条山根据地,由于日军的反复扫荡,已经基本丢失。山东的鲁中、鲁南、苏北根据地,也由于日军而牺牲殆尽。到1943年左右,国民党在华北的敌后根据地基本上都丢掉了。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