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者的赞歌:屠夫变身汉族保护神

+

A

-
2017-07-03 22:43:28

五胡乱华,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十分特殊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少数民族政权最多,民族关系最为复杂的年代。

在这个年代,匈奴、鲜卑、羯、羌、氐的塞外游牧民族趁八王之乱占领中原地带,使得晋王朝不得不“衣冠南渡”,逃离原本的家园,从黄河流域向长江流域迁徙。

这本是时代的悲哀,然而一个英雄在网络中崛起,被称为汉族的救星:冉魏国的开国皇帝冉闵颁布《杀胡令》,以一国之力驱除百万胡人,无数原本屠刀砍向汉人的胡人尸首永远留在了中原大地,尽显汉族雄风,威慑五胡,莫敢动弹。

这是极其荒谬的,这个被称为汉族保护神的英雄,手中沾满了各族人民的鲜血。

《晋书载记第七》记载: “闵字永曾,小字棘奴,季龙之养孙也。父瞻,字弘武,本姓冉,名良,魏郡内黄人也。………勒破陈午,获瞻,时年十二,命季龙子之。骁猛多力,攻战无前。历位左积射将军、西华侯。闵幼而果锐,季龙抚之如孙。………季龙之败于昌黎,闵军独全,由此功名大显。”

根据史书记载可知,冉闵的父亲冉瞻(后改名石瞻)是汉人,原乞活军陈午部下,随陈午投降石勒。在十六国中后赵的国君羯人石虎的部下担任将领,并成为石虎养子,于是改姓石。石瞻在咸和三年(328年)石虎和前赵刘曜部队交战中被刘曜部队杀死于新绛,但记载并无明确说明这位战死的石瞻便是冉闵之父。

不论这位战死的是谁,石瞻成年后有子石闵,两代人都生长于胡人中,而石闵还深得石虎喜爱,“抚之如孙”。在石瞻还为了石氏后赵殒命后,继承了乃父军事才能的石闵颇受石虎重用。


五胡十六国时代形势图(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当时羯赵政权统一了当时北方大部分地区,唯有凉州的张氏凉国,和辽西辽东的慕容氏燕国,仍尊奉东晋为正统,与之相抗。

公元338年,石虎亲率数十万赵军攻打慕容氏,劳师远征,久围不克,被迫撤军。燕国将慕容恪率二千骑奔袭撤退中的赵军,石虎以下各军弃甲溃逃,被燕军斩首三万余级;只有石闵治军有方,一军独全,自此功名大显。次年,石闵受命率万人,与石鉴、李农等五人分五路攻晋,在沔阴之战中,石闵击败晋军,杀死晋将蔡怀。

公元349年,羯赵原东宫卫将梁犊起兵,拥众十余万,连克长安、洛阳,石虎倾全国兵力方将其镇压,是役石闵颇立战功,威名更盛,赵国的一众胡汉诸宿将对他亦多忌惮。

但很快变故来了。这一年,石虎病死,其幼子石世即位。石闵支持石虎另一子石遵起兵,夺得皇位,引发各拥众兵的石虎诸子不满,纷纷起兵争位,造成后赵大乱。

石闵支持石遵是以立冉闵为皇储为条件的,石遵在当上皇帝后却食言立石衍为皇储,任石闵为中外诸军事、辅国大将军、录尚书事。石闵不满引而不发,又打败起兵讨伐石遵的沛王石冲。

不过拥护石遵的孟准等人都劝石遵诛杀石闵,石遵便与其兄石鉴及母亲郑樱桃商议,郑樱桃认为石遵之所以能够即位,石闵有功劳,不可杀他。会后,石鉴将此事密报石闵。石闵遂协同汉族将领李农和王基遂推翻并诛杀郑樱桃与石遵,改立石鉴。石遵被杀后,因为胡人激励的反抗,石闵尽杀胡人军队及百姓十几万,中原地区开始大乱。

石鉴继位后,加封石闵为大将军,封武德王,并掌控大权。不过石鉴也走上了石遵的老路,不过做法要比石遵聪明。他指使石苞及中书令李松、殿中将军张才等在琨华殿诛杀石闵和李农,但谋杀失败,石鉴杀掉石苞和李松灭口。还没等石鉴进行下一场诛杀,石虎的另一个儿子石祗在襄国起兵,联合羌族姚弋仲、氐族蒲洪,发兵诛讨石闵、李农。石鉴下诏派兵讨伐石祗,大军外出,邺城空虚,石氏宗室的中领军石成、侍中石启、前河东太守石晖密谋趁机杀死石闵和李农,谋杀计划又一次失败,反被石闵和李农杀掉。

此后,羯族将领孙伏都秘密集结三千多羯族士兵企图杀石闵,故带随三十个甲士前往劫持皇帝石鉴,并向其宣称李农等人要造反。在石鉴的支持下,孙伏都攻打石闵和李农,结果突袭失效,未能成功,只得退回皇宫。石鉴因而骑马去向石闵和李农宣称孙伏都要造反,于是石闵纵兵直入,血洗宫禁,不仅孙伏都连同党羽数千被屠,同时屠杀城内“六夷”二十几万(主要为凶奴和羯族,还包括部份羌、氐、鲜卑、巴氐等),将这些尸体全部拿去喂给了石虎养的野兽。

在平定所谓叛乱后,石闵宣布六夷胡人有敢持兵器的一律斩首,于是出现胡人逃亡的现象。为安抚人心,石闵宣告“近日孙、刘构逆,支党伏诛,良善一无预也。今日已后,与官同心者留,不同者各任所之。敕城门不复相禁”,如果是“赵人百里内悉入城,胡、羯去者填门”。石闵认为胡之不为己用,班令内外:“赵人斩一胡首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官悉拜牙门。”,一日之中,斩首数万。屯据四边的各镇,也根据冉闵命令四处捕杀羯胡。这就是所谓“杀胡令”。

之后,石闵改国号为卫,废弃石姓改姓李。石鉴密遣宦者赍书召张沈等密谋反李闵,宦者告之李闵、李农,二人驰还,废石鉴杀之,并诛石虎孙三十八人。此后李闵自称帝,改国号魏。过一个月,李闵恢复自己祖父和父亲少年时的冉姓。建都于邺城(今河北邯郸市临漳县城西南20公里邺城遗址),改年号永兴。冉闵遣使临江告东晋:“胡逆乱中原,今已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由于冉闵已称帝,加上之前曾参与攻打东晋的战争,结果东晋朝廷没搭理他,史书记载“朝廷不应”。

因为对胡人的屠杀,在冉闵建国后,一向不和的胡族联合起来攻击他。冉闵与各胡组成的联合部队在中原无休止的混战。史载:“立过三年,无月不战”。不得不说,冉闵的军事能力过于优越,在长期的混战中,他总是以少胜多,但这样的连年混战对平民百姓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晋书·卷一百七·载记第七》曰:贼盗蜂起,司、冀大饥,人相食。自季龙末年而闵尽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青、雍、幽、荆州徙户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诸夏纷乱,无复农者。

最终,在连年混战中,无法得到休养生息的冉闵被鲜卑慕容儁擒住,斩于遏陉山。

碍于当时情势混乱,史书记载可能有所疏漏,但综观冉闵一生,他的几次杀胡都与保卫汉族没有什么关系。这样一个战争狂人竟然在千年后的网络上被民族主义者歌颂为汉族保护神,也是咄咄怪事。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