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进八宝山的开国上将骨灰洒野地

+

A

-
2017-05-19 08:08:46

中共开国上将王建安生前,曾于电视中见某国元首去世后送葬场面,告诉家人:“我死后不进八宝山,不开追悼会,把骨灰撒在老家肥田。”本文摘自2011年6月27日《北京日报》,作者董枫,原题为《王建安:“不能搞八路军糊弄八路军的把戏”》。


原中共中央军委顾问王建安(图源:VCG)

王建安将军(1907—1980年),下部队轻车简从,痛恨前呼后拥,迎来送往。1977年初夏,王建安将军至厦门某军视察。见军、师领导驱车欲陪同前往,不悦,问:“你们来干什么?”答:“给首长带带路。”将军问:“怕我丢了不成?”回曰:“想跟首长学习学习。”将军怒曰:“你们去,我就不去了。”军、师领导讷讷而退。

王建安将军下部队从不下通知,打招呼,喜饭前半个小时直奔营区,下车后立即到连队饭堂,与士兵同席就餐,亲尝甘苦。王建安将军下部队,随身携带针线包,凡衣破、纽掉,均自己戴老花镜,动手缝补,飞针走线,一丝不苟。

1978年秋,王建安将军至某师检查工作。晚上放电影,将军欣然而至,见电影机前中间位置,赫然摆一排“首长专座”--条桌、藤椅、茶缸、水瓶,应有尽有,而士兵们均坐在背包上。将军问部队领导:“你们摆这个干什么?”答:“首长喝水方便。”将军问:“两个小时不喝水就会渴死?战士们都带了水瓶茶壶没有?”团领导曰:“首长年纪大。”将军怒曰:“你们要坐你们坐,反正我不坐。”言罢,取小凳子,挤进士兵中间,坐下。全团官兵见之,掌声雷动。

王建安将军最恨弄虚作假,凡事均躬身亲察。“文革”中某日,王建安将军到样板戏《龙江颂》原型地调查,发现情况与宣传材料出入很大,即按实际情况向上反映。江青批示《龙江颂》是“唱腔的需要”。将军由此被扣上“反对革命样板戏”的大帽子,挨批甚烈。山西大寨为全国农业生产典型。某日,王建安将军到大寨参观,不按指定路线,不听经验介绍,而是上坡下田,走村串户,与农民个别交谈。参观后,他写调查报告向中央反映:大寨农民家中没有余粮,农田作业基本上是手工,并提出,实现“四化”首要问题是把粮食搞上去。该报告被转发中央政治局学习。

又某日,王建安将军至“硬骨头六连”参观,见生猪挤满圈,便与饲养员拉呱,问:“一月杀几头猪?”答:“有时一头也不杀。”问:“为什么?”答:“人家来参观不好看了。”又至战士宿舍,见战士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用手一摸,潮乎乎的。将军问:“为什么不晒被子?”答:“晒了太阳,被子鼓起来,不好整。”其时,全军正在开展学习“硬骨头六连”活动,将军则上书中央军委,指出“只树了一面政治红旗”,“搞这种八路军糊弄八路军的把戏,平时可以马虎过去,打仗要付出血的代价!”

“文革”中物资紧缺,凡物品均按计划供应。某春节前夕,工作人员以将军名,至地方商业部门免票购食油10斤,将军闻之即命补交议价油款。又某日,王建安将军视察某地收音机厂,回住处,见桌上摆两只收音机。将军问明缘由,命厂长跑步取回,并送其一份《准则》。

王建安将军有四子,均在外地工作。人劝其调子女来京,将军坚辞。某日,将军夫人闻知按规定可以调一子女于身边工作,试探问将军:“我们年纪都大了,是否也调一个孩子回京,好有个照应。”将军答曰:“子女不是私有财产。只要我还没有死,你们一个也别想调回来!”

“文革”中某次华北战备会议,谈到突击提拔干部问题,王建安将军对叶剑英曰:“你们中央就有‘火箭干部’。就在你身边。”其时,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等均在场,王洪文刚由中央委员晋升为党中央副主席。叶剑英以目示意“闭嘴”,将军装未见,仍滔滔不绝。“火箭干部”即指“文革”中造反起家,连升数级之干部。

“文革”中某日,王建安将军与江青同桌就餐。服务员上红烧肉,将军以筷指之曰:“你搞的那个样板戏好是好,就像这红烧肉,你总不能每天都叫我吃它吧!”

王建安将军一生俭朴。喜穿布衣布鞋,戴国产手表。1977年进京后一直住单元式老房,卧室无地毯,无沙发,一桌,一椅,一床。床为条木拼成的硬板床,以两长条凳支撑。将军去世后,李先念至家中转了一圈,感慨道:“想不到建安同志生活这么俭朴!”

王建安将军生前,曾于电视中见某国元首去世后送葬场面,与家人言:“生前清廉,死后哀荣,也是浪费。我死后不进八宝山,不开追悼会,把骨灰撒在老家肥田。”将军逝世后,家人严格按将军遗愿办理后事。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