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姚依林架空陈云 反对意见绝口不提

+

A

-
2017-08-04 09:57:17

陈云在物价闯关当中有很多不同意见。但是,这个意见被李鹏与姚依林隐藏。政治局会议并没有被传达。那么,这个事情就很奇怪,以陈云当时在党内的位置,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第一位的顾问,顾问有不同意见,中央常委需不需要听取呢?显然,此时,二人架空了陈云。本文摘自2015年第12期《炎黄春秋》,作者吴伟,原题为《1988年物价闯关高层决策》。

2002年4月3日,中国和日本庆祝两国双边关系正常化30周年,李鹏与日本川口顺子在东京出席招待会(图源:VCG)

1988年下半年,赵紫阳主持的中共中央,在经济体制改革的决策上出现了一次较大失误,这就是物价闯关。失误虽然很快纠正了,但它的发生,对当时的经济、政治改革进程和中共高层的政治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成为十三大后中国经济、政治形势发生急剧变化的一个转折点。

1.物价闯关的缘起

中共十三大之后,根据邓小平的提议,赵紫阳在担任中央总书记的同时,仍然兼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赵在回忆录中,对1988年初以后他在价格改革方面看法变化的过程曾经有过一段说明,他说:“本来1988年仍然要继续贯彻前两年的‘软着陆’方针,但是1988年春天,各方面对物价上涨反映比较强烈,加上实行价格双轨制的负作用逐渐显露出来,人们对权钱交易、‘官倒’等现象非常不满意。另一方面,当时也感到几年来实行调整和放开相结合的物价改革方针,即调放结合的方针,物价虽然年年在上涨,但价格严重扭曲的状况并没有多少大的改变。再加上那个时期小平一再督促我们,要我们下决心闯过物价这一关,认为这一关迟早是要过的,‘晚过不如早过’,‘长痛不如短痛’。由于上述种种情况,便产生了一种想法,与其采取这样小步前进的办法,物价虽然上升,但并未改变价格不合理的状况,不如干脆有计划地进行一次较大的物价调整。”“这个物价改革方案虽然后来由于出现了严重通货膨胀,宣布停止实行,实际上并没有出台。但是设计这样一个方案,提出用这种办法进行物价改革,在指导思想上,在思路上是不正确的。”注1

关于这件事的责任,赵紫阳说:“这件事如果讲责任问题,责任不在他身上(指邓小平),主要是我的责任。因为这些东西都是我提出的。一开始提出搞价格改革是我,中间改革方案的设计、国务院讨论的东西也是我主持的,批准的。最后感到有困难,决定推迟、放缓,也是我提出经他同意的。”注2

赵紫阳作为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总书记,出现决策失误,他是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的。但是,实事求是地说,1988年最先提出“价格闯关”的,不是赵紫阳,而是邓小平。

1988年初,中央原定的经济工作方针,还是继续实行“软着陆”,没有出台大的价格改革的计划。从年初开始,赵紫阳在经济发展和体制改革工作方面的主要兴奋点有两个,一是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二是如何稳定物价。此外,在这段时间的历次中央常委和政治局会议上,还议到了廉政建设、思想政治工作的加强和改造、企业法修改、工会改革、做好准备应对突发事件等许多方面的问题,但似从未涉及物价闯关。3月15日至19日举行的中共十三届二中全会,在赵紫阳的工作报告和会议讨论的议题中,也没有涉及物价闯关问题。

4月初,国务院宣布,猪肉、鲜蛋、食糖、大路菜4种副食品的价格补贴由暗补改为明补,猪肉、鲜菜价格开始大幅度上涨。这个时候,赵紫阳多次谈到要主动理顺价格关系问题。2日,他在生产资料价格改革座谈会上说:我们是到了不进则退的时候了。物价改革如果不前进而退回去,那将有许多矛盾不好解决。注3

在这个时期,经济理论界内部,和中央领导层与经济理论界之间在价格改革问题上曾经进行过多种形式的讨论,在以什么方式进行价格改革问题上也曾经有过争论。4月26日,吴敬琏和他的助手们曾经写了一份研究报告,认为价格改革这个关“早晚要过,迟过不如早过,长痛不如短痛,贵在当机立断”,而“管住货币,放开价格”是“唯一可能获得成功的选择”注4。但是,直到这个时候,赵紫阳在他的多次谈话中仍然没有涉及下决心搞物价闯关的问题。

1988年5月5日,新任总理的李鹏到邓小平那里汇报工作注5。据杨继绳在他的《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一书中记述,会见时,邓小平问:七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代表们意见最大的是什么事?”李鹏说:“是价格问题。”他认为,是双轨价格造成的腐败和经济秩序混乱。邓小平说:“要下决心闯过价格这一关。”事后,李鹏向政治局常委传达了邓小平关于加快价格闯关、长痛不如短痛的意见。注6

李鹏在2007年2月出版了《市场与调控——李鹏经济日记》一书,该书在此前的2006年8月曾经印有一个非正式版本(以下称“征求意见版”)注7中,也记录了这次谈话的一些内容。日记中说:1988年5月5日“10时,按通知,我去小平同志的住宅看望他”。“我说,我担任代总理后来过一次,这次任总理后,再来看您,希望您指教。”在谈到物价时,“小平同志说,提高城市人民收入是稳定的关键。能不能用3年时间,扭转物价上涨局面?急也没有用,不要怕挨骂,3年能扭转就是一个大胜利。1年不行,2年不行,要3年,时间打得充足一点。计划一下,明年做些什么,后年做些什么。基本点要放在增加人民收入上。”注8(在该书次年2月正式出版时,这段记录被删除。)

1988年5月13日赵紫阳约马洪、安志文、房维中等中央财经小组有关人员讨论当前物价和工资。由此,他开始明确提出物价、工资改革“今后几年怎么搞”问题。赵紫阳提出有没有可能用几年的时间,“在发展比较快的情况下,每年物价指数大体百分之十以下,八、九、十连续搞几年。相应地,把需要解决的物价问题解决掉”。安志文认为,“五年时间,百分之十,有的放,有的管”。讨论结束时,赵紫阳总结说,方案“就按今天谈的方向去搞”。“工资、物价,以体改委、计委为主。北戴河会议,就讨论工资、物价、流通体制”。注9

5月16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赵紫阳首次明确把物价改革和“过关”问题提交中央常委会议正式讨论。他说,今年的物价上涨幅度比较大,全年估计超过15%,也可能达到17%到18%。这是改革以来物价上涨幅度最大的一年,形势是严峻的。现在我们决心搞好物价改革,看主要采取些什么措施,集中力量过好这一关。过好了可以为下一步发展打下基础。赵紫阳还说,在物价、工资问题上必须要有一个长远的打算,提出一个系统方案,纳入改革计划,分步实施。反正是要过关,是否在北戴河对物价、工资问题好好研究一下。注10

5月19日,邓小平在会见外宾时,开始明确谈到“过五关,斩六将”理顺物价,加速改革的问题注11。此后一段时间里,邓小平同外宾谈话时又多次谈到了这个问题。

从前面讲到的5月16日中央常委会和后来的多次中央常委会、政治局会上赵紫阳的讲话中可以看到,当时赵本人的态度很明确,对邓提出的“价格闯关”他是积极赞成、支持的。

客观地说,无论是赵紫阳在位的时候,还是后来被审查的时候,他都没有把物价闯关决策失误的责任归之于邓小平。时任中央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后来回忆说:“闯关过后,我曾经问过紫阳,‘价格闯关’是谁提出来的?紫阳没有直接回答。他和我说:这个失误应该由我负责任,因为我是同意的,小平同志是支持我们改革。”

在《市场与调控——李鹏经济日记》(征求意见版)中,曾经有过一段记载:在中央政治局作出物价闯关暂缓进行决策几天后的1988年9月11日,“11时,我去薄老注12处谈了一个多小时。他讲了一些小平同志讲话内容。薄老又问我,是否听到赵总书记说过物价改革是小平同志的主意。我说,没有听到他讲过这样的话。我想,总应实事求是。”注13这段记载,后来在该书正式出版时被删除了。但这个版本中一些记述的存在,恰恰证明了这样几个问题:一是物价改革确实是“小平同志的主意”;二是老人们担心,赵紫阳会不会把闯关失败的责任推给邓小平;三是最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李鹏也实事求是地证明,赵紫阳并没有推卸自己在物价闯关失误中的责任。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