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源:父亲刘少奇鲜为人知的军事生涯(中)

+

A

-
2017-08-30 10:49:53

“父亲刘少奇的一生,与国防、军事和军队有不解之缘,紧密相连。因为,在他成长生活的年代,这是无可回避、至关重要的;于他为之奋斗的事业,又是不可或缺、生命攸关的。父亲与国防、军事、军队的关系日益密切,终其一生,他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奋斗不息、舍生忘死!他为人民军队的创建和壮大,为根据地的创立和扩大,为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和建设,做出极其突出的贡献,可谓文韬武略、功勋卓著!”本文摘自2017年第8期《党史博览》,作者刘源系解放军上将,原题为《不忘初心卫中华 了却军民天下事(中篇)——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

1944年,刘少奇在延安(图源:浙江图书馆)

独闯白区 掀天揭地

中央到瓦窑堡后,在公开报纸上看到北平发生“一二·九”学运报道。白区还有爱国学生运动?我们一直挂在口头上说,王明“左”倾路线造成红区损失百分之九十,白区损失百分之百。红区红一、二、四方面军(包括红二十五军)出征前的总人数到最后(包括红十五军团)就剩约百分之十。白区与党中央的联系,长征前已中断,到陕北时竟一个人都联系不上,确实叫“损失百分之百”。此时,居然发现白区还有学生运动,是不是共产党领导的?不知道。

中央立即决定赶紧联系。谁当此任?又落在父亲身上。他对白区最熟悉,主持过顺直省委、当过满洲省委书记;他对领导白区有极深刻的认识和最丰富的经验,有整套想法和工作思路。毫无疑问,他最合适。简单征求刘少奇的意见——这是“重返虎穴”啊!他回答:不入焉得虎子?中央决定派他作为中央代表主持北方局工作。

1936年1月1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后,父亲化名胡服(刘少奇自解,是胡服骑射、抗击外敌之意)赶赴平津,孤胆独身趟地狱。对刘少奇来说,“长征”继续前行,他肩负新重任,走上通天的漫漫征程。

“出塞复入塞,处处黄芦草。”打探、联络、疾行、智对……当年的河北省委秘书长王林晚年时回忆:到天津北洋饭店,见一位学者,手持当天的《中央日报》为接头暗号,无言相跟,示意对坐,在茶几的玻璃板上,慢慢手写“刘少奇”三个字……消息传回北方局——老家来了熟悉长辈——那份激动啊!此时,父亲才知道北方局仍驻地天津,仅剩一个河北省委(北方局兼),限于平津地区,仅有党员30多名,全国各地均无联系。

一二·九时的北平市委书记林枫,刚调任天津书记。刘少奇询问了解各方面情况后,经中央批准,林枫任中共中央代表兼父亲的秘书,朝鲜国际主义革命家李铁夫接任天津书记。不久,父亲派李大钊之子李葆华接任北平书记。北平女一中学生、地下党隐藏的“一二·九”学联执行主席郭明秋与林假扮夫妻,实际是当译电员,他们与我父亲同吃同住,既当代理人、联络员,又当警卫、哨兵。

父亲废寝忘食,与北方局领导昼夜深谈,立即任命“老顺直”彭真为北方局驻冀东代表。在刘少奇领导下,彭真、林枫、李葆华、李铁夫、郭明秋是将“一二·九运动”成功推向全国的关键人物。

满眼萧杀的白色恐怖中,千头万绪的工作忙碌展开:恢复各级组织,联络全国各地省委;传达中央“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大政方针;秘密派出北平市委宣传部长周小舟与中国大学(新中国时撤并)教授吕振羽到南京,联系国民党最高当局谈判“联合抗日”;广泛宣传党的主张,大力开展群众运动,导正学运。

首要的,就是坚决铲除根深蒂固的“左”倾顽疾。刘少奇响亮地喊出:“关门主义与冒险主义,是目前党内的主要危险”!他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揭发与批评过去的恶劣传统,否定过去的错误原则”,“彻底转变党和群众工作”。

为了安全可靠又保证高效,每项工作必须单线联系、单独面谈、分别布置、反复安排。父亲是通宵达旦、夜以继日,一刻也没耽误,把党在白区各地各级组织凝聚到抗日上来,迅速扭转北方局工作,带动人民大众,掀起救亡热潮,发展党的组织。

这些工作看起来似是远离硝烟,但说到底不就是为了国防、军事吗?所谓的白区正确路线,就是要卫黄保华,为民保国呀!

“一二·九”运动学生喊出的口号是保卫华北、收复东北。刘少奇完全肯定,因势利导,就势提升,将其推广至全国。在群众运动中,他禁绝冒险激进做法,尽量避免牺牲,养护有生力量;又坚决克服“关门”问题,团结最大多数的群众,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公开组织“民族解放先锋队”等进步团体,人家想入,敞开大门;共产党从中选优,秘密吸收大量新党员。父亲认为,共产党必须有公开的活动,不能全是秘密的,要进行区分。“我们要利用一切方法,一切公开的可能来广泛地联系与组织”群众,才能提升党在群众中的号召力,不然共产党就丧失存在的意义了。我们的旗帜就是抗日,必须团结、拉动尽量多的党派和群众团体。

父亲领导组织华北各界救国联合会,又到上海召集全国各救国团体,成立联合会。沈钧儒、邹韬奋、陶行知、史良、沙千里、章乃器等为理事。当时,共产党的组织是高度秘密的,而群运、民运,“特别是学生文化界的救国活动,多少冲破了一些统治者的严格限制,使党的秘密工作与群众的公开半公开活动……重新配合……使党的组织隐蔽在广大群众中……发展了党的组织” 。

一系列的指导思想和策略的“彻底转变”,迅速廓清扶正了工作路数,显现出惊人奇效。令人拍案叫绝的,硬是让秀才去见兵,讲清道理!

本来,“一二·九”运动的学生高喊打倒汉奸宋哲元,打倒卖国贼。宋哲元是冀察自治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国民党二十九军军长,他下令弹压,九门禁闭、开枪示警。父亲即令停止过去的那种“飞行集会”和“抬棺游行”,主动领导师生,将“打倒卖国”的口号转变为“一致抗日”。先是天津“五二八”万人大游行成功,宋在报上发表谈话,说“不便取缔”。

接着,1936年6月13日,北平万名学生上街。时任北平西郊区委书记刘杰叔叔叙述,宋哲元路过,眯眼细看从车窗塞进的传单,赫然大字“拥护宋委员长抗日”“拥护二十九军抗日”,侧耳细听学生们高喊的也是。这下宋兴奋起来,派北平市长素德纯召集游行学生以示支持,“在景山集合时,数万群众唱出了同一的救国歌声”。宋自己也接见师生代表即席演讲:同学们,你们不知道,我是在喜峰口抗过日哒!老子打日本出过血啊!几句慷慨激言,欢呼声起,他自己也感动流泪。瞬间,整个二十九军、华北政府全转过来,抗日运动由非法变合法了!警察宪兵维持交通秩序,社会各界声援支持。

父亲立即指示地下党因势利导,发动师生民众前去军营拥军。姚依林叔叔向我回忆:二十九军欢迎,请学生野营骑马,给大家操演大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一系列抗日文艺作品蓬勃传世。宋哲元冲动,也拿一个师到天安门示威。地下党迅速组织群众和学生们夹道欢迎。本想是绕天安门转这么一圈儿就行了,但军队顺着站满百姓的街道下不来,如此热烈场面真是从没见过,沿街欢呼、披红挂花。几百骑兵真是好拉风,被欢送到长城才算完。军民乐翻天,延安派出张经武为联络代表,秘密常驻二十九军。

地下党精心组织学生们到北平宪兵队等东北军,慰问演出《打回老家去》《放下你的鞭子》,一曲《松花江上》“九一八”——恸哭泪雨满军营!

此时,父亲大力倡导的“民族解放先锋队”(彭真直接领导总队部)也迅速发展,在全国、甚至在巴黎、东京都建立了支部,疾风烈火般的抗日民运、兵运席卷全国,盛况空前,《义勇军进行曲》风靡神州!青年朋友们请牢记:当年中国最危险的时候,千百万青年扑向抗日战场,唱响的正是我们今天的国歌——声震寰宇!

被毛泽东称为“懂得实际工作的辩证法”“有经验的”实干家刘少奇,还被党内誉为理论家。这时期,父亲创作发表了大量文章,统一思想、协调步骤。他的理论不复杂:力求知己知彼,顺势转变策略,力促上下同欲,必定事业有成。

不到半年时光,随着斗争方式的转变,整个革命形势为之骤变,路线的正确与否,很快由实践检验出来:民众的抗日热情和救亡意识,与军队共鸣、拉政府转向,转眼大变天。为什么我们党过去不多做这样的工作,而非要做一些群众不理解、与各界相抵触,甚至是严重对立、极其危险的工作呢?既然我们的主张是正确的,为什么得不到群众支持呢?显然是我们的策略、方法、口号不对头,甚至做反了、做错了。共产党做工作,就是要凝聚人心,得到大家拥护。

当群众发动起来、统一战线形成后,“中心的问题,就是无产阶级争取领导权”,刘少奇写道,“无产阶级必须自己确实地、不动摇地独立起来,然后才能与别人进行平等的联合”。否则,“就不能联合别人,只能供别人利用”。

今天看来如此明了的道理,却让我们党付出多少鲜血和生命,经历千辛万苦才真正懂得。当时党内也有反对声,说这个“老右”太右了(北方局组织部部长柯庆施等)。父亲反问,保国家救民族怎么不正确呢?我们党的主要工作,就是动员和领导全体人民,抗日救国!毫不迟疑,刘少奇果断撤换柯庆施,任命彭真为北方局组织部部长。

再三强调,父亲是戴着“老右”帽子,“万方多难此登临”。基础,比早年在顺直、满洲省委时更弱;内里,力顶“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利箭恶风;外间,隐蔽于嗜血屠刀下,不分昼夜拼搏。杀戮险象环生,保存实属不易,况求发展,更是难上加难。

无论红区白区,正是在这种“两条路线两重天”的比较中,我们党才开始萌生并确立“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全国的抗日热情迅猛高涨,救亡运动成燎原之势。原先由几所学校进步青年发起的小范围行动,还遭到强力弹压。此时的“一二·九”却已迅猛扩展成全国性、全民性的重大运动。你说这算不算国防?这是时代所决定的,时代无法离开这个主题;这是刘少奇们的事业所决定的,革命离不开军事。北方局搞兵运,动员起二十九军“七七事变”在卢沟桥跟日军交火作战,将“抗日战争”推上惊天动地的新发端!这不算军队之事?当然算!

多年后,党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写道:“一二·九运动的成功,证明了白区工作中这些策略原则的正确性。”某人某事的历史地位和重要性,并不仅仅是简单随意的一个评价,而是由领导人民大众掀起波澜壮阔的潮流、创出排山倒海的伟业所决定,由历史检验定格的。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