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萍退休后告诫总参谋长迟浩田

+

A

-
2017-05-10 03:59:38

张爱萍历来反对军队经商,1987年,张从中共中央军委退下来后,对新任总参谋长迟浩田说:军队经商,历史上有过惨痛教训。本文摘自总第226期《瞭望中国》,作者丁东。


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张爱萍(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中国启动改革开放的年代,政府向企业放权,中央向地方让利,中央财政收入占整个财政收入的比重曾大幅下降,邓小平下决心裁减军队员额,削减军费,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过一波军队经商热。张震回忆:“80年代中期以后,国家集中财力发展经济。军队服从国家经济建设的大局,贯彻要‘忍耐’的方针,军费有所减少,各项经费的缺口较大,不足部分需要军队自筹解决。这种形势下,以盈利挣钱、弥补经费不足为目的的经营性生产逐步发展起来。1988年前后,当时的一位中央领导提出,要给军队一个政策,叫做‘自我发展,自我完善’。从此,部队便办工厂、建矿山、搞公司,搞生产经营的积极性更为高涨,干了一些按社会分工不该由军队干的事。”

对于军队经商的决策,时任国防部长、国务委员、中央军委副秘书长的张爱萍是明确反对的,他在不同场合多次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其子张胜在《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中记述,张爱萍在军委常务会议上说:“军队和政府经商,势必导致官倒,官倒必然导致腐败。穿着军装倒买倒卖,是军队的耻辱,国家的悲哀。提倡部队做买卖赚钱,无异于自毁长城。”“我们在军委工作的人,如果连这些都制止不了,这样搞下去,将来发生了战争,该杀谁的头?首先该杀我们的。杀了我们的头,还要落下骂名、丑名、恶名!连尸首都要遗臭万年!”“到时候,怪不得别人要打倒你!”

1985年3月14日,张爱萍在给国防科工委党委的一封信中还说:“有些人要去搞企业、公司经商,就让他们离开军队或政府去搞好了!这种官商或军商,实不是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干的,只有军阀国民党可以。热衷于经商,必然导致腐败。尤其是国防科工委机关,不去向科学技术高峰攀登,而热衷于赚钱,实在可悲!不要把自己的人格也变成商品!我自己长期以来,有一句警告自己的话:‘勿逐名利自蒙耻’,不知以为然否?请恕直言!其目的,不外望国防科技战线的同志发扬国防科技战线的优良传统而已。”

有人说到国防科工委还在经商,张爱萍说:“什么公司、公司的,就是借公肥私。什么中心!我看就是以钱为中心!”有人说: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张爱萍说:“是谁说的这个话,就让谁去卖茶叶蛋好了!”

张爱萍还说:“军队经商的目的是为了以军养军,我不否定这些同志的出发点。但要害不在这里。不是个养不养得起军队的问题,而是用这种方式养出来的,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是人民可以信赖的军队吗?是在外敌入侵时能够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军队吗?”“军队一旦向钱看了,军队的光荣就完全玷污了,解放军就再也不是人民军队了,党也不称其为共产党了。这根本不是个方法问题,而是个立场问题。”

1987年,张爱萍从军委领导岗位退下来以后,还对新任总参谋长迟浩田说,军队经商,历史上有过惨痛教训。清朝的八旗军原来英勇善战、所向无敌,但后来无论是面对英法联军,还是在甲午之战中面对日军,或是面对八国联军,他们都打了败仗。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八旗军入关之后,不少将领参与经商,贪图享受,军队不练骑射,不务正业。民国时期的新旧军阀,也大多参与经商,每临战事,首先考虑的是保护一己私利,打败仗也就成为必然。我们不能忘记这些历史教训。军队的职能是打仗,搞经商必然涣散人心,瓦解斗志,导致与民争利,影响军民关系。我们决不能干这种自毁长城的事。

不出张爱萍所料,军队经商很快产生了严重的后果。三大总部带头,各军种设立了联合航空公司、海洋航运公司。各大军区紧紧跟上,纷纷组建经贸集团,各集团军也不甘落后,大张旗鼓进入商界。省军区、军分区也干得热火朝天,沿海、沿边地区更是全力以赴。整个解放军都已浸泡在商海之中了。在很多城市里,通信兵经营传呼服务的广告,军办旅店、餐馆、酒吧、卡拉OK,随处可见。军队也迅速进入了资本运作的领域,房地产业、证券业和期货业。军队不仅参与正常的商业活动,还参与一些非法牟利活动。当时冒出了许多挂军用机动车牌的汽车。车牌一转手就能换来成捆的钞票,对部队而言,除去申请需要时间外,无需成本。走私汽车、香烟、燃油,倒卖军火、煤炭、批文,擅用部队装备,出租银行账号,搞国防费搬家,甚至经营色情场所,五花八门的乱象,不一而足。随着军队下海的深入,军办企业的产权关系也越发复杂了。不同部队单位合股的企业、军事单位与非军事单位合股的企业,军队单位与港资、台资和外资合股的企业。一旦合股,便有了利益上的一致,军队成为唯利是图的商业性组织,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什么钱都敢赚,什么事都敢办。工商、税务、海关、森林等执法部门面对来自军队的违法违规活动也无可奈何。军队经商,侵蚀了军队的肌体,损害了军队的形象,恶化了军政、军民关系,同时破坏了整个国家的经济秩序。如果说,在计划经济年代,军队从事农副业生产,补充自身供应的不足,为政府减负,从整体上并不损害当时的经济秩序。中国转入市场取向的改革以后,不同的市场主体之间在多大程度上平等竞争,便至关重要。军队、武警,都是国家机器中的强势力量,如果也成为经营主体,介入市场竞争,必然导致市场秩序的严重紊乱,击穿社会公正的底线。

江泽民担任中央军委主席以后,也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1989年11月20日,他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说:“军队从总体上来说应该‘吃皇粮’。搞‘自我发展’、‘自我完善’是行不通的,我一直是不赞成的。”“军队不能走自己养自己的道路。如果把精力都放在经商赚钱上,这样下去是非常危险的。”直到1998年,中央的财力已经完全能够保障军队的需要,他主持中央军委终于痛下决心,停止了军队和武警的一切经商活动。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