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临终前痛斥:有些事情做得太过分

+

A

-
2017-08-04 16:48:17

1975年9月15日,周恩来病重,准备做大手术。在与人谈话中,就近期报刊宣传开展对《水浒》评论一事指出:他们那些人有些事情做得太过分了!本文摘自2002年第5期《党史博览》,作者王永钦,原题为《周恩来的最后六个月》。

周恩来1950年留影(图源:VCG)

1972年5月,周恩来在检查身体时发现尿中有癌细胞,随后被确诊为膀胱癌,但他不仅继续担负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繁重工作,而且承受着来自党内外巨大的政治压力,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在批判极“左”思潮、“组阁”、“反对经验主义”等重大问题上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他在毛泽东的支持下,逐步推举邓小平重新走上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为中国今后的前途和命运作出了重大贡献。

周恩来自1974年6月1日住院到1976年1月8日逝世,共做大小手术13次,平均40天左右要动一次手术。只要身体尚能支持,他仍继续坚持工作。这一时期,他除了批阅、处理一些文件外,同中央负责人谈话161次,与中央部门及有关方面负责人谈话55次,会见外宾63批,在会见外宾前后与陪见人谈话17次,在医院召开会议20次,出医院开会20次,外出看望人或找人谈话7次。

那么,在周恩来估计到自己的生命“还有半年的时间”后,他又做了些什么呢?

他拖着只剩下30.5公斤的重病之躯,继续顽强地工作着周恩来住院期间,依然自己动手起草或批阅文件。他历来反对那种只动脑不动手、甚至既不动脑也不动手的领导作风。每天送给他的文件都由秘书或邓颖超带到医院。看文件时间长了,他感觉很疲劳时,才让秘书或邓颖超念给他听。

从1975年6月以后,周恩来由于癌症的折磨,身体极度消瘦,体重只剩下了30.5公斤。他清醒地估计到自己的生命“还有半年”的时间,但他依然继续顽强地工作着,同病魔、同邪恶势力进行着最后的搏斗。

6月2日,就赵君陶关于其姐赵世兰政治历史问题的申述信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对赵世兰所作结论进行复查。

6月6日,会见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威尔西和夫人。翌日,会见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和他的夫人、女儿及其他随行人员。邓小平参加了这次会见。周恩来说,中菲两国都是发展中国家,同属第三世界。当马科斯称中国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当然领袖”时,周恩来说,第三世界应该是一个民主的大家庭,毛主席说过,我们不当这个头头。又说:现在会谈、宴会,都由邓小平副总理负责了,给我提供了休息的机会。请你们原谅,我是在病中。我本应该举行一个家宴,请你们全家,请我们的老朋友罗慕洛(菲外交部长)先生吃顿饭的,但现在没有可能了。9日,周恩来和马科斯总统签署两国政府联合公报,决定自即日起两国建立外交关系。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