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关押胡志明 李宗仁以辞职相威胁

+

A

-
2017-05-02 07:17:50

李宗仁感到了国民党关押胡志明的严重性:“胡志明是在广西被抓的,这不是嫁祸于我广西吗?等于是说,我广西是在假抗日吗?冯将军,你等着,我马上给蒋委员长打电话。”……李宗仁回答:“不,委座待我恩重如山,我只是不想背不抗战的黑锅,不想被国人和国际友人骂我们,因为胡志明还关押在我广西。”蒋介石听明白后,觉得胡志明也关押太久了,该放人了。本文摘自2010年第5期《文史天地》,作者孙纯福,原题为《胡志明被国民党逮捕的真相》。


原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图源:Getty/VCG)

越南伟大的革命家,竟被中国国民党政府囚禁了两年,革命家宝贵的时间如此被浪费,悲哉!

胡志明同志是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越南民主共和国(1976年改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主席,是越南劳动党、越南人民军的缔造者。鲜为人知的是,在战争年代,胡志明为了寻求国际支援来到中国,却遭到了国民党的逮捕关押。台湾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胡志明在中国》一书中曾写道:“1942年8月下旬,胡志明作为嫌疑犯,被广西当局逮捕关押。”那么,胡志明到底是作为什么嫌疑犯被国民党抓捕的?长期以来,众说纷纭,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2010年元月16日,笔者来到越南首都河内,怀着崇敬的心情瞻仰了胡主席的故居。在参观了陈列馆后,我仍不满足,对胡志明在中国被捕的事,还想知道更多的详情,于是我邀请陈列馆馆长阮信春详细介绍。阮信春很热情,在他的办公室整整为我讲解了一天,介绍了胡志明革命的一生,讲了他在中国坐牢的原因,讲解了出狱的前前后后。

来中国寻求支援胡志明被国民党逮捕

19世纪末,越南成为了法国帝国主义的殖民地。1940年9月22日,日本法西斯派兵攻打越南谅山,仅激战三个小时,10000多名武装精良的法国殖民军便乖乖向日军缴械,法国戴古总督慌忙向日军投降,接受日本对印度支那的控制。从此,越南人民遭受法日帝国主义的双重统治。

在严峻的形势下,1941年5月10日,印支共产党(越南)中央第8次会议上,长征担任总书记,胡志明担任副总书记,越南共产党及时地提出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和争取民族解放的口号。因为越南的主要城镇都在法国和日军的统治之中,越南共产党展开的武装斗争,都在越中边境一线。为建立革命根据地,争取中国的支持,胡志明将游击根据地总部设在越南高平省何广县的北坡村。北坡与中国广西靖西县和那坡县毗邻。在北坡村北边的山头上,竖立着中越边界西段108和109号界碑,越过界碑就是广西靖西县,偏西为广西那坡县。越南的革命者胡志明、黄国云、黎广波等人,就在靖西、那坡县越中边境进行革命活动。他们受到了我地下党支持,与中国边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依靠我党帮助,胡志明开辟了从越南北坡到中国广西的若干条交通线,每一条交通线都有中国边民的家作为越南革命者的秘密联络点。

为了民族解放斗争,越南共产党认为必须争取国际援助。鉴于胡志明1922年在巴黎进行革命活动期间,就结识了中国留法勤工俭学的革命青年周恩来、王若飞、赵世炎等人,胡志明决定前往中国,去重庆会见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交换对时局的看法。胡志明就是从上述中越边界秘密联络点进入中国的。

1942年8月23日,胡志明由越南党中央委员黎广波带路,从越南北坡进入中国广西靖西县。胡志明原名叫阮爱国,出生在越南义安省南檀县一个贫苦读书人的家庭。为了寻找越南的革命道路,阮爱国从20年代起先后到过法国、俄罗斯和中国的香港、广东等地,并参加了共产国际。1925年下半年至1927年春,阮爱国在广州成立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和举办特别政治训练班,得到了中国共产党在广东组织的支持和帮助。当时周恩来是广东区委常委,并兼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利用这个条件,阮爱国在举办训练班时,还挑选了一批优秀青年到黄埔军校进修,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学习军事政治。黎鸿峰、黎广达、武鸿英、张云岭就分别是黄埔第二期和第三期的学员,后来他们都成为越南武装斗争的中坚力量。从那时起阮爱国不仅在越南,而且在中国,甚至在共产国际中就已经很有名望了。如今又要去中国,为了安全起见,阮爱国把名字改为胡志明。在名片上写上胡志明,并印着“新闻记者”和“越南华侨”等字样。胡志明这个名字,就是从这次进入中国开始使用,直到逝世。

来到广西靖西,胡志明一路比较顺利。岂料进入德保县时,国民党地方警察要看证件,胡志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证明,上面写有:兹特派胡志明晋谒中国政府,沿途给予协助,不得留难。落款是:国际反侵略协会越南分会。警察见他是有身份的人,经搜查却发现没有多少钱,怀疑是共产党的大官。为了立功,立即把胡志明押往广西省最高军事机关--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办公厅审查。沿途押解经田东、南宁、柳州等地,历时三个多月,于12月10日到达桂林。

动用一切力量周恩来让国民党既恨又怕

在广西靖西被捕前,见前面站满了国民党警察,负责护送的黎广波担心胡志明的安全,提出要求交换身份证明。胡志明不同意,他严肃地说:“我会法语、英语、中文,周旋起来方便,我一定要见到周恩来。记住,万一我被捕,你一定及时报告党中央,尽快将消息告诉周恩来。”黎广波发誓道:“放心吧,我一定会与周恩来取得联系。”就在他们交谈二十分钟后,胡志明被捕。黎广波含泪告别了胡志明。

黎广波旋即返回越南。印支共中央(越南)获悉胡志明被捕后,立即以“国际反侵略协会越南分会”的名义,从靖西拍发了一份电报给重庆,给国民党立法院长孙科,要求释放胡志明。电报上写道:“敝会代表胡志明赴渝向蒋公献旗,行抵靖西被扣,伏乞电释,国际反侵略协会越南分会。”可是,孙科接到电报并没有当一回事。越南共产党只得通过一切关系让中国共产党知道了胡志明被捕的事。周恩来知道胡志明被捕时,已是11月6日。他十分气愤,立即找到国民党立法院院长孙科,让他立即无条件放人。孙科这才引起重视,马上转告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长吴铁城。吴铁城不敢耽误,电告广西省政府,要求“查明释放”。可是此时,胡志明已被转押到广西柳州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处。吴铁城又电告张发奎要他立即放人。张发奎没有理睬。

周恩来得知胡志明还未释放,立即建议印支共以国际反侵略协会越南分会的名义,向苏联驻重庆塔斯社发一则电文,以争取国际舆论。印支共机关当即按照周恩来的建议向重庆塔斯社发出一则电文:

致重庆塔斯社,中越前线1942年11月5日。

最近中国官方与越南革命党之间,发生了一件极严重的误会。革命同志胡志明代表国际反侵略协会越南分会赴重庆向蒋委员长致敬,并与中国反侵略协会会商。因借口通行证不符,致于1942年8月23日在广西靖西至天保途中,被中国地方官员逮捕。国际反侵略协会越南分会,全赖胡同志奔走,成立于1941年,该会包括其他各种团体,其主要者有青年独立会、农会独立会及妇女独立会,该分会共有会员20万。其他支会分布于越南全部,而以交趾支那、安南及东京尤多。

鉴于国际反侵略协会越南分会之重要性及胡同志之声望,此次在华被捕,实增加了不少越南革命党对华之不满。虽有该会会员在华就近(重庆)向中央积极说项,而胡同志仍在看守中,并于最近送至柳州。

如系必要,请将本讯公布之。

就在该电文还没传到驻重庆塔斯社时,周恩来就来到该社反映胡志明被捕的情况。苏联驻重庆的塔斯社接到越印支共以国际反侵略联盟协会越南分会名义发的电报后,十分重视,加上周恩来的反映,社长赫尼古当即通过塔斯社向全世界播放这则电文。

一石激起千层浪。国民党逮捕国际反侵略协会成员的行为,立即在国际上引起反响。英国驻重庆代表尼古芬打电话给蒋介石说:“中国的抗战迟迟没有结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得不到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支持包括物资支援,你连反战联盟的人都要逮捕,你们到底要帮助谁?”蒋介石当即回复说:“我一定调查此事。”

过后,蒋介石知道胡志明是中国共产党的朋友,特别与周恩来私交甚密,他恨之入骨有意拖延,不过当众却又不敢提出不放。他又气又恨,又拿国际舆论没办法。蒋介石暗中打电话给李宗仁,暂不要放胡志明,看他周恩来怎么样,但对胡志明的安全必须保证。如在中国出了问题,要拿李宗仁是问。

国民党逮捕胡志明的真正原因,是担心他同中国共产党结盟。于是蒋介石派了中统特务,一个化名叫汪奉明的副处长来到了关押胡志明的监狱。

一进监狱,汪奉明就摆开架势审问胡志明:“来广西干什么?”胡志明胸有成竹回答道:“我是国际反侵略协会成员,受委托来贵国了解抗战情况。寻求支援。”汪奉明反问他:“不对吧,老实交待,是来找共产党的吧?”胡志明如实回答:“刚一过境就被你们抓了,我谁也没接触过。”汪奉明又问道:“你是不是打算与中国共产党在边境建立什么基地?”胡志明坦然道:“前面我已经说了,过境我没接触过任何人,不过我们越南共产党愿意同任何国家反对侵略者的组织党派结盟,难道你们也反对?”

特务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好悻悻而去。

迫于各方压力蒋介石终于释放了胡志明

自从周恩来出面营救胡志明后,胡志明在柳州狱中生活稍有改变,供给了纸和笔,他拿起笔写了一首《自勉》诗:

没有冬来憔悴景,哪有春暖的辉煌。

灾殃把我来锻炼,使我精神更健强。

想到在狱中不能为祖国和民族存亡而斗争,胡志明又写道:

心怀故国千塘路,梦绕新愁万缕丝。

无罪而囚已一载,老夫和泪写囚诗。塔斯社发表了印支共即越南共产党致重庆塔斯社的电文稿后,虽然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蒋介石并不想马上释放胡志明。周恩来又来到重庆苏联顾问团驻地,向团长诺鲁加反映,希望诺鲁加做一做蒋介石的工作,尽快释放胡志明。诺鲁加马上前往蒋介石的住处。

蒋介石想得到苏联的支持,此时苏联与美国已形成抗战联盟,在联盟中,美国的武器弹药装备要支援谁,联盟的主要力量苏联的表态十分重要。因此当诺鲁加一来到,蒋介石不敢怠慢,热情让坐。谁知诺鲁加并没有坐下,而是将双手伸向蒋介石面前:“蒋委员长,你把我铐起来吧?”蒋介石一时还没明白过来:“这个……这个,诺鲁加团长真会开玩笑,真幽默。”诺鲁加却并没有笑,反而严肃了起来:“既然不抓我,又为何将我们抗战的国际友人胡志明抓起来?”蒋介石一时语塞:“这个……这个……是谁干的,有那么大的胆,如果真有此事,我调查后就撤他的职!”

一个月后,诺鲁加见还未释放胡志明,又打电话给蒋介石,蒋介石出于无奈连称正在调查之中,时间不会很久,就会查清的。

这边,周恩来仍在马不停蹄地活动。这天,周恩来亲自来到重庆国民党爱国将领冯玉祥的家里。周恩来把胡志明从越南来中国的目的,以及被国民党第四战区关押在广西柳州一年半之久还未释放,国际反战联盟的态度等等作了详细介绍,希望冯将军能出面做一做工作,尽快释放胡志明。听了周恩来的介绍,冯玉祥紧紧握住周恩来的手动情地说:“如果我们都能像中国共产党那样抗战,动员团结一切抗战力量,日寇何以猖狂那么久?好,这事我办定了,不能再让国际友人在中国遭受牢狱之苦!”

连夜,冯玉祥乘专机来到了广西。第二天上午冯玉祥走进了广西最高军事机关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李宗仁的官邸。

一走进办公室,冯玉祥就拉住李宗仁的手:“走,我们一起坐飞机去见蒋委员长!”李宗仁不知他的来意,心平气和地说:“冯将军,你我都是一家人,两兄弟,你总得把事情说明我才跟你走呀。”冯玉祥这才愤愤不平地讲开了:“我们的国际反战联盟,国际友人胡志明同志,被贵部关押在广西柳州快两年了,为什么不放人?就算胡志明是共产党,可别人是越南的共产党,你国民党还管他国的共产党,这有道理吗?我们有什么权力去逮捕一个外国共产党?所以我今天无论如何要拉你去,我们一道去见蒋委员长!”李宗仁沉默了,他在认真思考,冯玉祥继续做工作说:“你可知道,越南是支持我们抗战的,如果把抗战的国际友人抓起来,这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我们的抗战是假的!”

一语击中要害。李宗仁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胡志明是在广西被抓的,这不是嫁祸于我广西吗?等于是说,我广西是在假抗日吗?冯将军,你等着,我马上给蒋委员长打电话。”说着,李宗仁马上拿起电话机拨通了蒋介石的电话:“报告委员长,我请求辞职。”蒋介石也不好得罪李宗仁,连忙问道:“难道我在哪些地方亏待了你,亏待了广西贵部?”李宗仁回答:“不,委座待我恩重如山,我只是不想背不抗战的黑锅,不想被国人和国际友人骂我们,因为胡志明还关押在我广西。”蒋介石听明白后,觉得胡志明也关押太久了,该放人了,马上表态说:“这个……这个……胡志明是拥护我们抗战的,已经调查清楚,我正想叫放人呢,你们就释放他吧。”

1944年8月9日,胡志明在被关押1年11个月零15天后,在柳州被释放了。当天,胡志明离开广西柳州。后经南宁、龙州,从水口关入越,回到了越南北坡革命根据地。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