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力量:毁灭之神将印度引向对华抗争

+

A

-
 
中国和印度双方在洞朗地区的紧张对峙已经七周,双方厉兵秣马,边境风声鹤唳。继上星期中国外交部、国防部、驻印度大使馆和几大官媒密集发声后,本周伊始中国官媒的调门依然不减。路透社的最新报道说,中印就洞朗对峙的秘密谈判已陷入僵局。然而,不丹却突然宣称洞朗地区并非不丹所有,印度在失去借口之后显然已被孤立,但是印度主动撤军的可能性仍然不断变小。

中国与印度都是文明古国,儒教与印度教在两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可以说,无论是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还是如今因洞朗问题引发的中印对峙,其背后都深藏着宗教文化的深刻影响。儒教主张“和为贵”,在此基础上发展出的一系列理论为中国之后的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等政策奠定了基调。而印度教中湿婆却是信徒最多的神明,在崇尚破坏的毁灭之神的影响下,印度的外交政策从“不结盟”走向尊崇武力的“霸权主义”。2017年中印对峙再次凸显了中印两国背后不同宗教民族主义的对立。本文试图从宗教文化的角度对二者进行比较,以求更好地理解印度当前外交政策的历史渊源,选择更佳方式解决目前中印对峙的僵局。

印度教是印度最大的宗教,其在印度信奉者最多,信徒几乎超过印度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二,也就是说国内有多达十亿的人口信奉印度教。在这种背景下,印度教对于本国政治各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影响。特别是在针对对外关系上,印度教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

首先,印度教对毁灭之神的尊崇。印度教有三大神,分别是创造之神大梵天,破坏之神大自在天湿婆以及生命的守护神毗湿奴。其中信仰湿婆的教徒最多。湿婆的地位是毁灭者,兼具生殖与毁灭、创造与破坏双重性格,湿婆性格狂躁,举止粗暴。他的愤怒湿是为了妻子萨提而生的。达娑最小的女儿萨提违背父意嫁给湿婆,在祭典中因不满其父对湿婆的嘲辱,含愤自尽。湿婆得知后,勃然大怒,便显露愤怒相毗罗跋陀罗,大闹祭典,并利落地砍下了达娑的脑袋。此外,湿婆身上具有非常明显的男性生殖文化崇拜特征,表明湿婆寓于万物,无所不在,处处都充斥着毁灭的绝对力量。湿婆这种多面甚至是矛盾的性格深深影响了印度文化。

位于班加罗尔的湿婆神像雕塑(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印度教一方面强调创造,希望能够创造出一个“极乐之境”,但另一方面,这种创造是建立在武力的征服上,只有强者通过战争才能实现这所谓的“极乐之境”。

此外,印度教也具有极强的排他性。这一点在印巴战争中表现得极为明显,印度教与伊斯兰教之争在印巴之间引发的流血事件数不胜数。

印度教这种自我的过度崇拜、狂热的宗教心理以及极强的排他性让印度教民族主义登上政治舞台,并深刻影响着印度的外交政策。印度教民族主义者认为印度理应成为一个强大的印度,因此印度将南亚次大陆看作是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允许本地区以外的其他国家介入南亚事务。而与之相邻的中国自然成为印度在处理南亚事务上最强大的对手。印度更希望通过这种强硬的民族主义来实现自己的“印度梦”。

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中开往北部前线的印度运输队(图源:Getty)

其次,印度教重视精神价值,轻视物质价值。提倡业报轮回,认为生命有内在的灵魂,附着不可见的业力。业力由行为决定,不同的业力会导致不同的来世。这种思想对于个人存在一定的约束力,督促人们多行善事期待更好的轮回。但是如果这种思想放到国家层面上,或者说针对国家的轮回,则成为一种可怕的“复仇心态”。1962年中印战争中印度的失败让印度引以为耻,直至现在,不少印度民众都对中国有一种敌对的心理。

个人需要轮回,国家也需要轮回,如同中国民间所提到的俗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印度国防部长就提出,印度已经不是1962年的印度,这一次不会轻易被打败。

近年来,印度崛起的口号越发响亮,印度去年经济增长率超过7%,获得双重胜利:2016年2月增长率超过中国,12月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印度在经济方面的优异成绩单必然会让印度在与中国的较量中增加自信心,这种极端自信必然不会让印度轻易在对峙中服软。

撰写: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