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时代的造反:茶壶里的风暴

+

A

-
2017-09-07 05:52:07

在一个相信“牝鸡司晨,惟家之索”的时代,武则天尚未称帝只是“二圣临朝”就引起了知识分子的不满。待高宗去世,骆宾王用《讨武氏檄》追随着徐敬业起义,然而除了留下了武则天“这是宰相的过失,骆宾王有如此的才华,怎么可以让他流失在外怀才不遇?”的故事外,这次起义没能掀起波澜,遑论其他起义。

光宅元年(684年)二月,唐中宗欲以韦后父韦玄贞为侍中(宰相),裴炎力谏不听,武后遂废唐中宗为庐陵王,并迁于房州。立第四子豫王李旦为帝,是为唐睿宗,武后临朝称制,自专朝政。

武则天以农为本(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该年九月,徐敬业与其弟徐敬猷、唐之奇、杜求仁、骆宾王等人于扬州起兵,徐敬业自称为匡复府大将军,领扬州大都督,以勤王,匡扶卢陵王李显复位为名出师,由骆宾王写了著名的《为徐敬业讨武曌檄》以号召天下。

这次起义因名正言顺很快增兵至十余万人,宰相裴炎借着起义军说出他一直想说的话——劝武则天还政于李旦,使李旦真正成为帝国主宰,徐敬业也就自然失去了道义的支持,表态支持的,还有一帮宰相,包括凤阁侍郎胡元范、纳言刘齐贤、左卫率蒋俨等人。

不过武则天没有屈服于他们,她直接把裴炎关进天牢,支持者全部贬官流放,同时遣梁郡公李孝逸为主帅,魏元忠为副帅统兵三十万征讨。

起义军声势虽浩大,但仅两月就被平。不少文章指出,这是因为起义军策略失误。

古时要造反讲究顺天应人,必须要弄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刘邦“斩白蛇”,赵匡胤“天现二日”,徐敬业匡扶卢陵王李显复位都是如此。

然而徐敬业没有听从手下魏思温直攻东都洛城的建议,这个路线吻合匡复李氏的目的,凸显起义的正义性。但是徐敬业听取了薛璋攻占有帝王气的润、楚二州,自立之心明显。相反,武则天派遣的主帅李孝逸乃唐朝宗室,唐高祖李渊八叔郑王李亮的后代。

起义军的正义性就此消解,但这不构成主因,徐敬业的造反除了朝臣外,自始至终没有人民的响应。

徐敬业起兵时,派徐敬猷领兵五千,沿江西上,夺取和州土地。前弘文馆学士历阳人高子贡率领家乡数百人抵抗,徐敬猷便不能再向西推进。

之后,徐敬业转而攻打润州(今江苏镇江),刺史李思文是其叔父,知道徐意欲造反后,不仅不响应反而派遣使者向朝廷报告即将发生的这一叛乱事件,遭进攻后拒守很长一段时间,力竭而城被攻陷。

至于兵源,徐的军队有监狱关押的犯人,或许还有流民,甚至还找了一个人伪装已经去世的李显,以旧帝之名仅得十万人,相当一部分为乌合之众。例如徐敬业所任命的大将徐敬猷“本出博徒,不习战斗,其众寡弱,人情易摇”,在唐军攻到后便“大军临之,其势必克”。

徐敬业没能得到预想中的一呼百应,因为武则天已经执政十余年,百姓的日子并没有更糟糕。

武则天明白农不兴则民乱,高宗上元元年(公元674年),武则天提出治理国家的“建言十二事”,第一条就是“发展农桑”。她确信“本固则邦安”,兴农是固本的首要。关于民生的尚有“免除京畿地区徭役”、“禁浮华”、“崇尚俭朴”。

武则天在《臣轨》一书中说,“建国之本,必在于农”,“家给人足,则国自定焉”。她曾说,“农不富,国不富”,为此实行均田制,除应缴租税外,不增加苛捐杂税,并废除盐税和铁税。她督促地方官员修水利灌溉农田,亲自查找了高祖以来各地兴修的水利工程共100多处,指令兴40多处,这些工程都发挥了灌田作用。

在武则天掌权以后,又编撰了《兆人本业记》颁发到州县,作为州县官劝农的参考。她还注意地方吏治,加强对地主官吏的监察。此时均田制开始瓦解,民户逃亡现象开始普遍。对于土地兼并和逃亡的农民,也采取比较宽容的政策。

因为这些政策,有文章指出,武则天统治时期,社会是相当安定的,农业、手工业和商业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户口也由高宗永徽三年(652年)的380万户增加到中宗神龙元年(705年)的615万户,平均每年增长0.721%。这在中国古代,是一个很高的增长率,也从侧面反映了人民生活安定。

在经历了隋末乱世后,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宁让百姓格外珍惜。所以在徐敬业叛乱时,魏元忠有足够的底气说,“海内承平久,闻狂狡窃发皆倾耳翘心以待其诛。”唐代文学家陈子昂说:“百姓思安久矣,故扬州构逆。殆有五旬,而海内晏然,纤尘不动。”

4年后,他们的话又得到了验证,垂拱四年(688年),博州刺史琅琊王李冲起兵谋反,反对武则天当政,豫州刺史越王李贞起兵响应。他们的结局比徐敬业还要凄惨,李冲起兵只有7天便被消灭,他的手下军官反对、士兵反对,李冲被青年农民一棍打死,李贞起兵不过17天就失败,他与子、婿自杀身亡。

而武则天通过这几次起义清洗了一批政敌,韩王李元嘉、鲁王李灵夔、黄国公李撰、东莞郡公李融、常乐公主等等一批藩王被治罪。她同时稳定吏治,设立肃政台,定期考核中央和地方官吏,剔除元老重臣对国家机关的把持,重新擢选了一批官员,朝廷上下不再有反对者。

690年,在几万群众上表请愿中,武则天接受了李旦的禅位,改国号为周,年号为天授,尊号圣神皇帝。一代女皇诞生了。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