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国级高官遭砍杀 江泽民送别场面失控

+

A

-
2017-08-09 04:09:55

9时20分,告别仪式开始,江泽民、乔石、李瑞环等领导人出席。群众参加人数预定在1,500人,实际人数则出乎想象,保守估计不下3,000人,大大超过了事前的预定。由于准备不足,秩序一时比较混乱,筑了几道人墙也不起作用。本文摘自2004年5月27日《人民政协报》,原题为《原民革中央主席李沛瑶遇害以后》。

中国民革中央主席李沛瑶(左)到少数民族地区视察(图源:民革中央官网)

1996年2月2日晚,我外出回来,刚入家门,就听到电话铃响,中央统战部一局副局长在电话里说:你赶快来部里,兆国同志在礼堂等你,有急事!我不及多想,马上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到部里,直奔礼堂。一进门,看到王兆国部长等多人已在,大家神色凝重,气氛肃然,心想一定有大事发生。王兆国说,李沛瑶同志今晨四点到六点之间被人杀害。他简要介绍了一些情况后,对我说:叫你来,是请你考虑一下明天如何发消息,以及起草生平稿等相关事宜。兆国同志又说:我要向各民主党派通报情况。说完,他匆匆离开。我们又谈了一阵,一局局长孙晓华上午十点到过现场,他介绍了一些现场情况。大家心情沉重地各自散去后,我回到家里,一时难以入睡,脑子里一直在翻腾这件事情,由此也想到了李沛瑶和他的父亲李济深先生。

李济深将军是著名的反蒋民主战士。抗战前的1933年,他曾发动福建事变;解放前在香港成立民革,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过很多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是中国共产党的真诚朋友。解放前,蒋介石一直把他当成眼中钉,早年曾把他囚禁于南京汤山,后来又不断派特务追杀他。在那种祸端四伏的危急局面下,李济深先生曾数度巧妙、机智地躲过了谋害。李沛瑶同志却在和平环境中惨遭杀害,而且死在一个警卫战士手里,他的悲剧,确是很值得深思的。

李沛瑶同志长期在江西工作,是南昌飞机制造厂的高级工程师。1986年以前,中央统战部没有多少人知道他。1986年,中央统战部在顺义召开各省市统战部干部处长会议,研究培养党外干部问题。会议期间,江西省委统战部干部处处长、副处长多次向我们推荐李沛瑶同志。他们介绍说,李沛瑶是李济深的儿子,今年参加民革,为人忠厚,口碑很好,和党的关系也一向很好。我一听说是李济深的儿子,就特别关注。我知道李济深有个儿子叫李沛文,是一位农学家,资深的政协委员,1985年逝世。我建议他们推荐李沛瑶同志为全国政协委员,然后进一步培养考察。1987年3月,在全国政协六届五次会议上,李沛瑶同志被增补为政协委员。4月16日,中央统战部宴请增补的党外政协委员时,我见到了他。他那时50多岁,却显得比实际年纪老成,给人仁慈、厚道的印象。吃饭时有人和他打招呼,他只是颔首笑笑,话不多,看上去很不适应觥筹交错的场面,是一位典型的知识分子。这是他第一次当政协委员,第一次来统战部。

1988年,全国总工会换届,应该有党外人士出任全总领导职务,我们首先想到了李沛瑶同志,并派人到江西进行考察。当年9月,李沛瑶同志顺利当选全总副主席、书记处书记。11月民革换届,他又当选为民革中央副主席。在此之前,他已被选为第七届全国政协常委。1989年,又被任命为国家劳动部副部长。1992年又当选为民革中央主席、八届人大副委员长。他到民革中央工作后,有时在一些活动中碰面,他还热情地和我打招呼。从1986年到1992年,六七年的时间,李沛瑶由一名普通工程师成长为国家领导人,他的每一个进步,与他自己的努力和各级党委的帮助是分不开的,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发展、完善是分不开的,与中国民主政治的建设是分不开的。李沛瑶同志慈祥微笑的面容时时闪现在我的脑际,挥之不去。他地位变了,但谦虚待人的本色始终不改。怎么也想不到,他竟惨死在一个小偷的刀下。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