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痛哭:不是井冈山老同志的世界了

+

A

-
2017-08-09 11:02:20

1934年10月10日,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苏区的红军在丧失了大部分根据地后,最终进行军事转移,这时是毛泽东一生最暗淡的时光。这时的毛泽东,到了人生谷底。“现在不是井冈山老同志的世界了!我们只好暂时忍耐吧!”毛见到了井冈山的老部下龚楚。龚楚后来回忆,一向坚强的毛竟潸然泪下。本文摘自2011年5月23日《齐鲁晚报》,作者任鹏,原题为《而今迈步从头越》。

延安时期的毛泽东(图源:VCG)

7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在形容某次会议的重要性时,经常会说:“这真是一次‘遵义会议’啊。”

如果没有1935年1月15日的那次会议,长征中的红军会不会仍以残弱之躯硬撞几倍于己的国民党军队枪口?中国革命的命运会不会因此而改写?我们不得而知。

但历史没有假设。硝烟散去,遵义古城中的那座二层小楼将让人们铭记这一切。

江西瑞金云石山顶的云石寺,与远在千里之外的遵义古城子尹路96号的一座砖木二层建筑,在某个时空也许有某种关联,成为一个人人生沉浮的两个点。

77年前的1934年10月,毛泽东从云石寺辞别乐能和尚,踏上长征路,他对这位陪伴自己度过人生中那段暗淡时光的朋友说:“三五年后会回来。”

几个月后,在1500公里外的遵义城,历史选择了毛泽东,领导红军拨正中国革命的方向。

从某种程度上说,云石寺和遵义既是终点,又是起点。

2011年5月19日的遵义古城,那座二层建筑前人来人往,但嘈杂的人流声依然掩盖不住里面那穿越70多年时空传出的争论声。毛泽东的命运,以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命运,就在此发生了改变。

最暗淡的时光

1934年10月10日,中央苏区的红军在丧失了大部分根据地后,最终决定放弃中央苏区,进行军事转移。

走之前,许多红军战士心中充满了悲壮:他们不知道,这条路要走多远?会通向哪儿?他们也不知道,此行将成为中国革命史上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风萧萧兮,毛泽东在临走前,又来到云石山顶的云石寺,与那里的乐能和尚道别。

算起来,乐能和尚已在云石寺修炼了16年。

1934年的一天,寺庙里住进了一对红军夫妇,男的身材魁梧、目光敏锐,女的秀丽、飒爽倔强。来人正是毛泽东、贺子珍。

乐能和尚与这位红军高官相处得很融洽,偶尔会长谈一番。寂静的时候,乐能和尚发现,毛泽东常在寺后的大樟树下看书,满怀心事的样子。

他的感觉没错。云石山的生活对毛泽东来说,也许是他十几年革命生涯中的暗淡时光。

住到云石寺时,毛泽东已被排除在中共最高决策层之外。

同样陷入困境的,还有中央苏区和红军。中央驻地从瑞金叶坪到沙洲坝,再到云石山的变化,展现了中央苏区和红军面对国民党军事进攻的搬迁路线。

此前三年时间里,毛泽东连续三次领导红军粉碎了国民党的“围剿”。但中共中央对毛泽东的军事方针并不满意。

1931年9月,24岁的博古在共产国际影响下,成为中共实际最高领导人。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进入苏区后,接管红军的指挥决策权,为博古所倚赖。

而在1931年11月赣南会议后,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以下简称:中革军委)取代红一方面军总前委,毛泽东失去了在苏区红军中的领导地位。

后来,毛泽东被暂时调回中央政府主持工作,周恩来兼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

毛泽东寂寞地离开了前线,还患上了严重疟疾,去后方休养。随着老部下被陆续调离,毛泽东担任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主席,几乎成了“光杆司令”。

1933年年初,中共成立中央书记处(又称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记者注)作为最高领导机构,四大常委为博古、张闻天、周恩来、项英。

这时的毛泽东,到了人生谷底。“现在不是井冈山老同志的世界了!我们只好暂时忍耐吧!”1934年9月中旬,毛泽东见到了井冈山的老部下龚楚。龚楚后来回忆,一向坚强的毛泽东竟潸然泪下。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