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防空大演习

+

A

-
2017-08-07 21:17:38

南京防空大演习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国土防空实地演习,也是一次较为成功的大规模城市防空演练,它不仅增强了当时人们的国土防空意识和防空知识,而且为全面抗战后的城市防空奠定了基础。本文摘自2005年第6期《炎黄春秋》,作者王作化。

1940年,日军轰炸重庆,入侵重庆上空的日机达6000多架次(图源:VCG)

1934年,正当日本加快侵略步伐全面进逼华北之际,南京国民政府在全国抗日浪潮和政府及军界有识之士的推动下,于11月21日至22日在南京举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防空大演习。参加演习的军兵种和政府各部门及民防组织人员之多、组织协调之复杂也是新中国成立前绝无仅有的。

30年代初,日本侵华气焰甚嚣尘上,日军在1931年发动“9·18事变”鲸吞东北后,1932年又挑起了上海1·28事变,接着于1933年上半年又集中优势兵力侵占热河,向长城一线发起大规模进攻,把侵略矛头指向整个华北。在淞沪和长城抗战中,尽管中国军民进行了顽强抵抗,但日军凭借优势装备尤其是强大的空中力量,使中国军民遭受惨重损失,包括蒋介石嫡系中央军在内的许多成建制部队在日机的狂轰滥炸下伤亡殆尽,牺牲极大。

而此时的蒋介石正集中精力忙于剿共,把有限的金钱都用来购买枪炮对付毫无空中力量的红军,哪有闲钱去买昂贵的飞机用于国土防空?到长城抗战结束时,中国的各型飞机不足300架,而日本仅作战飞机就有2700架。日军依仗空中优势在中国的天空耀武扬威,日本飞机可以成编队地在长城沿线和平津地区飞行,甚至可以家常便饭似的飞临中国首都南京进行侦察。而中国的国土防空却是一片空白,许多重要城市和要点目标连最起码的防空设施如高射炮、高射机枪和防空洞都没有。日本军方头目甚至狂言:战争如果全面爆发,仅靠轰炸就可使“国民政府和支那军彻底丧失抵抗意志”。

面对日本嚣张的侵略气焰和巨大的空中威胁,国民政府许多有识之士和广大爱国人士纷纷要求政府高层采取措施加强国土和城市防空。国民党军界智囊蒋百里将军和在德国学习防空回国的黄震球将军专门面谏和上书蒋介石,强调对日防空袭作战的重要性,急切要求政府迅速建立有效的国土防空体系。宋庆龄、何香凝和社会各界爱国人士还纷纷捐款购买飞机保卫国家领空。一心剿共的蒋介石虽然对抗日持消极态度,但对日本频频加快的侵略步伐和巨大的空中威胁不得不予以重视,尤其是淞沪、长城战役中其嫡系精锐部队在日军飞机狂轰滥炸下遭受的严重伤亡使他对全面战争一旦爆发首都南京的安全十分担忧。在日本侵略和全国抗日呼声的双重压力下,蒋介石被迫把国土防空提到议事日程。鉴于当时国家防空力量异常薄弱,人才、经费、材料极度缺乏的实际,乃责成其军事部门直接在南京筹组防空建设事宜。1934年1月,南京军事委员会下令将高射炮教导队、防空研究班、防空军士队合并,在杭州笕桥成立防空学校,任命黄震球为该校校长,以培养防空专业人才。不久,蒋介石又接受了黄震球关于组织防空演习的报告建议,特命黄震球具体负责组织筹划“首都防空演习”。

黄震球,字剑灵,出生于广东省嘉应州(今梅州市梅县)松源镇。13岁考入广东陆军小学,先后毕业于湖北陆军预备官校、保定军官学校。早年加入同盟会,大革命时期参加过讨伐叛军陈炯明和北伐战争的诸多战役,曾任国民革命军师副官长、旅长、师长。1931年赴德国学习防空。后又随张发奎等人到欧洲考察防空事务。1934年回国后出任防空学校校长等职。抗战爆发后,先后任军委会防空副司令、航空委员会防空总监、后方勤务总司令等职。

为加强这次演习的组织指挥和力量协调,蒋介石还特令军委会办公厅主任钱大钧专门召集军委会有关部门和行政院、监察院等五院院长开会,专题研究防空演习事宜。黄震球在这次会上就防空演习计划和实施方案作了详细报告。在大敌当前的形势下,与会官员一改过去相互推诿扯皮的做法,很快就演习的组织实施达成共识,经过讨论研究做出以下决定:1、由防空学校召集驻南京地区的军、警、宪及各政府机关有关人员在杭州接受短期防空集训,熟悉演习预案和应办事项;2、立即着手建立南京地区民众防护团和通信单位接受防空训练和统一指导;3、加强民防勤务训练,由防空学校负责派员来南京对基层单位民防人员进行训练;4、一切准备工作包括人、财、物、组织、技术、训练等,务必于演习之前筹备完成。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