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访问日本求长生不老药

+

A

-
2017-07-05 03:03:09

邓小平在访问日本时谦逊而诚恳地表示:“我这次到日本来,就是要向日本请教”,“日本早有蓬莱之称,听说有长生不老之药,这次访问,也是为了得到它。”本文摘自《邓小平和世界风云人物》,作者丁晓平,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1978年10月22日,邓小平前往日本进行正式访问(图源:人民日报日文版)

中国人不忘老朋友。邓小平马不停蹄拜访为中日友好事业做出贡献的友好人士,三番五次地说:“饮水不忘挖井人。”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对外相园田直说:“今天是老邓唱主角。”

邓小平幽默地说自己到日本来是“寻长生不老药”。参观日产汽车公司后感慨地说:“我懂得了什么是现代化了。”在时速高达210公里的新干线上,邓小平感慨地说:“很快,就像风一样快。有一种被人从后面鞭打,被人追赶的感觉,我们现在很需要跑!”

“文化大革命”后,中国向何处去?中国与世界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什么是中国人所要追求的现代化?中国如何实现自己的现代化?

带着这些疑问,74岁的邓小平在1978年这个不同寻常的中国农历的马年频频走出国门,以超乎寻常的精力,开始对中国周边国家进行频繁的外交活动。在中国,马年有奔腾、跃进的寓意,龙马精神、马到成功,都是中国人文的某种精神象征。刚刚从政治风云中第三次复出仅仅半年的邓小平,要让封闭的中国走向亚洲、走向世界的同时,也要让亚洲和世界走进中国。缅甸、尼泊尔、朝鲜、日本、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在这一系列的出访中,邓小平最看重的或许就是日本了。战后日本如何从废墟中迅速崛起,这正是邓小平访日的真正目的。也许正是从这个时候,邓小平开始对中国未来的发展远景进行了规划和构想,并形成了后来明确的思路——打开国门,改革开放,大胆地吸收和借鉴人类一切优秀的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适应现代化社会化生产规模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使贫穷落后的中国走向富强和文明,走向社会主义的现代化。

邓小平来到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和日本天皇握手,当邓小平大度地说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今后要积极向前看”的时候,赢得的不仅是现在,而且是未来。

在拜会天皇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978年的10月24日上午,邓小平首先专程前往拜访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和现任自民党干事长大平正芳这两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田中角荣在1972年7月出任日本首相后,与时任外相的大平正芳一起为积极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做出了巨大贡献,也深受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的赞赏。本文的开始已经详细讲述。1974年,田中角荣因被指控接受美国洛克希德飞机制造公司的巨额佣金而被迫辞职。

上午9点17分,邓小平在廖承志、黄华、韩念龙和符浩等陪同下,乘车来到东京目白台的田中私邸看望田中角荣。据当时的报道说,田中从清晨起床后就不断地在大门口出出进进,心神不宁,生怕自己错过了在大门口迎接邓小平的机会。而日本国会里的40多名田中派议员也一大早就赶到田中家中,恭候邓小平的到来。而田中私邸周围的大街小巷更是戒备森严,据说日本警视厅为此出动了大约8000名警察。

当邓小平一行到来时,受到了40名议员的列队欢迎。

邓小平对田中说:“我们这次前来日本访问,一方面是为了互换条约批准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对过去为两国的友好事业作出努力的老朋友表示感谢。我们始终怀着感激的心情记着田中先生就任首相时签署了中日联合声明。”

“您的这次来访,是日中关系的新起点,所以受到全日本国民的欢迎。我等了6年,这一天终于来了。”田中角荣动情地说,“我见到您,心情就同与已故的周恩来总理会谈一样。”

提起田中角荣的那次访问,不禁勾起邓小平对往事的回忆。邓小平略带遗憾地说:“那时,我在离北京很远的地方,没能见到您。”

会谈中,邓小平还满怀深情地说:“我们对于过去的老朋友是不会忘记的,这是东方人特有的感情。今天我们就是同老朋友叙旧。”

邓小平还热情邀请田中和在座的前任官房长官二阶堂进再次访问中国。在会见结束时,邓小平向田中赠送了一套中国茶具和文房四宝。在这个砚台的背面,刻着周恩来总理年轻时代留学日本手书的著名诗篇《大江歌罢掉头东》。田中则向邓小平一行的夫人们赠送了介绍日本插花艺术的图书《传统之美》。

随后,田中陪同邓小平一行来到田中家的庭院中的草坪上合影留念。

邓小平的来访,让田中备感兴奋,事后他对记者说:“邓小平富有幽默感。”并说,“要是日本人也有幽默感,那就好了。”

告别田中角荣后,邓小平在10点45分来到大仓饭店,拜访大平正芳。

大平正芳的名字开始为中国人所熟悉是在1972年。当时他任田中内阁的外务大臣,曾陪同田中角荣首相访问中国,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在60年代他曾任日本池田内阁的官房长官、外务大臣。1974年1月,大平正芳代表日本政府与中国政府就缔结《中日航空协定》达成协议,并签署了《中日贸易协定》。1976年底他出任自民党干事长,积极推动中日友好关系的发展。在福田内阁时期,他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不遗余力。

一见面,邓小平就说:“昨天已经见过面,今天是来正式拜会。”

“阁下不忘老朋友,特地来看望,十分感谢。”大平正芳感激地说道。

邓小平说:“今天是为了表示感谢而来。1972年阁下和田中前首相一起访华,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为发展中日关系开辟了道路。签订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我们感谢福田首相的决断,同样也要感谢田中前首相和大平正芳外相。”

大平正芳说:“中国经济建设取得很大发展。我对日中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关系的顺利进展,感到由衷的高兴。期望通过副总理阁下的访日,使两国关系进一步飞速地发展。”

这是邓小平和大平正芳的首次正式会见,亲切友好的谈话如同老朋友的叙旧。会谈中,大平正芳对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对日中友好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日本在北京有两个大使,我认为在佐藤大使之外还有一位大使,非常有魄力。”大平正芳一边说一边指着在座的廖承志说,“廖先生是老朋友了,见了他就好像到北京出差似的。”他还说:“廖先生是中国人,但日本话讲得比我好。”

邓小平马上指着廖承志风趣地说:“他从小学就在这里读书,一直到中学。在中国他是高级知识分子,在日本是小学生。”

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

“今天来是叙旧,这是我们东方人的感情,欢迎阁下方便的时候访华,看看中国的情况。”邓小平向大平正芳发出了邀请。

“我也希望尽早有机会访华。”大平正芳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大平正芳还谈到了在座的黄华外长。他说:“以前我以为黄外长是一位可怕的外长,其实是很和蔼可亲的。中国有勇气,在联合国公开发表自己的外交政策,令人佩服。”

邓小平说:“你们不方便讲,我们可以讲,1974年特别联大的时候,我就讲了‘谬论’。”

邓小平的话再次引起了全场的笑声。

几个月后的1979年1月28日下午3点,邓小平乘坐波音707客机赴美访问飞临日本上空时,想起了这位老朋友大平正芳。当时的大平正芳刚刚当选为日本自民党总裁和内阁总理大臣不久。邓小平给他发了一封电报:“一周后,从美国回国时,计划在贵国逗留。我为那时能同阁下及其他日本朋友交谈而高兴。”2月7日,当邓小平一行结束对美国8天的正式访问,乘专机飞抵东京羽田机场,如约在日本首相官邸同大平正芳会谈。邓小平向大平首相通报了访美情况,并就共同关心的国际形势、亚太地区以及双边关系等问题广泛地交换了意见。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再次邀请大平正芳首相在方便时访问中国。这一年的12月5日,大平正芳首相和夫人应邀访问中国。大平首相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第一位踏上中国国土的日本首相。12月6日上午,邓小平会见了大平正芳首相一行。

在拜会结束之后,邓小平真是马不停蹄,在24日上午,接着前往日本国会议长接待室,对众议院议长保利茂和参议院议长安井谦进行礼节性拜访。

一见面,两位议长都对邓小平的来访表示欢迎,并给予高度评价。

保利茂说:“我迎接阁下一行,深切感到,日中两国间的和平友好关系不只是空喊,而是具有实际内容的。”

安井谦说:“过去的日中关系未必都是幸福的。但是,日本以第二次大战的结局为转机悔过自新,作为和平国家投入了新的建设。作为最后的总结,缔结了日中条约。”

对两位议长的讲话,邓小平表示了感谢,并幽默地说:“诸位都是老朋友,彼此都是老相识。今天的好天气就象征着两国之间的未来。”

之后,邓小平在日本国会会见了日本社会党、公明党、民社党、新自由俱乐部、社会民主联盟和共产党等6个在野党的领导人。

邓小平对新自由俱乐部的代表河野洋平亲切地说:“你还记得我们在北京见面时说过的话吗?为了中日友好,需要太平洋的稳定,所以我牢牢地记住了你的名字——洋平。”他还说:“请你永远不要改自己的名字。”

邓小平的幽默诙谐让河野洋平一开始还有些不知所云的诧异。

邓小平就又解释说:“太平‘洋’和‘平’是我最大的希望。”

河野洋平这才恍然大悟,十分感动。对百忙之中的这位中国领导人还记得去年秋天自己访问中国时说的话还记得如此清楚,河野洋平不禁对邓小平投来尊敬的目光。事后他对记者说:“还是邓小平善于掌握人心。”

在短短的15分钟恳谈中,邓小平引用中国的徐福东渡日本寻求长生不老之药的传说,轻松地把话题一转,说道:“听说日本有长生不老药,这次访问的目的,一是交换批准书,二是对日本的老朋友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三是寻找长生不老药。”

邓小平话音一落,议长室内就爆发出热烈的笑声。

邓小平接着补充说:“日本早有蓬莱国之称,听说有长生不老药。这次访日,也是为了得到它。或许没有长生不老药,但是我想把日本发展科学技术的先进经验作为礼物带回去。”

邓小平的幽默一下子让恳谈的氛围中充满了“药”味。

公明党的竹入委员长说:“最好的药不就是日中条约吗?”

民社党的佐佐木委员长说:“日本正处于药物公害,最近对中国的中草药评价很好。”

邓小平接过话头说:“由于山区开发,草药也不大容易弄到了。所以,最近在进行人工栽培。”

恳谈结束后,保利茂和安井谦在众议院举行盛大的室外酒会,款待邓小平一行。300多名日本国会议员用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对邓小平的来访表示热烈欢迎。

保利茂议长代表众参两院致欢迎词说:“邓小平阁下的访问,是揭开两国新时代之幕的第一步。”

邓小平在祝酒词中代表叶剑英委员长转达了中国人民对日本人民的诚挚问候和良好祝愿,并对为中日友好做出贡献的人们表示感谢,他还强调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了,但是我们的任务并没有结束,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任重道远。在座的各位都是日本的政治家,肩负着日本国民的重托。我们愿意同各位一起,再接再厉,为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各项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两国的睦邻友好关系和各方面的交流,为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而共同努力。”

酒会结束时,邓小平端着酒杯来到保利茂议长的身边,说:“我俩一起走走。”

这时许多议员也都跑过来“祝贺”。

保利茂对邓小平说:“这些议员都为国会通过日中和平友好条约作出过努力,他们都是中国的好朋友。”

邓小平笑着说:“看见这么多朋友,我非常高兴。”

保利茂说:“我想带这些议员到中国与您见面。”

邓小平高兴地说:“欢迎,欢迎!”

大家开开心心地畅所欲言,酒会始终洋溢着亲切友好的氛围,真是欢欢喜喜。参加酒会的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对外相园田直亲切地说:“今天又是老邓唱主角。”

邓小平在国会受到了日本众参两院的欢迎是热烈的,也是坦诚的。

中国人不忘老朋友,饮水不忘挖井人。下午5点半,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又在下榻的赤阪迎宾馆亲切会见了已故的日本友人——前首相片山哲、前社会党委员长浅沼稻次郎、前农相松村谦三、前首相石桥湛山、前企划厅长高崎达之助、前邮政铁道相村田省藏——的家属,对为中日友好做出贡献的前辈表示感谢,对他们的亲属表示慰问。

邓小平首先抱歉地说:“饮水不忘挖井人。本来应该到大家的家中去拜访,但因为没有时间,所以就请大家到这里来了。”谈话中,邓小平两次引用周恩来总理在中日邦交正常化时跟日本友人说的民谚“饮水不忘挖井人”。

邓小平说:“松村谦三、高崎达之助、石桥湛山、浅沼稻次郎、片山哲、村田省藏等各位先生都是有远见的政治家,也是挖井人。在中日两国关系尚处于不正常状态的时候,他们就坚信两国关系一定要正常化,他们不惧艰难不怕压力,为中日友好事业进行了不懈努力,有的朋友为此贡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当邓小平讲到这里时,坐在他右边的片山哲先生的遗孀83岁的菊江女士摘下眼镜,用手帕擦起了眼泪。坐在他左边的浅沼稻次郎先生的遗孀74岁的京子女士也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邓小平看着这动人的场面,动情地说:“诸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亲属,当然也是中国人民的亲戚。你们有的已经是为中日友好努力的第二代、第三代了,从你们身上,使我更加坚信中日两国人民一定会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我欢迎你们多到中国去看看,常来常往,像走亲戚一样。同时,我也请你们转达我对没有出席今天会见的老朋友的家属们的慰问和感谢!”

邓小平一腔肺腑之言温暖了日本朋友的心。村田省藏的大儿子、61岁的村田震一先生感动地说:“父亲去世已经20年了。尽管如此,你们还没有忘记我们,把我们请来了……”

这天晚上,邓小平在出席日本国际贸易促进会和日中协会等10个友好团体举行的盛大欢迎酒会上,再次发自肺腑地说“饮水不忘挖井人”,再次赢得了日本人民的欢呼和掌声。

而在这天的下午,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在川又克董事长和石原总经理的陪同下,抽空参观了日产汽车公司神奈川县座间市的日产工厂。在这里,邓小平和夫人乘坐电动汽车,通过麦克风听取工厂厂长末松先生的介绍,参观了以设备最新引以自豪的车体工厂和组装工厂。

当在车间看到48个产业机器人在依次焊接车体,自动化程度达到96%的时候,邓小平兴奋异常,一边仔细查看一边不停地感兴趣地问道:“这里的工人都受了什么教育?”“零件都是在公司生产的吗?”“工人的工资有多少?”当邓小平来到组装工厂时,他了解到这个工厂比中国最先进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的人均年产量竟多出93辆!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参观结束的时候,邓小平在日产广告馆答谢时,发表了即席讲话。邓小平说:“我懂得了什么是现代化了。欢迎工业发达的国家,特别是日本产业界的朋友们对中国的现代化进行合作。这也将加深两国的政治关系。”

当工厂摆好钢笔和纸请邓小平题词留念时,邓小平却欣然要求用中国的毛笔挥笔写下了“向伟大、勤劳、勇敢、智慧的日本人民学习、致敬”的题词。卓琳也挥笔题词。邓小平夫妇一起为日产公司题词,让日本朋友受宠若惊,说:“这真是了不起的纪念。”

随后,日产公司向中国政府赠送了一辆最高级的价值380万日元的“总统牌”轿车。邓小平则向日产公司赠送了一幅吴作人的熊猫画。

在第二天与日本经团联合会会长土光敏夫谈话时,邓小平强调他将致力于中国的生产管理现代化,坦率地承认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比世界落后20年。

“一定要抓管理。”“不能只是生产东西,还要提高质量,严格地进行管理。”邓小平说,“中国荒废了10年,在此期间,日本和其他国家进步了,因此,里外落后了20年。”

这次会见,邓小平给向来沉默寡言严肃谨慎的土光敏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对邓小平油然而生一分敬意。他甚有感慨地说:“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他说中国还很落后,必须进行学习,必须向先进的日本学习这种谦虚态度和对于实现现代化的坚强决心。从历来的中华思想来说,这是不可想像的。”

午餐会后,土光敏夫又对他后来的继任者稻山嘉宽说邓小平是一个“坦率,不拘束的人”。稻山嘉宽也说:“越是有信心的人,就越灵活,不拘泥于小事。在日本逗留期间的日程,邓先生也只就根本的问题说了话,后来一丝不差地听外务省安排日程。听说迄今为止还没有过这样的公宾,而且是一位有肚量的人。因为有信心,所以谦虚。”

26日上午,邓小平在稻山嘉宽的陪同下,参观日本的钢铁大本营——新日钢铁公司君津钢铁厂。而日本现代钢铁业的创始人稻山嘉宽正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他还担任日中经济协会会长。参观之后,邓小平与这位日本“钢铁帝王”立下了君子协定,一定要把中国的宝钢建设得比君津钢铁厂更好。

在大阪,邓小平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参观了松下彩色电视机生产线,并与有“经营之神”称号的83岁的松下幸之助先生进行了长达20分钟的交谈。邓小平说:“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很多,希望松下先生和各位给予援助。”邓小平的意思是希望在电子技术设备方面支持中国。松下幸之助愉快地回答说:“我们什么都传给你们。”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26日下午,邓小平夫妇一行在园田直外相和驻华大使佐藤的陪同下,乘新干线“光-81号”超特快列车前往日本关西地区访问。在时速高达210公里的列车上,邓小平感慨地说:“很快,就像风一样快。有一种被人从后面鞭打,被人追赶的感觉。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快跑!”

在关西,邓小平冒雨登上岚山,缅怀周恩来总理。

在关西,邓小平来到与中国西安结成“姊妹城市”的奈良,参观了公元763年由唐朝鉴真和尚建立的唐招提寺,邓小平还邀请鉴真和尚回国和森本长老访问中国。

在关西,邓小平受到了日本人民的热烈欢迎,所到之处尽是歌声和掌声……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