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祖国三千里 是非成魔的台湾反殖悲歌

+

A

-

三百万台湾刚醒同胞,微先生何人领导?

四十年祖国未竟事业,舍我辈其谁分担。


1925年3月12日,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于北京猝然长逝,举国同悲之际,北京大学的台湾学生于当天献上了这幅挽联。

消息很快传到了两千多公里外的海峡对岸,同年3月24日,蒋渭水等起而召集同志在台湾文化协会的港钉文化讲座举办追悼会。地点在今日台北市贵德街,靠近第9、10号水门一带。当天夜晚大雨倾盆,街道泥泞难行,到会者却非常踊跃,有5000人之多。入会场者尽佩一黑布条,神情严肃悲伤。

这场追悼会得来不易,当时的日本殖民政府不喜欢台湾同胞追悼孙中山,会前就用尽各种压迫手段,前一天传讯会中干事到警察署问话,命令将已经做好的挽歌作废,又将做好的挽词删去100多字,不准在会场念诵,不准演说。而台湾同胞仍在暗夜的风雨中举行了一个盛大而壮烈的追悼会,表达了对这位世纪伟人的崇敬与哀思。

革命因割台而起

1894年甲午战败,清廷被迫割让台湾,国难之际,抗日志士丘逢甲写下了离台诗:"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扁舟去作鸱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内心的忧愤与无奈可见一斑。千里之外的北京,光绪皇帝痛心疾首的对老师翁同龢说道:"论及台民死守,上曰:台割,则天下人心皆去,朕何以为天下主"。

次年,面对"亡国灭种"的危机,当时包括5名台湾人在内的1300多名举子齐聚京师,群情激愤要求变法。他们共推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撰写万言书,透过翁同龢上书光绪皇帝,力图变法维新。结果却以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洒菜市口结束。

戊戌六君子的引颈就戮并未浇熄国人救亡图存的意志与勇气。此时,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檀香山,由孙中山领导的近代第一个革命团体兴中会也已宣告成立。回眸其革命轨迹,孙中山一生曾三度造访台湾,第一次来台,台北曾被当作惠州起义的革命基地,后两次皆在革命受挫之时。

世纪之交,时逢庚子国变,孙中山决定在广东惠州发动起义,因弹药不足陷入困境,转而取道台湾,后因军械接济之事落空,起义宣告失败。1913年8月,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发动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匆忙之中与胡汉民一行于8月21日离开上海取道广州,经福州马尾乘日本船"信浓丸"渡海赴台。1918年6月,孙中山被广西军阀杯葛,辞护法军政府大元帅职,偕胡汉民、戴季陶等离粤赴日途经台北,台湾就此成为百年中国曲折发展的历史见证。

革命因割台而起,台湾又成革命基地,历史的吊诡莫过于此。期间,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不但获得台湾士绅的巨额资助,而他的革命理念,也为台湾志士所追随与实践。

日本窃占台湾后,部分有能力的仕绅内渡中国;其他台湾人,则成为日本帝国下的国民。如此的台湾人,具有双重身份,首先在血缘上他是汉人,或是中国人,在国籍上却是日本人,生活在殖民地倍受歧视。

甲午战败清廷被迫割让台湾(图源:VCG)
撰写:郭茂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