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媒揭秘:朱镕基家世家风与成长经历

+

A

-
2017-09-05 02:38:47

2014年,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主办的《环球人物》杂志(2014年第30期)罕见刊登长篇报道,披露前中国总理朱镕基的家世家风和成长经历。全文如下。

2002年3月15日,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在“两会”记者会上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图源:AFP)

夫妇退休生活丰富,热衷慈善
“实际捐款四千多万元”


2014年10月,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因为一条新闻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与怀念。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4胡润慈善榜》,在100名上榜的中国慈善家中,只有3人不是企业家,其中朱镕基“自2013年以来,共捐赠善款2,398万元”,在榜单上排名第六十位。胡润研究院称,这些钱是朱镕基退休后出书所得的版税,悉数捐给了实事助学基金会。

11月初,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就此事向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求证。黄书元说:“朱总理实际捐款数额不止2,398万元,而是四千多万元,在胡润慈善榜上的准确排名应在前40名。”黄书元还向记者进一步说明,朱镕基在人民出版社出了3套6本书,即一本《朱镕基答记者问》,四卷本《朱镕基讲话实录》和一本《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版税标准是销售码洋的10%,至今共计四千多万元。这些钱,朱总理在出书之前已做出安排,他本人不经手,由出版社转交给他创办的实事助学基金会。

实事助学基金会于2013年1月经民政部批准成立,由一支专业团队负责管理。2013年9月4日,实事助学基金会项目启动暨首批项目签字仪式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举行,捐助资金100万元,用于设立湘西义务教育学校特困学生救助基金和杰出教师奖励基金,以及吉首市丹青中心完全小学、丹青中学、河溪中学学生营养改善及食堂设施改造。湖南是朱镕基出生的地方,湘西则是朱镕基少年时读书的地方,他一直挂念着家乡人民。

今年7月10日,实事助学基金会福建捐赠项目签约仪式在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举行。基金会决定,今年捐资援助长汀县5所农村义务教育学校800多名学生。实事助学基金会理事长朱蕤在捐赠仪式上说,朱镕基“要实实在在为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办点实事”,“希望贫困地区的孩子每天都能够吃上一个鸡蛋,一杯牛奶”。他还表示,基金会将在资助贫困学生改善学习、生活条件,奖励品学兼优学生,鼓励人才成长,资助改善贫困地区教育设施建设,资助、奖励贫困地区教师等方面陆续开展公益活动,把朱镕基对贫困地区少年儿童及教师的关爱,原原本本地传递给受助者。此后,在教师节前夕,福建省100位教师获得2014年度“实事助学基金杰出教师奖”。

反感为自己树碑立传

《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一书记录了一个细节:朱镕基刚到上海工作,就给自己提出“五戒”,即不登报、不上电视、不剪彩、不题字、不受礼。2003年卸任国务院总理后,朱镕基依然严守这五条戒律。唯一的一次例外是2003年9月9日,堂兄朱经冶90大寿,朱镕基写了两副贺联,一联为“诚信传家经风雨,廉洁从公冶新人”,联中巧妙地融入了“经冶”二字;另一联为“儿孙满堂万事足,夫妻偕老百年欢”。朱经冶的父亲朱宽浚是朱镕基的三伯父,曾照顾幼时的朱镕基。朱经冶后来长居上海,自从1988年朱镕基当选上海市长后,他就希望朱镕基为他写一幅字,十几年也未能如愿。直到90大寿前,因病住院的朱经冶才圆了这个心愿,激动之余,病也好了大半。他说:“镕基为官清正廉明,官风务实严谨,平日鲜有为人题词者,故此两联手迹弥足珍贵,殊堪留传后世也。”

近年来,朱镕基在整理自己的讲话稿上花费了大量心血,亲自从1,500多万字中选出100多万字用于编著,但他对别人给自己树碑立传的做法仍然极为反感。

《中华诗词》杂志前副主编欧阳鹤是朱镕基在清华大学时的同班同学。他有感于朱镕基在担任国务院总理期间处变不惊、为国为民操劳的精神,写了一首长诗《镕基赞》:“板荡神州盼俊才,无边风雨送君来。百年积弱须重振,万里河山待剪裁……”诗稿在《中华诗词》2003年第六期发表,并由同是朱镕基同学的宣祥鎏书写,印成了书法卷册。

2004年9月,湖南常德举办第一届诗人节,这首长诗被刻在了诗墙上。两个月后,欧阳鹤特地到朱镕基家汇报了这件事。朱镕基听后,沉思半晌,走进书房,给欧阳鹤写下一段话:“欧阳鹤兄:诗书并茂,情谊两真。赞誉之甚,其实难符。只知办事,唯愿利民。不求非分,祈勿流传。”当晚,朱镕基还拨通了湖南省委书记的电话,要求将《镕基赞》从诗墙上撤下来。于是,诗墙上的《镕基赞》不见了。

朱镕基的堂兄朱天池曾对朱氏历史做过梳理,并写了一本与朱镕基有关的书。2003年,他专程到上海想请朱镕基过目,结果连面都没见上。时至今日,朱天池也未能如愿,只好放弃了出版的念头。

“比传闻中还要内行”

孟子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退休后,不题字、不立传的朱镕基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留给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很多人知道,他是位京剧票友。他自己也说:“我的退休生活很丰富。我最喜爱的是中国的京剧,我现在不单是唱戏,而且还拉京胡,经过勤学苦练、名师指教,我现在拉胡琴的水平比过去提高了很多倍。”

2003年11月,朱镕基回到家乡湖南。在下榻的湘麓宾馆,他专门邀请湖南京剧团琴师张再峰登门,切磋技艺。张再峰回忆说:“他喜欢唱老生,唱得有板有眼,专业得让我吃惊。”那天下午,从3点到6点,从《甘露寺》《搜孤救孤》到《乌盆记》,二人轮番配对,你拉我唱。第二天,湖南京剧团的艺术家们干脆都来和朱镕基切磋,“又热闹了一个下午”。第三天,因为计划临时变更,定好的排练被迫取消,朱镕基颇为遗憾地说:“下次还要来唱。”

2006年3月23日,朱镕基来到福州。他听说福建有个办了近60年的京剧院,且很多演员都是年轻人,于是刚落脚,就请福建京剧院的演员们过来。院长刘作玉带去了30多位演员,几乎都是“80后”。朱镕基请每个演员逐个唱了一段,等演员们唱完,朱镕基一一做了点评:张美超的嗓子好,但还要努力学习!李海宁唱《凤还巢》,报的是梅派戏,但唱得没有梅派味道,我觉得她适合唱荀派……演员们由紧张变成了佩服,“没想到总理比传闻中还要内行”。临别时,朱镕基鼓励说:“我这不是批评,而是真心指出不足,希望你们提高。”

2012年和2014年,朱镕基两次回到曾工作过的上海,观看春节京剧晚会,甚至亲自编排剧目。他能叫出每位前来演出的京剧名家的名字。网上流传着一位观众在现场用手机拍摄的视频,当朱镕基现身上海大剧院时,人群一片沸腾,掌声经久不息。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