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一再重申的名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

A

-
2017-06-13 21:55:10

实现中国人民的共同富裕,是邓小平决策改革开放的基本动因。邓小平多次提出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强调这是为了实现共同富裕的一个必要手段。他认为,在中国这样一个贫穷落后、地域广大、千差万别的大国,共同富裕只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必须从国情出发。允许和鼓励一部分有条件的地区、一部分勤劳肯干、有经营能力的人先富起来,带动越来越多的地区和群众走向富裕,这是唯一正确的捷径。本文摘自中共新闻网,原载《总设计师邓小平》,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三编研部编著,贵州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


中共党刊《红旗文稿》2014年第24期文章《切莫误读邓小平》提到,邓小平先后14次提出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图源:新华社)

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正是为了带动越来越多的人富裕起来,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

——引自1985年9月23日邓小平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1978年12月,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这篇报告里提出了一个深刻影响中国的“大政策”。他说:“在经济政策上,我认为要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企业、一部分工人农民,由于辛勤努力成绩大而收入先多一些,生活先好起来。一部分人生活先好起来,就必然产生极大的示范力量,影响左邻右舍,带动其他地区、其他单位的人们向他们学习。这样,就会使整个国民经济不断地波浪式地向前发展,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比较快地富裕起来。”这就是后来他反复阐释的“先富”与“共同富裕”的理论。

邓小平之所以提出“先富”,主要是为了打破当时盛行的平均主义“大锅饭”,打破旧经济体制的禁锢,调动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从而实现共同富裕这一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这一政策不仅符合我国各地生产力发展严重不平衡的现状,也有利于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在商品经济尚不发达、客观条件千差万别、人们的能力和贡献有大有小的情况下,迅速增加社会财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因而,很快就被实践证明是一项正确的、符合我国基本国情的“大政策”。

然而,“先富”政策在改革开放初期取得重大成效的同时,也引来了不小的争议。对此,邓小平从保护改革、保护勤劳致富的原则出发,对一些争议给出了旗帜鲜明的回答。20世纪80年代初,安徽省芜湖市有一位个体户叫年广九,他制作的“傻子瓜子”销路很好,因此得以快速致富,并且开始雇工经营。有些人认为他赚了100万,搞资本主义,主张动他,对他进行罚没。消息传到邓小平那里,邓小平认为不能动。他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说是政策变了,人心不安,得不偿失,处理不当会影响改革的全局。

针对社会上对“先富”的一些非议,1986年3月,在会见新西兰总理朗伊时,邓小平又针锋相对地说道:“对这个政策有一些人感到不那么顺眼,我们的做法是允许不同观点存在,拿事实来说话。”他鲜明的支持态度,使“先富”政策得到了有力的推行。

之后,在邓小平的积极推动下,中共中央在一系列重要文献中,反复强调了“先富”政策的重要意义。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由于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产生的差别,是全体社会成员在共同富裕道路上有先有后、有快有慢的差别,而绝不是那种极少数人变成剥削者,大多数人陷于贫穷的两极分化。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是符合社会主义发展规律的,是整个社会走向富裕的必由之路。1987年,党的十三大再次肯定了“先富”政策的进步作用。

在鼓励“先富”的同时,作为一名全心为人民大众谋福祉的共产党员,邓小平也一再强调“共同富裕”。1985年9月18日,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他指出:“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正是为了带动越来越多的人富裕起来,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次年8月在视察天津时,他又说:“我的一贯主张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一部分地区发展快一点,带动大部分地区,这是加速发展、达到共同富裕的捷径。”这些朴素的话语坦露了他的心声: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同步富裕是不可能的,只有允许和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企业和一部分人依靠勤奋劳动先富起来,才能对大多数人产生强烈的吸引和鼓舞作用,并带动越来越多的人走向共同富裕。

在“先富”政策的推动下,中国经济取得了快速发展,到了20世纪90年代,随着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已经先富起来,邓小平关注和思考的重点随之转向了如何防止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上。1990年4月7日,在会见泰国客人时,他说:“中国情况是非常特殊的,即使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先富裕起来了,还有百分之四十九,也就是六亿多人仍处于贫困之中,也不会有稳定。中国搞资本主义行不通,只有搞社会主义,实现共同富裕,社会才能稳定,才能发展。社会主义的一个含义就是共同富裕。”1990年12月,在同几位中央负责人谈话时,他又告诫说:“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这表明,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邓小平已经在深入地考虑通过“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这个重大问题了。

关于“先富”带动“后富”的途径,邓小平曾作过一些设想。1978年底,他就指出:“在西北、西南和其他一些地区,那里的生产和群众生活还很困难,国家应当从各方面给以帮助,特别要从物质上给以有力的支持。”在他的推动下,国家有关部门加强了扶贫工作,切实支援落后地区的发展。1983年、1984年,邓小平还几次称赞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搞经济协作区和横向联合的办法,并推荐了上海市以雄厚的技术力量向周围地区辐射,带动苏南地区经济发展的事例。到了20世纪90年代,他开始考虑地区与地区之间如何在经济上互相带动的战略问题。1992年,在南方谈话中,他进一步阐述了由“先富”带动“后富”的途径。他说:“社会主义制度就应该而且能够避免两极分化。解决的办法之一,就是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支持贫困地区的发展。”“发达地区要继续发展,并通过多交利税和技术转让等方式大力支持不发达地区。”他表示相信,通过全国范围内的D?作和努力,“我们一定能够逐步顺利解决沿海同内地贫富差距的问题。”

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以带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这是党中央和邓小平根据中国的特殊国情,在经济政策和社会发展道路上所作出的战略选择,也是我国现代化建设战略步骤和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要我们坚持邓小平关于共同富裕的方针不动摇,不断探索,积极解决实际中的问题,共同富裕的道路一定会越走越宽。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