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加之罪:一张音乐专辑引发的灭门惨案

+

A

-
2017-09-07 23:19:59
 
臭名昭著的杀人犯查尔斯·曼森对于自己为什么残忍的谋杀了亿万富翁雷诺·拉比安卡和著名好莱坞演员莎朗·塔特曾经给出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是他们正在播放的披头士音乐……就是这些音乐让人下意识地拿起了凶器。”

血腥的连环杀人案

查尔斯·曼森(Charles Manson)生于1934年11月12日,20世纪60年代末在加利福尼亚领导了极端恐怖的犯罪集团——曼森家族。

2014年的查尔斯·曼森(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至今,距离曼森家族1969年8月犯下的残忍的、血腥的杀人案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而他们与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之间的关系仍然扑朔迷离。曼森家族在亿万富翁雷诺·拉比安卡(Leno LaBianca)家中冰箱上用死者的血写下了“滑滑梯”(Helter Skelter)字样,当时并没有受到重视,但他的重大意义直到最后审判之时才大白于天下。

实际上,这个词是曼森家族自己创造出来的一种信仰,源自于披头士乐队的同名歌曲。

这场连环谋杀案始于克劳(Crowe)枪杀案,终于拉比安卡谋杀案,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莎朗·塔特(Sharon Tate)灭门惨案。

1969年8月8日晚上,曼森指使跟随者“去那所房子,并且毁灭里面的所有人,以你们能做到的最可怕的方式”。

而那所房子当时的租赁者们无一例外的与曼森家族成员素不相识。

1969年8月9日晚,在好莱坞北面山谷中的一幢别墅里正在举行一个小小的家庭派对。屋主人是莎朗·塔特,也就是著名电影导演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的妻子。那天波兰斯基在欧洲拍电影,而已有8个月身孕的莎朗找了几个好朋友来家里聊天。谁也没有想到一场灾难就此降临到他们头上。

第二天早上,洛杉矶警察局接到凶杀报警。当警察来到波兰斯基家中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屋里总共有四个人倒在血泊中,都是被乱刀刺死的,最惨的一人身上一共有51处刀伤。莎朗身中16刀,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于失血过多。屋子外面的一辆车里还有一个青年被手枪打死在驾驶座上。

仔细搜查后还发现,屋子里几乎没有丢失任何东西,里屋的门上有凶手留下的一个词语“猪”(PIG),是用毛巾沾着莎朗的血写成的。这是因为早些时候,当犯罪者离开农场出发行凶时,曼森曾指示他们“留下一些让人迷惑的标语”。据他人回忆说,莎朗曾恳求他们让她活到生下孩子,甚至将自己作为人质以保全未出生的孩子。但是没有人答应她,在莎朗临死的时候,她呻吟着“妈妈……妈妈……”。

1964年,披头士乐队成员身穿相同的灰色正装,在荷兰的电视上演出,从左到右依次是保罗·麦卡特尼、乔治·哈里森和约翰·列侬(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与披头士乐队难以明说的联系

起诉人说,曼森等人犯下如此罪行主要是因为他们曲解了披头士的专辑《白色专辑》(White Album)里面的歌词含义。这张专辑于1968年11月发行,正好是罪案发生前不到一年的时间。在曼森的理解中,诸如《黑鸟》(Blackbird)、《小猪》(Piggies)、《滑滑梯》(Helter Skelter)等歌曲中的歌词实际上都预言了一场血腥的末世种族大战。但是战争没有如期而至,失望的曼森决定自己通过谋杀来吹响战争的号角。

2000年,披头士主唱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在关于披头士乐队的书籍中写道:“查尔斯·曼森将《滑滑梯》这首歌理解成为一种启示……显然他是通过《圣经》来解读这首歌……甚至到了必须要通过杀人才能达到目标的境地……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意思……这很可怕,因为我从来没有根据这些原因来写歌。”

另外一位主唱约翰·列侬(John Lennon)也在接受访谈时说道:“这跟我没什么关系,曼森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但是有意思的是,曼森却根本不承认自己是披头士的歌迷,他对《白色专辑》也保持批判的态度,十分尖锐。他对于披头士成员对自己的否定反驳说道:“这些音乐会掀起一场无组织的革命,推翻当权派,披头士知道这一切,他们下意识地知道这一切。”

1968年,曼森第一次听到《白色专辑》里面的歌曲,就对自己的朋友说:“你们听懂歌曲里面讲的什么了吗?”然后他向朋友解释说,黑人即将隆重登场,城市会被他们一一占领,种族大战一触即发,而曼森需要的就是血腥地杀戮。

1968年,莎朗·塔特和丈夫罗曼·波兰斯基在伦敦婚礼后的合影(图源:AFP)

在他的倡导下,披头士的《白色专辑》很快引起了追随者的共鸣。他在很多歌曲中都找到了自己臆想出来的“启示”,但实际上这些歌词只是被他有意识地曲解。曼森最喜欢的歌曲分别是《黑鸟》、《小猪》、《革命1》(Revolution 1)、《滑滑梯》和《革命9》(Revolution 9),在这些歌曲中曼森找到了精神寄托,他说,披头士就是让他们开始屠杀黑人。但是麦卡特尼无奈地解释说:“《黑鸟》这首歌是用来支援黑人妇女在美国的斗争。”

曼森也很推崇《革命9》,这首歌曲的确传达了一些政治信息,包括巴黎学生起义,毛泽东将共产主义传遍全世界等等,但列侬和妻子小野洋子的初衷却是对某些暴力行动进行谴责,曼森完全误解了,他把歌曲里面那些混杂的机枪声看作是乐队和自己的对话。

1970年,列侬提起曼森只能感慨道:“我不知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是怎么想的……曼森的精神肯定有问题。”

当曼森被问到披头士乐队是否真的在号召革命的时候,曼森简练地回答:“这是一种潜意识的关联。”

曼森尤为喜欢《滑滑梯》这首歌曲,他说:“从字面上来看,这首歌只是单纯地说一些混乱的局面……音乐呼吁年轻人站起来反对统治阶级,他们正在迅速地摧毁一切,这是阴谋吗?音乐每天都会和人们打交道,但是很多人聋了、哑了、瞎了,他们感觉不到这些音乐……是音乐带领着我去起义,去杀戮。为什么要怪我做了这些?是那些人写的歌曲,是他们怂恿的我。”

关于这些歌曲,列侬说:“他就像其他解读出神秘主义和阴谋论的粉丝一样,整个人疯疯癫癫的。有的知识分子会解读我们的歌,有的青年也想要在我们的歌里看到一些东西。过去,我们还能轻松地笑对这些事。但我真的搞不懂《滑滑梯》怎么就和杀人联系在了一起。我从来没有听到过曼森说的那些。事实上,那不过就是噪音而已。”

不仅如此,曼森家族还声称自己通过向披头士乐队发电报、寄信和打电话来邀请他们参与到曼森家族即将发起的“屠杀狂欢”之中。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取得与披头士的联系。曼森家族又转向音乐制作人特里·梅尔切(Terry Melcher),他是著名影星多丽丝·戴(Doris Day)的儿子,曼森家族希望能够和特里合作出一张专辑。

特里选择拒绝,切断了与他们的联系,并且搬出了自己的房子。没过多久,波兰斯基和妻子就搬了进来,后者和腹中的孩子成为曼森家族屠杀盛宴的牺牲品。

曼森的奇怪行为让人们难以理解,被告们在法庭上还提出了两个要求:到凶杀案现场和听一听《白色专辑》。

但最终,他们的要求没有让他们逃脱法律。1971年1月25日,陪审团查明曼森和其他三名被告有罪。同年4月,法官判处曼森和其他被告死刑。遗憾的是,1972年加利福尼亚废除了死刑,曼森等人也从死刑变成了终身监禁。

但是,曼森因为这场谋杀与摇滚音乐之间产生了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甚至于在日后成为一种流行文化。被捕后曼森创作的一些歌曲被随之发布,包括玛丽莲·曼森(Marilyn Manson)在内的不少艺术家都引用过他的歌曲。这样一个凶残的杀人犯最终成为很多年轻人仰慕的对象,不得不说,真是莫大的讽刺。

撰写: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