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渊之盟:平等条约如何卖国?

+

A

-
2017-07-09 09:39:44

在中华帝国统治的时代中,中国早就形成自己的“天下”观。在这种居高临下俯视其他文明的“华夏中心论”指导下,在处理和对待与他国的关系中,形成了以中国为宗主、他国为藩属的“宗藩体制”或“朝贡体制”,以此规范“华夷秩序”。

然而宋朝在建立后不久,这套体系就被打破。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九月,辽承天太后萧绰、辽圣宗耶律隆绪亲率20万契丹铁骑大举南犯,一路跨越大宋数十州县,兵锋直抵黄河北岸的澶州(今河南省濮阳县),威胁北宋的都城汴京。当时朝野一片喧哗,南逃之声不绝。真宗畏敌,欲迁都南逃,王钦若主张迁都昇州(今江苏南京),陈尧叟主张迁都益州(今四川成都)。在寇准和毕士安的反对下,真宗不得不前往澶州督战。


宋朝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图源:故宮图像选萃

天子降临,守城的宋军士气大振,不仅挫败了辽国骑兵的进攻,还幸运地用床弩一箭射杀了辽南京统军使萧挞凛。辽军看失去了武力上的优势后,与宋议和。

宋廷本占优势,寇准雄心勃勃,甚至想逼迫辽割献燕云十六州给宋朝。然而真宗既无胆略又无远见,告知曹利用议和底线可答应岁币百万为限。

在真宗的放任下,该年十二月(1005年),宋与辽订立和约,协定宋每年输辽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即“岁币”,辽圣宗称宋真宗为兄,宋真宗称辽圣宗为弟,称萧太后为叔母,互约为兄弟之国,“所有两朝城池,并可依旧守存,淘濠完葺,一切如常,即不得创筑城隍开拔河道”。因澶州在宋朝亦称澶渊郡,故史称“澶渊之盟”。

虽然真宗主动放弃了优势匆匆议和,此次议和是双方以和平平等交往为原则的一次外交。值得注意的是,澶渊之盟后,宋朝大部分时间是处于长、兄的地位。同时,在外交主动性和外交位次上,北宋总是略占上风的。

在盟约生效后,双方互使共达380次之多,辽朝边地发生饥荒,宋朝也会派人在边境赈济,宋真宗崩逝消息传来,辽圣宗“集蕃汉大臣举哀,后妃以下皆为沾涕”。

然而在中国古代士大夫的眼里,天朝上国之威才是头等大事,本应该是藩属的辽国却与宋朝天子称兄道弟,于是澶渊之盟成为了“屈辱”的盟约。

王钦若曾针对澶渊之盟向宋真宗进言: “城下之盟, 《春秋》耻之。擅渊之举, 是城下之盟也。以万乘之贵而为城下之盟, 其何耻如之”。意即在春秋时期,小国被迫签订城下之盟都是奇耻大辱。对于有着万乘之尊的宋朝君主来说,被迫签订城下之盟更是天大的耻辱。直史馆王曾上言:“春秋外夷狄,爵不过子,今从其国号,足矣,何用对称两朝?”

不仅是饱学的儒士才会这样想,这种华夷观贯穿了中华帝国的历史,是从上自下,无不认可的。陈独秀说“中华民族自古只有天下观念,没有国家观念。” 张岂之则说的更狠“中国人只知有朝廷,不知有国家!”

所以盟约给宋人带来巨大挫折感、失落感,最终化为无穷的耻辱感。这种耻辱感,始终伴随着北宋,一直到其灭亡。

这之后,后世也一直将其称为屈辱,一直延续到中国教科书中。


宋徽宗赵佶(图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1982年6月人民教育出版社第1版初级中学《中国历史》如此写道:“1004年秋,辽统治者大举进攻北宋。辽军直逼黄河岸边的澶州城下,威胁宋的都城。……宰相寇准主张坚决抵抗,要求皇帝亲征……北宋统治者无心抵抗,宋辽进行了议和活动。结果,北宋接受了屈辱的条件,答应送给辽‘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辽军撤走。这就是历史上的‘澶渊之盟’。”

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一版的《中国古代史(下册)》同样如此:“契丹统和二十二年(1004年,北宋景德元年)九月,辽圣宗、萧太后率20万军队大举南下……北宋政府没有统一的部署和指挥,各城孤军作战,于是契丹乘虚深入,一直打到黄河北岸的澶州附近……宋真宗抵达澶州后,虽鼓舞了宋朝军队的士气,但他急于议和,于是与辽朝签订了屈辱的‘澶渊之盟’。合约规定:宋辽约为兄弟之国,两国以白沟河为界,宋岁输辽银10万两、绢20万匹,称为‘岁币’。

吊诡的是,当时宋朝朝野认为这是耻辱,然而宋朝真宗、仁宗、英宗三朝“忘战去兵”。王安石指出禁军河北军和京师军“武备皆废”,只剩下陕西军可用;马知节、曹玮、王德用等武臣被排挤,文臣掌握了西府的支配权,王钦若和陈尧叟深获宠幸,以至于导致庆历增币。

在失去武力震慑后,辽军开始频繁出击,想要打破盟约。

宋仁宗庆历四年(1044年),辽人见宋军败于西夏,于是聚兵于宋辽边境,要求索取周世宗柴荣所夺取的关南十县之地。熙宁七年(1074年),辽人又生事端,以宋人侵入辽界为借口,要求重新划分河东、河北蔚、应、朔三州的地界,于是宋辽之间展开新一轮划界交涉,最后宋朝再次对契丹作出退让。

本身就被华夷失序所困扰的宋朝天子很容易被情绪左右,宋徽宗赵佶不顾太宰郑居中、枢密院执政邓洵武等大臣的激烈反对,与金人做海上之盟,于宣和七年(1125年)一起灭了辽国。

在共同作战中,北宋军队的腐败无能暴露的一干二净,金朝并不愿履行盟约,北宋只能花大价钱买下燕云。而收复燕云后,徽宗分外得意,自以为建立了不世之功,宣布大赦天下,命王安中作“复燕云碑”树立在延寿寺中以纪念这一功业。

然而在这之后,天朝上国之心重起。虽然宋金条约一再申明不得容纳叛亡,然而北宋还是收留了金朝叛将临海军节度使张觉。在金朝的再三索要下,宋廷杀了一个长相相似的人搪塞,被金太宗之弟完颜宗望发觉,引大军攻宋,遂有靖康之耻。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