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秘闻:从监狱走出的老山一等功臣

+

A

-
2017-06-30 09:19:07

1984年9月10日,《解放军放》第二版发表报道称“有严重过失的某部四连战士傅秀亮,在收复老山战斗中第一个跃进第一道堑壕,毙敌三名,缴获重机枪、冲锋枪各一支,荣立一等功。”不为人知的是,不久之前,他还被送上军事法庭,被判入狱。本文选自腾讯网,作者佚名。


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中国士兵(图源:VCG)

傅秀亮是贵州省镇远县人,生于1963年。1981年,傅秀亮从家乡入伍,被分到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40师118团2营4连服役。

傅秀亮有文化底子,到部队后勤学苦练,军事技术进步很快,入伍不到一年就受到四次连嘉奖和队前表扬。连里很重视傅秀亮,把他定为首批入团发展对象,并准备送到师教导队参加培训。然而傅秀亮毕竟年轻,一时骄傲了,连续犯了些低级错误。如不请假就擅自外出、文化低的战友向他请教时被推诿、班长找他谈话时被抢白,甚至私自动用枪支打鸟,严重违犯了组织纪律。连长、指导员批评了傅秀亮,叫他认识自己的错误,没想到傅秀亮还赌上了气。一来二去,傅秀亮入团的事情告吹,去教导队培训也被取消了。

祸不单行的是,傅秀亮没能及时认识自己的错误,反而变得情绪消沉,并没有收敛违纪行为。结果他在一次军民电影晚会会场里擅自玩弄枪支,造成突然走火,致使战友和群众一死两伤。他被军事法庭审判,判处在军区看守所劳动改造一年半。

傅秀亮从光明跌入黑暗,真是追悔莫及,情绪几近崩溃,多日痛哭流涕。看着这样一个好苗子要自毁了,很多人都着急了,纷纷伸出了手。从部队领导到战友,从他的父亲到女朋友,从驻地群众到死者亲属,都找傅秀亮谈话、写信,要他认真吸取教训,积极改造自己,好早日站起来。在80年代那个充满积极向上正能量的理想主义时代中,这一切都化作了无穷动力,激励着傅秀亮重新振作,浪子回头。终于,经过努力劳动改造后,傅秀亮提前一星期结束服刑,走出了军区看守所的大门。

部队没有抛弃傅秀亮,他又回到了4连。在连干部和战友的鼓励帮助下,傅秀亮从头做起,在连后勤管菜地,进炊事班搞伙食,他都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获得了上上下下的好评。又一次老兵复退工作开始后,傅秀亮本已3年期满可以退伍回家了,但他不愿意离开部队,多次向连党支部请求留队超期服役。经过前后15次写决心书和口头保证后,连队党支部终于批准了他的请求。当时团机关某部门领导担心傅秀亮再惹什么事,特意找4连干部问话。连长和指导员异口同声的保证:“连党支部相信傅秀亮能干好,再出什么事我们负责!”

1984年2月中旬,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40师及配属部队秘密向云南老山边境开进,准备参加对越拔点还击作战。行前傅秀亮担心被留下看守营房,便咬破手指写下血书,坚决要求参战杀敌。他还第一个向连党支部递交请战书,极力表白自己的赤胆红心。终于,他被允许随部队开赴边境参战。在战前驻训期间,傅秀亮不甘心随炊事班当二线,又多次向连领导请求到一线班排去。连长、指导员被傅秀亮感动了,同意将他调到准备当尖刀班的2排4班参战。傅秀亮重新操起了久违的步兵武器,他抓紧时间刻苦训练,比别人多下工夫,身体素质和军事技术都恢复得很快。

师作战任务下来后,118团奉命担负主攻老山的任务。该团2营在解放战争中立下很多战功,以擅打阻击战而闻名,曾获得纵队司令员陈赓发给的“钢铁防线”奖旗。4连同样在历史上战功赫赫。1944年第一次青浮战役霍寨堡战斗中,该连荣获太岳纵队奖给的锦旗。1948年淮海战役中,该连参加阻击和围歼国民党军黄维兵团的战斗,荣获中野第4纵队奖给的“阻击英雄连”锦旗和第4纵队11旅奖给的“攻如猛虎,守如泰山”锦旗。1949年参加南下大进军,该连又荣获第14军40师奖给的“千里进军模范连”锦旗。不过,在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2营担负穿插敌后切断老街越军退路的任务,因尖刀4连未能坚决执行上级命令而导致老街之敌一部逃脱,全营在战后都感到有些抬不起头来。这次主攻老山,118团团长刘永新特别安排2营从距老山主峰最近的右翼发起助攻,也是想让2营打个翻身仗。2营指挥员根据战斗任务确定了部署:以5连担任直插主峰的尖刀连;6连攻打50号高地,断敌退路,阻敌增援;4连为营预备队,随5连后跟进,随时准备加入战斗。4连没能捞到当尖刀连的任务,全连上下都嗷嗷叫,但也只能服从命令,谁让当年表现不佳呢。

战前进行动员时,团长刘永新、代政委黄宏先后到各连看望了指战员。来到4连时,黄宏政委知道有个刺头兵傅秀亮,就特意走到傅秀亮面前笑着说:“要打仗了,就看你的了。”傅秀亮非常激动,身体一挺说道:“请首长放心,送炸药包、堵机枪眼,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刘永新团长听了很高兴,也走过来拍着傅秀亮的肩膀说:“好样的!拿下老山主峰,我请你喝酒!”傅秀亮响亮地答道:“决不辜负首长的期望!”

1984年4月28日拂晓,老山收复作战打响了。在临战的前几天,傅秀亮突然患了腹泻,折腾得身体非常虚弱。但他小病不下火线,坚持跟着连队参战。当部队秘密向边境战区开进时,道路崎岖难行,傅秀亮在行军途中几次晕倒,每次醒来后都咬牙继续跟随连队前进。班长知道他病了,想要过傅秀亮身上的枪支和背包自己背。然而傅秀亮不但不给,反而把班里携带的唯一一枚16斤重的反坦克地雷抢过来背在身上,一直坚持走到了冲击出发位置。

战斗打响后,4连跟在尖刀连5连后面,一路经21号、52号高地向老山主峰推进。老山主峰地势很陡,防守越军集中火力封锁了前沿通道,纵深的敌人炮兵也不断打来炮火支援主峰。5连在极为不利的地形上奋勇向上仰攻,伤亡很大。副连长张大权带领尖刀排连续发起冲击,反复与敌人进行争夺。激战中张大权的左腿、左腕、腹部相继受伤,肠子流出,他用三角巾和腰带将肚子勒住,把机枪背带挂在脖子上,用右臂夹着机枪扫射,继续向敌人冲击,场面非常壮烈。

由于5连多次攻击受挫,2营营长李先文命令5连调整组织,并令营预备队4连加入战斗。接到命令后,4连于5连右翼加入战斗,从南侧协同5连并肩向主峰发起突击。主峰残余越军依托地堡、坑道、掩蔽部拼死顽抗,东侧50号高地之敌也以侧射火力支援主峰,双方艰难地争夺着主峰上的每一寸土地。4连冲击时因地形狭窄,只有一条巡逻道可利用,兵力展开困难,遭到主峰、50号高地之敌和纵深越军炮火的猛烈袭击,伤亡较大。打主攻的2排连续三次冲击都未奏效,傅秀亮所在的尖刀4班伤亡大半,班长牺牲,副班长负伤。打助攻的3排伤亡也不小,排长高岗林牺牲。刘永新团长接到报告后,命令4、5连组织火力,调整部署,继续向主峰西侧和南侧攻击。

战斗中,傅秀亮也被敌人投来的一枚手榴弹击中,万幸的是,这是一枚哑弹,让他捡了一条命。看到战友们接连伤亡,傅秀亮怒火满腔,端着冲锋枪再次一马当先冲了上去。他机智灵活地沿着巡逻道旁的草丛和残破的树桩迂回向上前进,终于接近了越军的第一道堑壕。这时堑壕里正有两个越南兵在卖力地向山坡下投弹。傅秀亮端枪就打了一个点射,结果没打着,反而遭来了敌人的火力反击。傅秀亮急忙翻身滚入草丛,总算躲过了敌人的枪弹。就在此时,4连又组织了一次强攻,集中全连火力压制主峰守敌。傅秀亮抓住机会勇猛冲上去,直趋堑壕边,用冲锋枪向里边猛烈扫射。堑壕内的几个越军被4连的火力压得晕头转向,不敢再战,转身逃向山顶。傅秀亮正要往上追击,从阵地另一侧又杀上来一股人马,冲在最前边的便是盘肠吊臂坚持战斗的5连副连长张大权。他们会合后简单分了一下工,又分别沿堑壕两侧继续追打敌人。

傅秀亮沿左侧堑壕搜索前进,在一个拐弯的突出部发现越军一个重机枪火力点。敌机枪手也发现了傅秀亮,赶忙要掉转枪口,却被傅秀亮先发一梭子弹结果了性命。随后傅秀亮换了一个弹匣又向上摸去。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坑道口,里边突然冲出一个越军,差点撞上傅秀亮。说时迟,那时快,傅秀亮身子往壕壁上一靠,举枪先敌开火,当即击毙了这个敌人。接着他又往坑道里投了两枚手榴弹,以绝后患。傅秀亮继续向上搜索,快接近主峰顶部时,又同一个越军突然遭遇。傅秀亮已经打出了经验,身体熟练地向后退了一步,同时举枪一个点射,干脆利落地一击毙敌。尔后傅秀亮一鼓作气冲上了主峰顶部,发现山坡另一侧有不少越军正向山下逃跑。他举枪猛烈扫射,追着敌人屁股打,直到打光了子弹,也没数打倒了多少敌人。

越军虽然丢掉了老山主峰表面阵地,但有不少残余之敌躲进暗堡、盖沟和短洞中负隅顽抗,阵中激战仍在持续。4连、5连各分队互相配合,展开搜剿打洞战斗。5连副连长张大权拖着重伤的身体追歼残敌,后在主峰顶部被躲藏在暗堡中的越军击中,壮烈牺牲。傅秀亮也和战友们共同奋战,逐壕逐洞清除阵地上的残敌。为加快进攻速度,刘永新团长和黄宏政委又将3营预备队7连拉上去,协同4连、5连围歼主峰残敌。经过前后5个多小时的艰苦战斗,终于攻占了老山主峰阵地。

战后,傅秀亮被上级荣记一等功。由于他的个人经历比较特别,是一个值得挖掘的好题材,因此引来了很多记者、作家采访。傅秀亮总是多说部队的英勇奋战,战友的壮烈牺牲,他特别推崇英勇献身的张大权烈士,而对自己的贡献说得很少。在谈到他的生活和战斗经历时,傅秀亮动情地说:“我们战士的道路,正像这通向老山主峰的路一样,有艰难和曲折,也有光荣与自豪!”

编辑: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