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连续五届任中共一把手

+

A

-
2017-06-02 12:08:47

陈独秀被毛泽东否定后,真实形象模糊了。他作为中共创始人之一,并连续五届担任中共中央最高领导职务期间的功劳,则更是很少为人提及。本文摘自2009年第3期《史学月刊》,作者马长虹,原题为《转变陈独秀评价的毛泽东讲话》。


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精神领袖(图源:VCG)

这里所谈的“毛泽东讲话”,指的是1945年4月21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预备会议上的报告。这篇报告与党的前后两个历史决议相联系,其发表、刊登以及修改,都至关我党对陈独秀的评价,不可不读。

1945年4月20日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党内若干重大历史问题作出的结论,成为此后几十年党史领域的准绳,而对于陈独秀的评价也一度是以《决议》中的定性为准的。《决议》第一次在党的文件中明确使用了“陈独秀投降主义”的提法,正式取代了此前“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的定性。陈独秀的真实形象,在人们的眼中模糊了;他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并连续五届担任中共中央最高领导职务期间的功劳,则更是很少为人提及,即使提及,也要加上种种限制语。

例如,秉承《决议》的精神,1951年胡乔木撰写的《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中是这样描述建党时期的陈独秀的:“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选举陈独秀担任中央的领导工作。陈独秀并不是好的马克思主义者。陈独秀在‘五四’运动以前和‘五四’运动中间以中国急进的民主派著名;当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以后,他成了有很大影响的社会主义宣传者和党的发起者。”其中“陈独秀并不是好的马克思主义者”一句话至关重要,让人感觉当时党是选错了自己的领导人。这个评价,在1991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中被删除了,整段话变为:“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陈独秀、张国焘、李达组成中央局。由于陈独秀是当时有很大影响的社会主义宣传者和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大会选举他担任中央局书记。”陈独秀对于建党的功绩得以肯定,当然与新时期开始后学术界的努力分不开,但本文所谈的毛泽东1945年这篇讲话的刊登,也许才是最终改变评价的关键。

1981年7月16日的《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毛泽东在1945年4月21日中共七大预备会议上所作的报告,题为《“七大”工作方针》。报告中关于陈独秀建党时的情况,毛泽东是这样说的:“关于陈独秀这个人,我们今天可以讲一讲,他是有过功劳的。他是五四运动时期的总司令,整个运动实际上是他领导的。他与周围的一群人,如李大钊同志等,是起了大作用的。我们那个时候学习作白话文,听他说什么文章要加标点符号,这是一大发明,又听他说世界上有马克思主义。我们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学生。五四运动,替中国共产党准备了干部。那个时候有《新青年》杂志,是陈独秀主编的。被这个杂志和五四运动警醒起来的人,后头有一部分进了共产党。这些人受陈独秀和他周围一群人的影响很大,可以说是由他们集合起来,这才成立了党。”“他创造了党,有功劳。”然而,虽然毛泽东的这篇讲话对陈独秀建党的功劳是高度肯定的,但对陈独秀的总体评价,依然是负面的。毛泽东在讲话中说:“北伐胜利,轰轰烈烈。可是这一时期的末尾一段,我们党搞得不好,出了一个陈独秀主义。后来,陈独秀反对我们,搞成托陈取消派,走到反革命方面去了。”

在1981年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陈独秀责任的定性,明确使用了“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的提法。这一提法直到2002年版《中国共产党历史》出版,才正式变更为“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去掉了“投降”二字,显然是考虑到陈独秀一生虽然数度被捕入狱,历尽坎坷却从未投降敌人的因素。对陈独秀在大革命中责任的判定较之以往也有重大改观:“在大革命后期,作为革命中坚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机关犯了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不懂得掌握政权和武装的重要性,不善于处理同国民党的关系,企图以妥协让步和束缚工农运动等消极措施拉住即将叛变的同盟者。”在这句话里,明确了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机关”“犯了”“错误”,主语不再是“陈独秀”了。对于共产国际、联共(布)于中国大革命中所犯的错误,2002年新版《中国共产党历史》也已不再回避。这一系列重大变化,与党史、共运史学界的不懈努力分不开,也同1991年苏联解体后,封闭了几十年的联共(布)中央和共产国际绝密档案陆续开放有关。1997年和1998年,这套档案中1920―1927年联共(布)中央与共产国际如何指导中国革命的系统档案,被翻译介绍到中国来,在中国学术界引起了一场关于陈独秀与大革命研究的革命。然而,人们也许没有注意到,在这场“研究的革命”发生前,毛泽东1945年的这篇讲话再一次被刊登了。

1996年8月,毛泽东的这篇《“七大”工作方针》被收入《毛泽东文集》第三卷,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了。

这次又有一处至关重要的内容改动,即“北伐胜利,轰轰烈烈。可是这一时期的末尾一段,我们党搞得不好,出了一个陈独秀主义。后来,陈独秀反对我们,搞成托陈取消派,走到反革命方面去了”这段话中,“走到反革命方面去了”这九个字被删去了。删去这九个字的重大意义在于,不仅明确了陈独秀不是“反革命”,甚至连托洛茨基、“托陈取消派”的“反革命”帽子,也一并摘去了。

毛泽东在他1945年的这篇讲话里说:“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经过三番四复的研究,现在还是基本通过,选举了新的中央委员会之后,再拿去精雕细刻。但这样是不是还会有漏洞呢?还可能有。经过十年八年之后,修中共党史的时候可以看出来,如果有漏洞,就是有漏洞,就说‘这一条历史过去搞掉了,不对,要重新添上’。这没有什么,比如积薪,后来居上,我们对前人也是这样的。有漏洞就改,原则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

正是依照毛泽东这种“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原则,2004年4月30日,胡锦涛在中共中央纪念任弼时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放弃“右倾机会主义”旧说,采用了“共产国际和陈独秀的右倾错误”的新提法。

最后,本文想用毛泽东1945年这篇报告中的一段话作为结语:“事情总是不完全的,这就给我们一个任务,向比较完全前进,向相对真理前进,但是永远也达不到绝对完全,达不到绝对真理。所以,我们要无穷尽无止境地努力。”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