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是温家宝弱势内阁中的唯一强人

+

A

-
2017-08-29 09:46:47

在温家宝弱势内阁中,王岐山比温家宝和李克强地位都低,但却是最强势的。甚至有人说,他是温家宝内阁中唯一的强势人物。本文摘自2008年6月2日大西洋人博客,原题为《他是温家宝弱势内阁中的唯一强人》。

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图源:Getty)

数月“充电”以便“再就业”

王岐山当选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2007年11月29日。这天上午,他以北京市长身份会见了欧盟贸易委员彼得·曼德尔森一行;下午,北京市委常委会召开扩大会议,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沈跃跃宣布,王岐山根据工作需要,不再兼任北京市长职务。王岐山亲自做了请辞说明。随后起身,用他一贯的“双手抱拳”动作,高声对大家说:“谢谢大家!”台下顿时掌声一片。

随后几个月,他销声匿迹,即使在雪灾危机,中央大员纷纷出动之际,也很少听到王岐山的动静。他干什么去了?2008年3月十一届人大上,王岐山才会走马上任担任副总理,但人们相信他决不会等到那时才研究金融政策。他一定在潜心观察和分析。果然,王岐山在“两会”上露面,在山东代表团讨论会上透露:几个月来在读书学习、认真思考,一直在“充电”,以便“再就业”。

他读了什么书呢?他读诸子百家,发现百家中有一半出自山东。这位青岛出生的高官和山东人“套近乎”:我母亲的普通话到现在还带着胶东音呢;他读胡适的《努力人生》,文中内容张口就来,足见不是走马观花,而是认真研读。当说到孔孟是鲁人,老庄是齐人时,他引用胡适的话说:恰恰是这几大家引领中国思想两千年,“山东人阔哉!”引发满堂笑声;他还读西方经济书籍,发现西方工业化、城市化总人口加起来不足10亿,而中国提出要带领15亿人到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完成工业化、城市化,“如果这一目标能够实现将对世界人口质的改变作出重大贡献。”王岐山说。

在谈到中国对外依存度过高时,王岐山幽默地说:现在中国人买什么都贵,卖什么都贱。

王岐山也抒发忧患意识:“正因为社会经济发展不协调,总理才提协调;正因为不平衡,才提平衡;正因为不公平,才提公平!”他直言中国经济“今年不轻松”,一一点出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通胀、收入分配差距、人口资源压力以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等问题。

最强势的副总理

王岐山从首都市长跳过市委书记(虽然他原来担任过五个月的省委书记)、直升中央政治局委员,人们感受到温家宝“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急迫心态。坐进国务院副总理的座椅,王岐山也将接过诸多伤脑筋的难题。

由于有岳父姚依林留下的庞大关系网,更由于自己多年在金融、经济领域建立起来的人脉和经验,王岐山非常强势。在内阁“新三角”中,他比温家宝和李克强地位都低,但却是最强势的。甚至有人说,他是温家宝新一届弱势内阁中唯一的强势人物,是真正能干、能打开局面的副总理,不仅与张德江相比,甚至在所有新的副总理当中,王岐山是外界最不担心其是否胜任的一位。

很多人怀疑新班子是否能扭转第一个温内阁“办事不力、政令不通”的疲态,人们也普遍认为新内阁不见得比旧的强,但王岐山算一个例外,香港不少报纸专栏作者对王岐山赞不绝口,相当看好。

王岐山将成为中国金融的领军者。北京当局高度重视对金融的宏观调控,将维护国内金融行业稳定和改革的希望,寄托在王岐山的身上。眼下中国金融改革已进入关键时期,股市、楼市在泡沫和政府的打压措施中越升越高,令种种宏观调控措施望洋兴叹。掌管中国财金命脉的财政部、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在主管金融事务的前副总理黄菊的生前身后,都各自为政,政治博弈导致改革停滞。王岐山继承的是一个与距全球竞争力相去甚远的银行体系,保险及证券业也处于市场立足期,还不能向国外企业完全开放。他的使命是推行中国政府加快这三个行业整合,创建涵盖中国七亿农村人口的金融体系。

遭遇诸多难题、深感心劳日绌的温家宝总理,无疑对新一届内阁的助手期望殷殷。人们都看得出来,温家宝在选拔班底时,深受党政制度的困扰:十七大上晋升到最高层的,还是“务虚”者多于务实者。朱镕基和温家宝眼中顶用的许多部级官员,像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和马凯等,都无缘晋身政治局,当副总理也没戏,而有地方诸侯的资历,才是跃升中委与政治局的“主流阶梯”。除汪洋等个别人曾在国务院工作外,大部份团派官员都没有政务、尤其是财金与外贸经验。这样一个群体主掌经济将进入高风险期的中国,让人不无担忧。

“再就业”获高度评价

香港中通社特约记者施人报导说,4月2日,新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履新后第一次走上前台,与来华访问的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举行了新一届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对于王岐山上任副总理后的首度亮相,美高官和内地媒体均给予高度评价。

王岐山是第一次以国家主席胡锦涛特别代表的身份,同保尔森共同主持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在结束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接受《中国日报》等媒体的采访时表示两人已经相识很多年,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而且合作得非常愉快。他称王岐山是一个“很强硬的对手”。

保尔森称与王岐山两人相互了解,相互信任,知道如何相互沟通。由于有着很密切的关系,所以他们的合作会很有成效。他说,一般来讲,当政府换届的时候中间有些衔接的问题,效率会比较低。但他跟王岐山之间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

保尔森称王不是一个逃避问题的人,而是一个主动去解决问题的人。当难题出现的时候,他不是去躲避,而是知道怎样应对这个难题。

他们是老相识。十年前,在时任高盛主席的保尔森参与下,王岐山成功地通过债务重组化解了广东金融危机。如今,跨越十年时空后再次聚首,两位财金掌门人将讨论人民币升值等关系两个大国金融命脉的棘手问题。

文章称,从组建中金公司的初试牛刀,建行行长任上的锐意革新,到化解广东危机的一役成名,这位颧骨高高,一脸刚硬线条的金融家的财经生涯,是十年来中国金融改革的所有艰难、压力和希望的缩影。十年后的今天,面对资本全球化的浪潮,再造富有竞争力的中国金融体系的道路依然漫长。历史仍然需要王岐山担当犯险克难,快刀斩乱的强人角色。

在三个月“待业”之后,王岐山准备开启他的大国金融谋略,一系列的矛盾和难题将有待他去化解和破除。

《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文章指出,首先是在全球化和金融市场开放浪潮下竞争乏力的中国金融业。中国主要的商业银行多年来积累了天文数字的不良贷款。

其次,银行上市后完善公司治理,加快转变经营机制的任务依然艰巨。

第三,农行及政策性银行改革的启动,成为下一步的关键战役。

此外,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棘手难题也摆在他的面前。

在王岐山履新前后,国内关于统一金融监管的呼声日益高涨。金融混业经营已广泛进行,而相应的综合监管体制尚未建立,仍然分处在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的多头管理之下。

今年“两会”开始推行的“大部制”改革未涉及到金融领域。如果目前还做不到综合监管,是否可以先建立更为有效的协调监管机制作为过渡?这是对王岐山施政智慧的考验。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