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昭痛恨向毛泽东请罪:厕所比礼堂干净

+

A

-
2017-06-14 11:12:29

林昭对早请示晚汇报这种宗教仪式非常厌恶。每次“请罪”,她就去厕所,并说:“我觉得这个地方比那个地方(指请罪的礼堂)还干净一点。”被认定“恶毒诬蔑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她的被“从重、从快”处决与此有关。本文摘自1998年11月29日《文摘报》,作者闻昭,原题为《我将这一滴血,注入祖国的血液里》。


林昭生前留影(图源:浙江图书馆)

实难得的才女

林昭,苏州人,1932年生,原名彭令昭。据说因她特别爱读《红搂梦》,尤其喜欢林黛玉,因此改名林昭。1954年,她以江苏省“文科状元”的资格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编辑专业(后改为新闻专业)。

有一次,鲁迅夫人许广平到北大来同年轻人座谈。同学们争相发言,表达对鲁迅先生的敬爱。林昭突然发言:“请问,鲁迅先生要是活到现在,会怎么样?”幸亏许先生没有听清她的提问。

林昭在北大是有名的才女。1959年英美为苏伊士运河争端出兵进攻埃及,林昭在《光明日报》发表诗歌对埃及人民表示声援;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访华时,《中国青年报》连续发表了两首表示欢迎的诗歌,也出自林昭之手。

莫名其妙地被划为右派

林昭参加了北大诗社,经常在北大校刊和学生会主办的《红楼》刊物上发表诗歌散文,又为北大《自由论坛》编过墙报。后来诗社和论坛的许多人都被划为右派分子,林昭自然在劫难逃。

起初,林昭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响应党的号召说了些由衷之言竟然成了罪状?她曾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而未遂。后来她想通了,还开导同学说:“这场运动的性质、意义、后果,会对我们国家和历史有什么影响?对我们自己又有什么教训?我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但我一定要认真思考,寻求答案。”由于“态度恶劣”,她得到了劳动教养三年的处分。她不服,跑到团中央去责问:“当年蔡元培先生在北大任校长时,曾慨然向北洋军阀政府去保释被捕的学生,现在他们(指北大领导)却把学生送进去,良知何在?”

被当作现行反革命枪决

1960年春,林昭因病允许回到上海的母亲家中养病。她经常同几位同学谈论天下大事,认为南斯拉夫的情况与中国相似,有些做法可供中国借鉴。然而万万想不到被人告密诬陷,说他们组织进行反党活动。1960年,林昭被逮捕,判处有期徒刑20年。

这位性格倔犟的姑娘从不低头认罪,她用各种方式陈述冤情,表示抗议。她在一首《献给检察官的玫瑰花》的诗中,对不公正审判提出强烈抗议:

向你们,我的检察官阁下,

恭敬地献上一朵玫瑰花,

这是最有礼貌的抗议。

无声无息,温和而又文雅!

人血不是水,

滔滔流成河……

“文革”中,个人迷信活动愈演愈烈,“早请示,晚汇报”之风弥漫全国。上海监狱也兴起这种做法,叫“早请罪,晚请罪”。每到清晨和晚上,犯人们都要集中到监狱礼堂去请罪:“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罪犯某某某向您老人家请罪。”林昭对这种宗教仪式非常厌恶。每到“请罪”的时候,她就去厕所。她说:“我觉得这个地方比那个地方(指礼堂)还干净一点。”这句话可闯下了大祸--恶毒诬蔑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于是,林昭被“从重、从快”地处决了,时年只有36岁。

临刑前,她还咬破手指用鲜血写了《血与自由的献祭》一诗:

我将这一滴血,

注入祖国的血液里,

将这一滴血,

向挚爱的自由献祭。

揩吧!擦吧!洗吧!这是血呢!

殉难者的血,谁能洗得去?

林昭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被杀害的,无人知晓。她的尸体是由慈善机构送去火葬场焚化的,因此连骨灰也荡然无存。更为可悲的是,林昭被处决后,有人竟然去向她的母亲索取五分钱的子弹费。她年迈的母亲当场昏厥过去。不久,林昭的母亲自杀身亡。

林昭与张志新

可以告慰林昭的是:1979年,北京大学党委发出关于林昭错划右派的改正通知;1980年,上海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宣告林昭无罪。

遗憾的是:张志新死后被追认为烈士,而林昭呢?在林昭最后的判决书上,写的是因为林昭患有精神分裂症才得以免罪的。也就是说,并没有从政治上为她平反,这合理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