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蒙独立始末:斯大林称中国人别无选择

+

A

-
2017-05-16 03:17:56

宋子文说:“前些天蒋总统已经对彼得罗夫大使讲过,现在不能解决外蒙古问题,我们应该把这个问题暂时搁置起来。”“中国必须承认外蒙古独立。”斯大林说,“除此之外,别无选择。”本文摘自2012年第7期《文史参考》,作者武云溥,原题为《中俄角力百年 外蒙独立始末》。


原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图源:新华社)

1953年,在国民党“七大”上,蒋介石宣布不承认外蒙古独立,并就此作出沉痛检讨:“承认外蒙独立的决策,虽然是中央正式通过一致赞成的,但我本人仍愿负其全责。但我在当时,对外蒙问题唯有如此决策,或有确保战果,争取建国的机会。这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

蒙古高原上的中俄暗战

作为地理名词的“蒙古”是个复杂的区域,历史上几经变迁。相对于内蒙古而言,“外蒙古”指蒙古高原北部,既包括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全境,还涵盖了俄罗斯境内的唐努乌梁海地区、贝加尔湖与额尔古纳河附近地带,以及哈萨克斯坦东北部的科布多地区。这片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地域,曾经都是中国领土。

1660年,漠西蒙古准噶尔部在噶尔丹率领下进攻外蒙,外蒙地区的宗教领袖库伦活佛哲布尊丹巴决定归附清王朝。其实,当时他还可以选择依靠沙俄的力量,不过库伦活佛显然不喜欢俄国人,他说:“俄罗斯持教不同,必以我为异类,宜投中国兴黄教之地。”于是,在中俄两国争夺外蒙古的第一场暗战中,沙皇郁闷地落败。

然而,农历辛亥年的炮声终结了这一切。大清帝国土崩瓦解,沙皇再次想起了外蒙古这块肥肉。1911年底,沙俄鼓动外蒙古的活佛和王公们宣布独立,军队包围了库伦的蒙古办事大臣衙门,中国官员被驱逐。1913年,袁世凯的北洋政府与沙俄当局签订了《中俄声明》,规定中俄两国承认外蒙古自治,中国不得在外蒙古派驻官员、军队,不得移民。外蒙古名为“自治”,实际是在沙俄势力的控制下。第二场暗战,中国输了。

然而情况很快逆转。1917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把俄国的皇帝也给打倒了。新上台的政府宣布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但是对于外蒙古问题,苏俄声明:“外蒙古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意思是外蒙古仍然应该独立。

这个意思在外蒙古当局看来却是不妙的信号,他们慌忙致电北京,表示不要“自治”,要求恢复前清旧制。因为外蒙古“自治”一直依赖沙俄援助,俄国人突然放手不管了,外蒙当局无法维稳。

此时的中华民国总统徐世昌高兴地下令,取消外蒙古自治,废除1913年的《中俄声明》和1915年的《中俄蒙协约》,把外蒙古接收回来。1919年11月,“中华民国西北筹边使公署”在库伦成立,徐树铮率兵驻防外蒙。孙中山发电报庆贺:“徐(树铮)收回蒙古,功实过于傅介子、陈汤,公论自不可没!”

好景不长,过了没几个月,段祺瑞政府下台,徐树铮被通缉,中国军队撤出库伦,外蒙局势再陷动荡。1921年3月19日,牧民出身的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领导蒙古人民党,组建了“蒙古临时人民政府”,宣布独立,并同蒙古上层王公势力展开激战。为了取胜,临时政府向苏联求助,5月,苏联红军入蒙参战,7月占领库伦,迫使蒙古王公与蒙古人民党共同成立“蒙古人民革命政府”。

中国政府不承认外蒙古“独立”,但国内军阀混战,谁都顾不上管边界领土问题。等到抗战爆发,大半个中国陷入水深火热,举国抗击的头号侵略者是日本,外蒙古更成了被“遗忘”的土地。从上世纪二十年代一直到四十年代,外蒙古成为事实上的苏联卫星国。

雅尔塔三巨头私分外蒙

迫使国民政府坐到谈判桌前,和苏联商议解决外蒙问题的,还是国民党自身——1941年苏联和日本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规定,苏联承认“满洲国”,日本承认“蒙古国”,两块中国领土成为苏日友好的交换条件。这一消息激怒了中国民众,蒋介石必须面对汹涌的舆论浪潮,他授意国民政府外长王世杰发布声明:“《苏日中立条约》对于中国绝对无效。”

但是当二战临近尾声,决定远东战局的关键一步棋,落在了斯大林手中。苏联是否参加对日作战,是1945年雅尔塔会议的重要议题。斯大林提出“维持外蒙古现状”,也就是继续由苏联控制外蒙,丘吉尔和罗斯福都没有异议。尽管这是一场没有人代表中国参加、却又涉及中国利益的会议,在美、英、苏三巨头看来,事情就算定了。

剩下的只是以何种形式通知中国政府——罗斯福显然不太好意思直说,他回到华盛顿之后对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表示,斯大林在雅尔塔会议上提出了维持外蒙古现状的要求——意思是,俄国人想要外蒙古,你们看着办吧。

蒋介石还没来得及抗议,罗斯福说完这句话后,不到两个月就死了。继任美国总统杜鲁门上台,1945年6月9日,他在白宫当面告诉国民政府外长宋子文雅尔塔会议的内容,明确表示:“一旦苏联参加对日作战,那么美国政府对于《雅尔塔协定》不能不给予支持。”

宋子文非常震惊:“中国政府绝对不同意苏联控制中国东北。”与此同时,苏联驻华大使彼得罗夫在重庆见到了蒋介石,也提出了苏联对于外蒙古和大连、旅顺等港口的要求。蒋介石认为,如果苏联出兵东北,中国可以为苏联提供满洲铁路和港口的使用权,但外蒙古问题还需再议。

谁去跟斯大林“再议”呢?1945年6月30日,一架飞机从重庆直飞莫斯科,机上的人除了宋子文、胡世泽、沈鸿烈、钱昌照等国民政府外交事务专家,还有一个与苏联关系格外密切的人——蒋经国,他在苏联留学生活十二年,还娶了个俄国姑娘为妻。论私交,蒋家和斯大林的关系还不错。

国民政府代表团在莫斯科机场受到热烈欢迎,蒋经国此时的身份是“首席翻译”,在日后写下的回忆录里,他记述了这次莫斯科谈判的生动细节:“我们到了莫斯科,第一次和斯大林见面,他的态度非常客气。但是到了正式谈判开始的时候,他的狰狞的面目就显露出来了……”

莫斯科谈判,宋子文一筹莫展

斯大林喜欢晚上开会,6月30日晚,中苏双方就进行了简短的初次会谈。宋子文首先转达了蒋介石的合作愿望:“孙中山先生给国民党员的遗训是,中国革命要成功,必须联合苏联。希望我们这次会谈,能为中苏建立友好和长期的合作打下基础。”正如蒋经国的描述,斯大林起初表现得很是客气:“沙俄政府过去企图瓜分中国,现在苏联尊重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我们一定可以相互理解。”

两天后的正式会谈一开始,斯大林就变脸了。蒋经国写道:“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斯大林拿一张纸向宋院长面前一掷,态度傲慢,举动下流。他说:‘你看过这个东西没有?’”

这张纸就是有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签字的《雅尔塔协定》,宋子文一看斯大林开门见山,也就不客气地说:“这份协定的内容,蒋总统已经知道,我们这次就是来讨论这些问题的。”

斯大林说:“你谈问题可以,但只能拿这个东西做根据,这是罗斯福签过字的。”

宋子文说:“前些天蒋总统已经对彼得罗夫大使讲过,现在不能解决外蒙古问题,我们应该把这个问题暂时搁置起来。”

“中国必须承认外蒙古独立。”斯大林说,“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斯大林认为中国人“别无选择”是有道理的,在他看来,偏居重庆的国民政府,必须借助苏联的军事力量,才能给日本以致命打击。而且,共产党军队在中国北方的活动,也令蒋介石非常头疼——如果苏联支持的不是国民党,而是共产党……

但摆在宋子文面前的难题更多:日寇尚未击退,半个中国已成焦土,如果再把外蒙让给苏联,怎么向国人交代?他硬着头皮回答斯大林:“任何一个中国政府如果丧失领土,一定会垮台的。苏联为什么一定要拿到外蒙古?”

“假如有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切断西伯利亚铁路,苏联就会遭受沉重打击。”斯大林说,“所以,苏联必须保卫外蒙古。”

这话的含义很丰富。如果日本战败,谁会从蒙古进攻苏联?

斯大林又进一步说:“你们是否承认外蒙古独立,还关系到苏联在中共问题上的立场。”

谈判到这里就僵住了。宋子文说:“我本人无权决定外蒙古问题,需要请示蒋总统。”“无权决定,你来干什么?”斯大林问。

蒋经国密会斯大林据理力争

第二天,宋子文发电报给蒋介石,汇报谈判情况,并建议蒋介石考虑这样几种方案:一是同苏联订约结盟,允许苏联在外蒙古驻军;二是外蒙古实行“高度自治”;三是外蒙古拥有自主的军事、内政和外交权力,但不同于苏维埃各加盟共和国的性质。

美国人也高度关注中苏谈判,杜鲁门让国务卿贝尔纳斯向中国政府传达这样的意思:“《雅尔塔协定》中关于外蒙古地位的解释,未经讨论,美国认为虽然在法律上,外蒙古的主权属于中国,但事实上这个主权未被行使。”

宋子文是在抓住《雅尔塔协定》中关于“外蒙古现状应予维持”的表述做文章,坚持现状是外蒙古的主权仍属于中国,斯大林则摆明要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这两种说法虽然描述的是相同的现实,所产生的影响却大大不同。

蒋介石当然明白其中利害。既然台面上暂时谈不拢,他电告蒋经国,让他以个人名义去拜访斯大林。

蒋经国记得,在斯大林的官邸,当时自己是这么说的:“我们中国人坚持抗战,就是为了收复失地。今天日本还没打败,反而把外蒙古这样大一块土地割让出去,抗战的意义何在?我们的国民,一定会骂我们卖国。”

既然是私人场合,斯大林也少了很多外交辞令,很直白地告诉蒋经国:“你的话很有道理,不过你要知道,今天不是我求你,是你来求我帮忙。如果你们有力量打败日本人,我当然不会说什么。但是你没有力量,讲这些话就是废话。”

蒋经国说:“你不用担心外蒙古威胁苏联的安全,日本战败后,不会再爬起来。能够从外蒙古进攻苏联的,只有中国,但我们现在可以结盟,中国保证至少三十年同苏联友好。你也知道,就算中国想打苏联,也没有能力。”

斯大林摇头:“你错了。第一,就算日本败了,这个民族也不会消灭,如果美国人接管日本,不出五年时间,日本就会爬起来。”

蒋经国说:“那要是苏联接管日本呢?”

“我来管的话,也不过再推迟五年。”斯大林继续说:“第二,中国现在是没有力量来打我们,但是只要中国统一,你们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你说要结盟,我现在不当你是外交人员,坦白告诉你:条约是靠不住的。”

蒋经国一时无语。

斯大林接着说:“还有第三个原因,就算日本和中国都没有力量通过外蒙古来打苏联,不等于没有其他力量这样做。”

“美国?”蒋经国问。

“当然。”斯大林毫不犹豫。

蒋经国心想,你跟美国人在雅尔塔签约,占了好大便宜,却还把美国看成敌人。中国在你眼中,更是潜在的对手。这样的心态,真没什么道理好讲了。

中苏签约,同意外蒙独立

跟斯大林谈完,蒋经国又去找苏联驻华大使彼得罗夫。彼得罗夫也劝中国政府妥协:“外蒙古实际上已经独立了,中国政府只是需要承认既成事实。如果中国坚持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地位,我们就没办法谈下去了。”

彼得罗夫说的没错,一直到7月9日,双方谈到第四回合,苏联在外蒙古问题上一直非常强硬。无奈,在请示蒋介石后,宋子文得到了这样的指示:

“中国政府今愿以最大牺牲与诚意,寻求中苏关系根本之解决,扫除今后一切可能之纠纷与不快,藉获两国彻底之合作,以完成孙中山总理生前与苏联合作之遗志。中国最大之需要为求领土主权行政之完整,与国内真正之统一,于此有三项问题切盼苏联政府予以充分之同情与援助,并且给以具体而有决心之答复。”

蒋介石决定妥协了,他提出的三个问题是:第一,保证东北领土主权完整,中苏共同使用旅顺和大连两个港口,期限二十年,港口和铁路的所有权归中国所有。第二,阿尔泰山脉为新疆一部分。第三,苏联只能援助国民党,不能援助共产党。

作为这三个条件的交换,蒋介石表示:“中国政府愿在击败日本及上述各项由苏联政府接受后,同意外蒙古独立。”

蒋经国的回忆录里,对蒋介石的此番指示有补充说明,即蒋介石所说的“同意外蒙古独立”,必须经过公民投票,且是根据三民主义的原则来投票。如果外蒙古公民投票结果倾向于独立,国民政府才能承认。无论如何,脸面总是要的。

斯大林同意了蒋介石的要求。1945年8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莫斯科签订,宋子文拒绝签字并提出辞职,王世杰接任外交部长,代表中国签署了这份条约。第二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条约既成,之后的事情就无可挽回了。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举行公民投票,蒋介石派内政部常务次长雷法章前往“观察”。蒋叮嘱雷:“只是观察,不得干预,也不要发表任何言论。”

而雷法章事后描述他所“观察”到的投票情况:“此项公民投票据称为外蒙古人民重向世界表示独立愿望之行动,实则在政府人员监督下,以公开之签名方式表示赞成独立与否,人民实难表示自由之意志。”投票结果显示,共计49万选民,98%参加投票,一致赞成外蒙古独立。

1946年1月5日,国民政府宣布,承认外蒙古独立。

国民党政府在联合国唯一一次反对票

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他对斯大林没有信守“不援助共产党”的承诺耿耿于怀。1952年,蒋介石一纸诉状告到联合国,指责苏联违约,要求废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联合国确认苏联违背了条约规定,裁定条约无效。

1953年,在国民党“七大”上,蒋介石宣布不承认外蒙古独立,并就此作出沉痛检讨:“承认外蒙独立的决策,虽然是中央正式通过一致赞成的,但我本人仍愿负其全责。但我在当时,对外蒙问题唯有如此决策,或有确保战果,争取建国的机会。这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

可此时的国民党,早已无力收回外蒙古。1950年,毛泽东出访苏联,与斯大林签订《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这份条约也承认了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

1955年8月,有18个国家申请加入联合国,其中就包括蒙古人民共和国,这是美苏两国已经达成默契的意见。然而此时,作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国,合法席位仍属台湾当局,蒋介石终于有了“出口气”的机会,投票前他就坚定表示,反对蒙古加入联合国。

这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赶紧致信蒋介石,建议他不要反对蒙古加入联合国:“可以不投赞成票,弃权即可……这对我们双方都十分重要。”

蒋介石没有同意艾森豪威尔的建议。眼看投票日期临近,艾森豪威尔再次给蒋介石写信,声称蒋如果“滥用否决权,将是对安理会大多数成员意愿的对抗”。这种警告式的口吻激怒了蒋介石,第二天蒋就发布声明,宣布要投反对票,并且说到做到——在1955年12月13日的联合国大会上,由于中国投下的反对票,蒙古没能如愿加入联合国。

蒙古“入联”是在1961年。这一年,迫于国际压力,尤其是在与大陆政权争夺联合国合法席位的形势下,台湾当局妥协了,没有参加这一年的大会投票。1961年10月2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1630号决议,接纳蒙古加入联合国。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