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中国哪座城墙被埋下9200公斤炸药

+

A

-
2017-06-26 17:44:05

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本文摘自:《党史博览》,作者:叶青松,原题《打运城攻临汾克太原,王新亭战功显赫》。

1945年10月,太岳军区对部队进行了调整,组建了野战军部队。1947年8月,太岳军区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和二十四旅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王新亭担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副政委是周仲英,参谋长是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是桂绍彬。

八纵于8月1日在山西襄陵县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仗就是打运城。

运城,是晋南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联结晋、陕、豫三省的纽带。守运城的部队有胡宗南指挥的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八师和第二〇六师各一个团,还有阎锡山部队一部,兵力有1万多人。

此前,解放军曾在运城打过一仗,未能打下。这一次,根据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徐向前的命令,王新亭率八纵二十二旅、二十三旅及十九军分区部队西出吕梁,开始二打运城。

二打运城,对于八纵来说,困难还是不少。论兵力,八纵只有1.2万人;论火炮,全纵只有两门山炮。但是,1947年9月10日八纵接到命令时,王新亭还是坚定地说:“困难不少,但条件还是很多的。一、有徐向前这位敢打恶战、善打恶仗的老领导指挥我们这次战役;二、我们纵队虽然新,但两个旅都有打正规战的经验;三、我们纵队独创的挖地道推进,以地道对地道的打法,敌人到目前为止无计可施。”

副政委周仲英说:“攻运城,务必充分周到准备,打有把握、有准备的仗,不打消耗仗,不轻敌。尤其对部队要深入发动,做好部队的反复战斗演练。”

正在部队紧张地进行战前演练之时,一条情报送到了王新亭的手中:国民党军从运城空运部队去临汾。

真是绝好战机。王新亭果断命令二十三旅迅速向运城逼近。


王新亭也是一名虎将(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0月2日拂晓,经过一夜急行军,二十三旅先行团抵达运城东北位置的塬王庄。“打!”团长立即命令炮兵连,向运城的羊驮寺机场开火,因为,那里有多架飞机正准备起飞。一发发炮弹落到停机坪上。顿时,火光四起。机长十分惊慌,丢下待机空运的国民党士兵,仓促升空逃跑了。

八纵占领了羊驮寺机场。至11月上旬,八纵对运城外围各据点像刨地瓜似的,一个一个全部拔掉了。运城成了孤城,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新亭正准备攻城之际,战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胡宗南调钟松指挥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增援运城。徐向前考虑再三,命令八纵撤围打援。结果虽然运城未破,但王新亭的八纵把钟松增援的三十六师两个团“吃掉”了。

运城未破不等于运城不打。因为解放军要解放山西全境,首先得打开运城这扇大门。因此,三打运城自然摆到了解放军将领的面前。1947年12月16日,徐向前命令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和王震指挥的二纵协同攻打运城。

这次攻打运城,毛泽东非常重视,亲自起草了批复意见:“一、同意你们打运城。二、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道,确保河南敌不能北渡,方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三、彭(德怀)张(宗逊)主力本月休整,下月上旬渭北出动。王震纵队须于该时西渡,勿误。”

第三次攻打运城,八纵又碰到了钉子。扫清了运城外围的障碍后,八纵两个旅的先头团攻城受阻。从12月16日晚发起战斗,到12月23日,整整一个星期,运城没有任何被攻下来的迹象。屋漏偏遇连阴雨。情报显示,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渡黄河,向运城增援。

“必须在援兵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将受重大挫折!”王新亭和王震商量道。

“是啊!这是第三次攻打运城了。我看,二纵也投入战斗吧!”接着,王震果断地说,“二纵和八纵在24日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都采取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只要一方突进去,撕开一个缺口,运城就能拿下来!”

“行!就这么定了。”王新亭想,多一个纵队兵力总比少一个纵队兵力强。

然而,战争胜负不取决于兵力多少一个因素。12月24日整整打了一天,攻城未果。

夜幕,如时降临。突然,王新亭的脑海里出现了前不久二十三旅打曲沃时地道爆破的情景:“何不一试地道爆破?”

王新亭从行军床上坐起来,擦了擦眼睛,看到王震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打盹。王新亭摇醒了王震,一同向二十三旅指挥所赶去。二十三旅指挥所设在离前沿1,000米的砖瓦窑里。

王新亭和王震等来到二十三旅,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紧急作战会议。王新亭说:“你们二十三旅有炸开曲沃城墙的经验,难道这次炸不开运城的城墙吗?”所有干部眼睛一亮。对啊,挖地道炸城墙啊!大家开始兴奋起来,高兴地交头接耳。王新亭提醒说:“挖地道是要时间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一天,错过一天,敌人援兵逼近了,必然影响攻城。黄旅长,有信心没有哇?”

黄定基旅长站起来响亮地回答:“有!我代表全旅指战员请战,有信心、有勇气,竭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

在这节骨眼上,黄旅长的态度更坚定了指挥员的决心。王新亭当即宣布:“挖地道炸城墙,开辟突击部队通道的任务,交给你们二十三旅。”

1947年12月27日黄昏,只听得几声巨响,运城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20多米宽的斜坡。八纵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同时登上了城头,控制了缺口。部队很快进入城内,展开了巷战。12月28日,运城宣告解放。

解放了运城后,徐向前立即命令王新亭率八纵攻打临汾。王新亭同样采取“挖地道炸城墙”的战术攻克了临汾。从1948年4月11日至5月17日,八纵二十三旅秘密挖掘了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装了9,200公斤的炸药,一举炸开了临汾城墙近40米的缺口,二十三旅指战员顺着缺口入城巷战一日,歼灭国民党军守军5,600多人。临汾解放,中央军委授予二十三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这是至今为止由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全军唯一的一个旅级单位。

王新亭打运城、克临汾之后,晋南全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接着,王新亭又率八纵激战晋中,拿下祁县、平遥、孝义、汾阳、文水、介休等14座县城,歼灭阎锡山部队10万余众。

1948年10月,王新亭又奉命攻打太原。太原战役是10月26日夜开始全线发起攻击的。参与战役的除了王新亭指挥的八纵外,还有徐子荣指挥的十三纵、刘忠和袁子钦指挥的十五纵及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彭绍辉、政委孙志远)共8万余解放军。

要想攻克太原,必须占领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这“四大要塞”。王新亭率领八纵的任务是:打下小窑头要塞。

然而,小窑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八纵在王新亭指挥下,从10月26日开始攻打,先后打了三次,前两次硬攻均告失败。最后,王新亭采取“滚桶式”战法(即前一支部队打一阵后休整,后一支部队接着攻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才打下了小窑头。被八纵俘虏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师师长戴炳南懊悔地说:“你们的战法变了,而我们还沿用前两次的战法!如果你们打法不变,那是打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的战法是‘狗咬吕洞宾’,就是放你们一条腿进来,然后狠狠地咬死!”

好一个“狗咬吕洞宾”。如今,小窑头阵地上的这条“狗”已被八纵打死,太原城外的“要塞”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离太原解放的时日不多了。

就在准备发起全线进攻太原时,中央军委果断下令暂缓解放太原。

中央军委在命令中说:“太原不宜过早攻下,因太原过早解放,在北平的傅作义会感到孤立,会自动放弃平、津、张、唐,向西或向南撤退。这样将会增加我军后续作战的困难。”中央军委的考虑是成熟的。解放太原的部队原地休整。

1949年2月19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周仲英任副政委,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七八师、第一七九师、第一八〇师。六十军归十八兵团建制。王新亭成了人民解放军六十军的首任军长和首任政委。

1949年4月20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总攻太原。王新亭率六十军和兄弟部队一起,在4月24日一举攻下太原城,4月25日,对外宣布太原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王新亭历任十八兵团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济南军区代司令员兼第二政委,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63年9月至1972年10月,王新亭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66年3月至1969年4月,兼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2年11月至1975年8月,王新亭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75年8月至1982年12月,王新亭为军事科学院顾问。1984年12月11日,王新亭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编辑:朱建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