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回归天命:李光耀之后何处去

+

A

-
2017-06-16 01:34:40

2017年6月14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妹妹李玮玲发布长达6页的声明,声称对李显龙失去信心,并提出多项指控。自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去世后,李氏家族长期积攒的矛盾公开引爆。

国际社会尤其是华人社会,在震惊之余,对于李显龙执政以来的对外政策不无诟病。细数新加坡的发展历程,对于资源、市场狭小的新加坡,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反对自由贸易,而中国逆势崛起扛起自由贸易的大旗,大力布局“一带一路”之际,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应该如何自处,不无担忧。


2003年9月16日,李光耀与家人庆祝80大寿。左二为李显扬、左四为李玮玲、左五左六为李光耀夫妇、右二右三为李显龙夫妇(图源:Reuters)

自由贸易成就新加坡

新加坡早年是英国殖民地,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英国在东南亚的统治中心,号称“东方直布罗陀”。1869年苏伊士运河开通后,随着全球贸易的迅速成长,新加坡成为世界主要贸易据点,新加坡港也成为世界最繁忙的港口之一。

然而,1959年李光耀上台执政时,新加坡失业率高达15%;1965年从马来西亚独立前,新加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虽位居东亚第三,但也仅为511美元,仅相当于欧洲富裕国家的20%到30%,实际仍属于贫穷的经济体。

独立后的新加坡正值国际制造业从欧美向东亚转移,李光耀秉承国家主导经济政策,吸引外资,承接转移的制造业,发展经济。从1960年代末开始,新加坡连续8年经济增长率超过10%。到1980年代初,新加坡已经与韩国、台湾、香港并称为“亚洲四小龙”,成为举世瞩目的新兴经济体。

1980年代,又值中国改革开放,同为华人社会的新加坡成为中国学习的榜样与对外开放的窗口。新加坡也将人口众多、市场广阔但缺乏资金的中国作为重要的投资目的地。李光耀多次访问中国,中国在设立经济特区前,邓小平也曾到新加坡考察。中国的改革开放,为新加坡提供了又一次经济腾飞的机会。

到1996年,据联合国统计新加坡在亚洲四小龙中,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排名第一,亚洲国家中仅次于日本,世界排名第五。新加坡港长期蝉联世界最繁忙港口,直到21世纪才被中国上海赶超。新加坡成为东南亚唯一的发达国家。

新加坡经济自由度长期位居世界前茅,2013年美国传统基金会与《华尔街日报》“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排名,新加坡名列世界第二。与此同时,2014年新加坡的外贸依存度高达262.8%,也就是说其进出口总额是国内生产总值的262.8%,其中进出口总额的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

可以说,自由贸易成就了新加坡。

纠结的外交

新加坡位于马来半岛最南端,也是亚欧大陆的最南端,扼航运要冲马六甲海峡南口,战略位置极为重要。与战略位置重要相对应的是,新家坡面积仅716.1平方公里,人口仅547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国。

更为重要的是,新加坡所处的亚太地区是世界上大国最为密集的地区,不仅有美国、俄罗斯、中国、日本等世界性大国,也有韩国、朝鲜、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地区性强国,小国新加坡如何自处很考验新加坡的政治智慧。

在李光耀主导下,新加坡实行均衡的外交政策。军事上引美军进驻,与美军紧密合作,以保障新加坡的国家安全,将美国视为其国家安全的支柱。尽管李光耀骨子里反共,早年曾严酷镇压新加坡共产党,但仍时刻关注红色中国。中国改革开放后,新加坡积极参与,一定程度上充当了中国改革开放政治、经济方面“导师”的角色。


1978年11月12日,李光耀在新加坡机场欢迎邓小平来访(图源:新华社)

公允地说,新加坡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有功的,其投资也获得了巨额的收益,尤其是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参加中国国有银行改革。淡马锡曾以50亿美元入股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民生银行。其中,淡马锡入股建行时市盈率仅为1.19倍,而2017年6月15日建行H股市盈率为6.6倍,也就说不包括分红,淡马锡什么都不用干就可获得5倍以上利润。淡马锡入股其他三家银行的市盈率与建行相差无几。2012年时,淡马锡一次出售建行、中行H股就套现24.5亿美元,套现后仍持有中行7.4%、建行3.72%的股份。

中国国企改革如此贱卖国有资产,在中国一直以来受到批判,但并不妨碍淡马锡获得暴利。此外,新加坡一边投资中国获得暴利,一边与台湾关系暧昧,常年派遣军队前往台湾训练,中国政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1990年两国建交后也默许了新加坡的这一举动。

然而,随着中国的日益崛起,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与美国在经济、政治等方面的矛盾不断显现,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夹在两国之间日子并不好过,但在李光耀的掌舵下,新加坡的平衡外交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尽管很多时候偏向美国更多一点,2009年李光耀访美时也曾呼吁美国积极参与亚洲事务,确保区域平衡。

李显龙转向美国

2015年,李光耀去世后,在其长子李显龙掌舵下,新加坡外交政策逐渐转向。一方面积极参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遏制中国的的“亚太再平衡”战略、TPP,积极介入中国与菲律宾等国的南海争端,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范”;一方面又声称对中国没有恶意,“每个国家都从中国的繁荣和发展中获得益处,并期待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引发中国的强烈不满。

中国不断传出对新加坡不利的消息:中国大力推行“一代一路”战略,在巴基斯坦投资建设瓜达尔港、马来西亚投资建设马六甲港、缅甸投资皎漂港,中国公司在泰国克拉地峡修建运河,似乎要绕开新加坡;2016年12月,新加坡前往台湾训练的装甲车在返回路经香港时被扣……

然而,当李显龙选择美国后,新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却给了李显龙一个下马威——完全抛弃前任的政治遗产,退出TPP、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反对自由贸易等等。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反而是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扛起了推动自由贸易、节能减排的大旗,赢得了世界舆论的赞扬。李显龙顿时一瞧踏空,进退失据。


2016年8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期间多次针对南海问题表态,被普遍理解为批评中国。图为访美期间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交谈(图源:VCG)

以至于,2017年5月23日新加坡《独立报》发表了一篇颇为有意思的文章——《为什么中国选择和马来西亚站在一起,而不是新加坡?》。次日,香港《南华早报》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已经发展到不再需要新加坡做榜样了吗?》的文章,指出“新加坡在国际政治上的表现并不能让北京满意”。

何去何从

李光耀在世时曾一直强调,“大象打架,脚下的草地必定遭殃。大象做爱,草地会伤得更重”,因此新加坡的态度是绝对不在大国之间选边站,因为不管怎么选,自己都没好果子吃,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是和大国做朋友。并称之为“世界上大多数小国的生存之道”。2017年3月,李显龙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谈时也表示,“如果新加坡被逼到在中美之间选边,那么这将是一件非常头痛的麻烦事。不管选哪边新加坡都是“输”。因此新加坡绝无可能像菲律宾那样,从一个阵营“跳槽”去另一个阵营。”

既然李光耀、李显龙都知道新加坡不能选边站,新加坡的现实也是经济上离不开中国、国家安全依靠美国,新加坡又何必要选边站?回顾历史,成就新加坡的是贸易、自由贸易,新加坡本质上是一个自由港,任何的选边站都会危及根本。环顾全球,欧洲的两大永久中立国瑞士、瑞典应该是新加坡的榜样,两国的“武装中立”使两国避免卷入了两次世界大战。作为一个李光耀眼中“有实力的小国”,新加坡完全有中立资本,唯一缺的是意愿。

相关阅读

“李氏王朝”反目 新加坡继承权之争

兄妹阋墙撕裂新加坡模式 李显龙该反思了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