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对峙关键期 老兵讲述中国如何打服印度

+

A

-
2017-07-31 23:35:04

中国和印度在锡金军事对峙至今仍然持续,战争一触即发。在此关键时期,一位中国老兵讲述了解放军55年前是怎么打服印度的。

环球网8月1日的一篇文章称,近期,中印边界局势再度紧张让很多参加过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的中国老兵揪心,他们密切关注着该事件的发展动态。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陕西联谊会会长陈群耕说:“最近我接到很多战友的电话,我们都非常关注中印边境局势。对于印方的行为,我们很气愤。”

 中印洞朗对峙局势不断加剧(图源:VCG)

陈群耕现年73岁,在1962年的那场战争中,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5师高射炮营的一名士兵,当时他的名字是陈五九。

77岁的韩学润,曾经是11师师直防化连的一名文书,也是那场战争的亲历者。他说:“55年前,我们消灭了他们的王牌部队,现在我们依然可以”。

韩学润曾用30年时间搜集与研究中印边境战争资料,写了一部46万字的纪实长篇小说《世界屋脊大战》,1995年出版。这本书是国内鲜有的关于那场战争的公开记录。

“我们跨过麦克马洪线,翻过喜马拉雅山,深入藏南平原地区,到达达旺等地,印度兵四处逃窜”,现年75岁的参战老兵叶宏亮回忆道。叶宏亮当时是55师某连的卫生员,负责100多名战士的伤员抢救、健康保障。

1962年的那场战争留下的记忆对于老兵们来说刻骨铭心。海拔最低3,000米、最高5,700米,平均气温零下20摄氏度、最低零下38摄氏度……有关那场战争的很多数据,陈群耕倒背如流。

1962年10月的一天,参军入伍已一年有余的陈群耕正在青海湖附近和战友们一起收割青稞,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数千名军人连夜返回西宁东郊驻地,带上干粮装备,随即向战场出发。那年陈群耕正好18岁。

他们都义无反顾,55师共7,746人,625辆车,日夜兼程,陆续赶赴战场。不少士兵因为不能上战场情绪有些低落,被命令留下看守营地的士兵纷纷写血书,要求上前线。

由于车辆不够,当地政府发动所有的民用车辆加入运送士兵的队伍。车辆有的盖着帆布,有的直接敞篷。陈群耕回忆说,为防止脚趾被冻伤,他们每坐两小时车,就下车跟着车子跑20分钟。由于车况、路况等问题,不少路段他们都得靠两条腿和两只手。

从西宁经拉萨,20多天后他们终于到达中印边界前线阵地。沿途几乎所有成年藏民同胞都被发动参与修路。工兵团和推土机在前面开路,藏民在后面平路。“印度原以为我们至少需要一年时间疏通到喜马拉雅山的公路,而我们只花费了半个月。最后打得他们措手不及。”陈群耕说。

据叶宏亮回忆,在高海拔地区战友们都被告诫少活动、不能剧烈活动,但为了抢占先机,很多士兵都是跑步走。在一次围剿印军的行动中,他们营有两名战士因高山反应引发急性肺、脑水肿而牺牲。

这场较量,最终以印军被重创结束。叶宏亮对环环说,解放军高昂的斗志、顽强的作战作风以及保家卫国的信念,是对方无法比的。 “我们都很年轻,他们不少兵都四五十岁了。他们是雇佣兵,在不可取胜的情况下可以自行撤退或逃跑;我们哪怕是一个人,也要坚持到最后,绝不退缩。”

按照规定,印度的俘虏都获得优待。据韩学润回忆,吃的喝的,连抽的烟以及慰问演出,都尽量满足他们的需要。一些逃到深山的印度士兵看到后,主动出来投靠。

战后,中国释放所有俘虏,退还了缴获的大量武器装备。据军旅作家金辉采写、1995年出版的《西藏墨脱的诱惑》一书记载,中方将这些装备修好、汽车加满油、武器擦干净后,全部还给了印度。

55年前的硝烟早已散去,但对几名老兵来说,那段记忆一直在内心激荡。
 

编辑:京京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