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汉缘何能够与大宋对抗多年而屹立不倒

+

A

-
2017-08-01 03:30:50

众所周知,北宋最后灭掉的五代十国的政权正是历史上所说的昏庸无道的北汉政权。但是这样一个“昏庸无道”的政权为什么能够屹立多年不倒?甚至于北宋付出惨烈的代价,多次攻打都不能得手?而北汉真的就是传统观念中的“昏庸无能”吗?事实并不尽然。

北汉是由刘崇于公元951年建立,刘崇则是后汉开国皇帝刘知远的弟弟,本是河东节度使。刘崇与后周建立者郭威之间积怨颇深。北汉建国之初,刘崇就联手契丹,将后周看作是死敌。但是北汉领土狭小,土地贫瘠,兵少财乏,不具备统一中原的物质基础。然而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特别北汉与后周和北宋两个生气勃勃的政权为邻,依然能够历经四任君主,历时二十九年不倒。

这其中的原因可以总结为三条。

北汉君主绝非个个都是无能之辈

历史上对于北汉君主的能力所给予的评价较低。陶懋炳先生说:“南方诸国在一定时期内保境息民、劝课农桑、奖掖商旅,对经济的发展作出不同程度的贡献,而北汉则横征暴役于境内,杀掠骚扰于周境,只能起着破坏的作用。”郑学檬也认为北汉与南方九国不同,南方九国是“乱而后治、治中有乱”,而“刘氏为了满足契丹贵族的贪欲,征剥无度,人甚苦之,故其政局从来未曾稳定”。北汉统治者都被认为是能力低下,昏庸无道,缺乏远见卓识,骄傲轻敌,奸臣当道,所以北汉才不能够发展壮大。但是我们可以细想,一个政权存在近三十年,四代君主如果都如此昏庸荒淫,这个国家又怎会持续这么久?而且又怎会让北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最后攻下?可见,对于北汉国君的评判是有失偏颇的。

公元947年,刘知远率军南下准备夺取汴梁。刘崇则留守太原,担任北京留守,不久又加授河东节度使、同平章事。公元948年,刘知远病逝,其子刘承祐继位,史称后汉隐帝。刘崇此时又被加授检校太师,并兼任侍中,次年又改兼中书令。虽然刘崇确实是皇室宗亲,但是也不能忽略正因为刘崇有能力,所以刘知远父子才会任用刘崇。若是一介草夫,自然不会为他连续加官进爵。

五代十国时期的中国地图(图源:浙江图书馆)

刘崇登基之后,以河东幕僚为班底,草创朝廷,又任用李光美创立政治制度,为北汉的长期存在打下了基础。早在刘崇担任后汉河东节度使时就已经“表募兵四指挥,自是选募勇士,招纳亡命,缮甲兵,实府库,罢上供财赋,皆以备契丹之名”,如此的准备使得北汉初年的实力较强。

刘崇历来受到批评的就是在与后周的高平之战中风向不利的情况下坚持出战,鲁莽行事,导致战败。风向不利,逆风而战并不是刘崇一个人的杰作,历史上后晋与契丹的阳城之战中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而且后晋大将药元福还取得胜利。刘崇在当时也担心如果不能速战速决,一旦后周刘词的军队赶来支援,局面会对北汉更加不利。战争的失败不能作为刘崇昏庸无能的证据。我们也不能以结果论英雄。

北汉第二任君主是刘崇之子刘承钧。刘承钧为人孝顺谦恭,喜欢读书,擅长书法。在其统治时期,刘承均勤政爱民,礼敬士大夫,任用郭无为为相,刘继颙理财,减少南侵,国内渐趋安定。《新五代史》对刘继颙有这样的记载:“继颙能讲《华严经》,四方供施,多积畜以佐国用。五台当契丹界上,继颙常得其马以献,号'添都马',岁率数百匹。又于柏谷置银冶,募民凿山取矿,烹银以输,刘氏仰以足用,即其冶建宝兴军。”可见北汉并非向老百姓一味索取,横征暴敛。但是刘承均在处理契丹问题上表现的较为独立,不再事事向契丹报备,因此后期契丹向北汉的援助减少。司马光也不得不承认刘承钧"勤于为政,爱民礼士,境内粗安",《辽代石刻文编》中所收《刘继文墓志》溢美曰:“威慑三边,恩覃万姓。修德是务,去佞为怀。陈大业于将来,流广泽于当代。”

北汉第三位皇帝刘继恩是刘承均的外甥兼养子,在位仅有六十天。刘继恩在位期间,郭无为掌权,刘继恩想要宴请群臣设计擒杀郭无为,反而被郭无为派人杀害。

刘继元是北汉最后一位帝王。宰相李恽"居常戚戚,但以弈棋饮酒为务,政事多废,北汉主颇以为言,恽不听。一日,恽方与僧对弈,北汉主知之,命近侍直抵恽前,取局焚之",可见他也比较注重政事。在北宋围城的关键时刻,他果断诛杀以宣传投降惑众的大臣郭无为,使晋阳城稍得安定,北汉得以再苟延残喘数年。

综上所述,北汉帝王虽然也有无能之时,但是不能一概而论,相较于历史上那些著名的无道昏君,北汉的几位帝王都有其过人之处,只是他们的才能在当时的环境下并不足以支撑北汉保持稳定,更不用说一统中原。

 宋太祖赵匡胤(图源:故宫图像选粹)

北汉利用地理形势大修军寨

北汉立足于河东,山西表里河山。所谓表里山河就是说,外有高山,内有大河,有山河天险作为屏障。其中北汉境内东南方向团柏谷一带最为重要。团柏谷南面为山地,东南方紧邻乌岭山东麓有一大道,西南方紧邻太岳山,山脉西麓也有一大道,团柏谷正是处于这两条大道的枢纽位置。所以在北宋最后一次围攻北汉的战役中,就是率先夺取团柏谷才获得了优势。

北汉自刘承均即位后,对后周和北宋采取守势,利用有限的地险和据点大建军寨,缓解因地域狭小所导致的防御空间不足的严峻形势。北汉境内出现的这种军寨基本上为长期设置,多用于戍守,并且一般有固定名称。据文献记载情况来看,北汉境内出现的军寨数目之多,乃是此前所不曾见到的情况。《武经总要》前集卷十七《河东路》"岢岚军"条有零星记载,云:"偏头寨,在军城东北一百二十里,控韩光岭。伪汉天会中筑。桔槔寨,在军城东南五十里,伪汉置。西北济河至府州四十里。"这表明北汉确实有设过军寨。

主持军寨有关事务的官员有寨主、都监、监军、巡监使、指挥使等,自成一套系统,甚至有州刺史就驻在军寨内。有的军寨内还统管一部分平民,《资治通鉴》中记载:"西山巡检郭进言,北汉胡桃寨指挥使史温等四十四户二百四十五口内附。"甚至出现了"寨民"这一称谓,呈现出军政一体的特点。就设置军寨这一措施本身而言,针对北宋在边境采取招揽、俘获北汉人民的举措,北汉设置军寨显然具有加强对边境人民的管理、防止境内人口流失的作用。而且在战争时期也能最快的调动士兵作战,保证前线兵力充足,有时候甚至可以达到"人人皆兵"的目的。

 宋太宗赵光义画像(图源:VCG)

天气因素导致其他政权对北宋久攻不下

北汉与后周、北宋在边界上的冲突基本是小规模军事冲突,然而三次大的对北汉的讨伐则都因为天气因素使得北汉固守城池不败。

河东地区在我国北方,冬季酷寒,不适宜行军作战。唐僖宗五年十二月份征讨沙陀临阵打败,将军李钧也中箭身亡。

北宋都城位于开封,倘若军队主力从开封出发,抵达太原,路程也并不算太遥远,但由于河东"表里山河",可以进入河东境内的仅有几条固定之孔道,交通并不太通畅,军队抵达太原多需半月以上的时间。如若帝王御驾亲征,更会延缓主力军队,这样一来,围攻太原的战争便基本拖至河东的雨季。有学者指出北汉政权时期,中原地区处于我国五千余年历史上降水较多的时段。比如开宝二年,宋太祖赵匡胤御驾亲征发动强攻,甚至还引汾河水灌入城内,但最终北汉军队依仗坚固的城防与北宋军队力战,宋军围攻多日没有进展,又恰逢大雨,士兵不断生病,宋军只好退兵,丢弃大量军需物资。而正是这几场降雨让北汉得以继续维持政权,也成为十国中最后一个被消灭的国家。

撰写: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