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机军师之死:朱元璋为何要除掉刘伯温

+

A

-
2017-04-28 04:49:36

今天如果问人们,刘伯温是什么人,估计很多人都说知道。这个在中国历史上可与张良、诸葛亮齐名的人物,已不仅仅是历史片断的闪亮。刘伯温名刘基,传说中是一个妙算阴阳的神一般的人物,能前知500年,后知500年,而真实的刘伯温在其生前和身后,原本并没有这么高的名声,他是个神机军师,也是个落寞英雄。本文摘自2006年第14期《环球人物》,作者彭勇。

蛰居隐士走出茅庐

刘基是元末进士,在元朝20多年宦途中,一直沉沦下僚。心灰意冷的刘基,寄情山水,饮酒赋诗,遣兴自娱,隐居在南山之下。刘基的出山,一半是请去的,一半是被逼去的。

朱元璋对刘基,早已耳闻。朱元璋曾令部将强迫刘基出山,将他带到金陵。无奈刘基确实不想留,朱元璋只好放他回去。不过,刘基这样的人才朱元璋肯定会始终惦记着。不久,朱元璋又派部将孙炎劝刘基出山。


刘伯温传说中能呼风唤雨,料事如神,事实上,他早年仕途坎坷,晚年又遭谗遇害,最终忧愤成疾,送了性命(图源:VCG)

孙炎这个人,史上并不出名;但在当时,却是朱元璋最得力的干将。这个人身高六尺,面黑如铁,有只脚还有点跛,不怎么读书,但却喜欢赋诗,往往有奇句,又善于雄辩,开口就是数千言,人人都怕他那张嘴。孙炎非常喜欢喝酒,喝了酒后作诗辩论,有如神助,豪情万丈。

孙炎开始是派使者去请刘基。请了几次,刘基就是不肯出山,不过送了一柄宝剑给孙炎。孙炎将宝剑封还,还作了一首《宝剑歌》,大意说这宝剑是刘郎的传家宝,我不敢接受,还给您,希望您能够献给明主,这才合适。孙炎还附上了一封信,洋洋数千字,说的也是要刘基出山,帮朱元璋做一番事业。

刘基终于去见孙炎。孙炎摆上酒,与刘基对饮,谈论古今成败的往事,好像大河奔腾一样,滔滔不绝,一发而不可收。这一来,倒让刘基佩服不已,说:“我刘基开始以为比您强,听了您的高论之后,我哪里敢跟您比啊。”孙炎以其豪情与雄辩折服刘基,完成了朱元璋下达的任务。

当时,各种势力纵横捭阖、互争胜负,声名在外的刘基想要安安稳稳地隐居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必须做出选择,以获万全。而朱元璋势力无疑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在当时的割据势力中,只有朱元璋兵精将强,看起来最有前途。经过一段时间犹豫后,本来不情不愿的刘基也顺水推舟,终于来到当时朱元璋的权力中心。

朱元璋对于刘基的了解,似乎局限于其“象纬之学”,即观天象验谶纬的本领。所以他征用刘基,最初的目的也是想借助刘基的术数之学。据说刘基见到朱元璋时,朱元璋问的第一句话是:“能诗乎?”刘基的回答是:“诗是儒者的末事,哪有不能的?”朱元璋就拿着手中的筷子,让刘基赋诗。刘基随口念道:“一对湘江玉并看,二妃曾洒泪痕斑。”朱元璋蹙眉道:“秀才气味。”刘基接着说:“汉家四百年天下,尽在留侯一借间。”留侯指张良,他是刘邦的谋臣,也是汉朝开国功臣,曾借刘邦吃饭用的筷子,用以指划当时天下大势,为刘邦出谋划策。朱元璋听完刘基的诗大喜。对刘基的印象也由一个术士,变为一个酸儒,再变为一个张良般的谋略之士。

初见赋诗的传奇,道出了刘基的性格。刘基决不是一个单纯的术士,也不是一个只会吟诗的文人,而是一个具有远大抱负的儒生。据说,刘基当时向朱元璋呈了《时务十八策》畅论天下时事,只是记录失载,后人无法得知具体内容。

神机军师妙定天下

传说中的刘基,是个深谙阴阳八卦,专事风水占卜,能呼风唤雨、料事如神的奇人,这当然是神化了。但他确实多识博学,才思敏捷,除经史诗文外,军事韬略、兵法智术、天文地理乃至阴阳五行都十分精通,而且为人机警,处事有决断,具备优秀谋臣的胆识和勇气,所以归依朱元璋以后,很快便表现出不凡的才能,成为朱元璋智囊中的核心。

刘基初到金陵时,朱元璋在军事政治上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东边张士诚,西边陈友谅,势力不容小觑,而且他们有夹攻朱元璋的意图。朱元璋虽早有效法刘邦的意思,但一直未立自己的旗号,而尊奉刘福通控制下的小明王韩林儿为主公。因此打破军事上张陈的夹击和政治上受制于人的局面,是朱元璋继续发展势力、争雄取胜的关键一步。

至正二十年,陈友谅攻下了南京外围重镇太平,杀了朱元璋的养子,在太平立国,自称皇帝,并调集舟师,从江州直指应天。同时,声称此役有张士诚配合,攻陷应天指日可待。朱元璋的部将感到局势紧张。有的主张决一死战,有的主张弃城转移,也有的主张献城投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朱元璋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便问刘基。刘基斩钉截铁地回答,先斩主降者和言逃者,才能破敌获胜。他说,陈友谅骄横一世,其心无日不忘金陵;现在气势汹汹顺江东下,是向我示威,逼我退让;我们要坚决抵抗。刘基的一番话,坚定了朱元璋抗击的决心,他采纳了刘基的计策,巧出奇兵打败了陈友谅的进攻。不仅取得了保卫应天的胜利,还一鼓作气收复了太平,巩固了金陵这块根据地。此役仅在刘基投奔后的两个月,充分显示了刘基卓越的军事才能。

刘基还坚决反对朱元璋尊奉小明王。他认为,在群雄纷争之际,要成大业,必须摆脱别人牵制,自己掌握命运。至元十一年(1361年)农历正月,朱元璋率文武僚属遥拜小明王,刘基独独站在一边不拜。朱元璋问其为何不拜,刘基回答:“他不过是个牧童罢了,为什么要尊奉他?”接着向朱元璋陈说了应该摆脱小明王、自己争夺天下的道理,朱元璋听后有所领悟。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张士诚攻韩林儿于安庆(今安徽寿县),刘福通要朱元璋发兵救援。刘基劝朱元璋不要去,他说,现在陈友谅、张士诚正虎视眈眈伺机进攻我们,这种时候怎能分散兵力去管别人呢?如果韩林儿救出来了,又如何安置?朱元璋不听,亲自率军前往。陈友谅果然趁虚而入,朱元璋星夜回赶,疲于奔命,而韩林儿也终成朱元璋的累赘。事后,朱元璋感慨地对刘基说:“不听老先生的话,几乎误了大事。”不多久,朱元璋就彻底抛弃了韩林儿。

为了扫平群雄北定中原,推翻元朝政权,朱元璋必须彻底剿灭陈友谅、张士诚的势力。军中对东张西陈两个战略方向,持有不同的看法。多数将领主张先易后难,即先打张士诚。刘基的主张则相反,他认为张士诚生性怯弱,胸无大志,只求自保,不足为虑。陈友谅野心勃勃,力量也强,据长江上游,威胁最大。若先打张士诚,陈友谅肯定会乘虚进攻;可是如果先伐陈友谅,张士诚不一定敢轻举妄动,所以应该先打陈友谅。朱元璋采纳刘基之计,又在全面胜利的道路上迈出了举足轻重的一步。自此长江中下游地区尽归朱元璋所有。

刘基的运筹帷幄、神机妙算不仅使同僚下属钦佩不已,也博得了朱元璋的信任与尊敬。朱元璋将他比作汉代谋臣张良,尊称他“老先生”而不呼其名,经常和他一起商量军政大事,遇有重大决策,仅召他一人进密室相议。朱元璋对刘基一度几乎到了依赖的程度。刘基母亲故世,他告假回乡奔丧,朱元璋舍不得他离开,婉言挽留而不准假。后来勉强准了,还不时写信请教军政大计,刘基则详细分析答复,总使朱元璋非常满意。尽管这样,最后朱元璋还是提前召他回来。

然而,随着朱元璋立国大势已定,刘伯温反而渐渐被边缘化了。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朱元璋在北伐大都推翻元朝的凯歌声中,宣布了大明王朝的建立。昔日的谋略不再是朱元璋必需的,57岁的刘基其实只要规规矩矩地按章办事就行了。

落寞英雄进退维谷

大凡一个王朝的开国功臣,或韬光养晦,安享晚年,或骄横恣肆,最终被戮。然而,像刘基这样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却还是少见。

朱元璋曾将刘基比作张良,于是就有人也将刘基与张良比较。明人廖道南就说:汉代大封功臣,张良仅要求封为“留侯”就满足了,然后专心于道术,明哲保身,传说中还变成了神仙;而刘基却没有急流勇退,反而犹豫在朝,最终就像野鸡投于网罗、野象因其象牙而遭杀身之祸。

其实,在洪武元年(1368年)刘基被授予御史中丞职务的时候,他还是很有点意气风发的。中书省都事李彬犯下贪纵之罪。李彬是丞相李善长的亲戚,李善长请刘基缓治李彬之狱。刘基却坚决主张查办,并派人专程向远在汴梁的朱元璋汇报。李善长却在朱元璋面前抢先告了一状,说刘基“专恣”。对于专制君主来说,臣下的专恣自是不可容忍,朱元璋对刘基的宠信开始打折扣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刘基的方术似乎也不灵验了。八月天大旱,刘基进言道:“阵亡士兵的妻室共有数万之众,居于别营,阴气郁结;工匠死后,尸骸未收;张士诚的降卒们都编入了军户。这三点有干天和,所以发生旱灾。”朱元璋采纳了刘基的建议,妥加处理,谁料十天过后,依旧大旱。至此,刘基只得卷铺盖回老家。

但刘基毕竟是开国元勋,朱元璋没有一下子做绝。仅仅三个月之后,刘基又被召回了京城。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大封功臣。刘基被封为诚意伯。微妙的是,此时的朱元璋对刘基不再是言听计从了。例如,朱元璋对李善长不满,想换杨宪、汪广洋或胡惟庸为相,咨询刘基的意见。刘基据实情指出了各人的缺点,认为三人都不宜为相。然而,朱元璋后来却将杨宪、汪广洋、胡惟庸先后起用为相。刘基所说的一番话,传到三人耳朵里,明摆着是得罪人。可见,刘基在明朝建国之后的生活,过得非常压抑。

刘基年轻时所写的诗,抑扬顿挫,豪气非常,使人读了跃跃欲试。但功成名就后,反而屡屡哀叹穷病衰老,昔日的豪气荡然无存。设身处地一想,也很容易了解他的难言之隐。想当年他同朱元璋一块起义,老谋深算,运筹帷幄,大策方略多是他一人擘划。那时如果分道扬镳,收纳一班豪杰,自己干去,当日的宇中,真不知是谁的天下?可恨费尽了心血,都为他人做了嫁衣,好容易造反成功了,大明帝国成立了,自己得到的是什么?不过是一个诚意伯的虚头衔,一些金玉粟帛的零星赏赐罢了。比之朱元璋的富有四海,南面而王,生杀予夺,集于一身,何尝不是天壤之别。加之,朱元璋猜忌嗜杀,屡兴大狱,少者牵连几千人,多者累万。眼看着身边的故朋旧友,杀的杀,族的族,流的流,说不定哪一日就会杀到自己的头上来!自己又是功高震主的人,走了不好,不走也不好。有时朱元璋高兴了,钟山宸游,禁宫夜宴,自己又不能不暗拭眼泪,强陪笑脸,侍宴吟诗,前去凑趣。此中难言之痛,想来很少人能知道吧!

碰上朱元璋这样的猜忌之主,归乡隐居,安享晚年,对刘基来说也成了奢望。刘基意识到自己直言敢谏,得罪了许多人,因此想从官场及早抽身,回乡过安逸清闲的生活,免遭不测之祸,多次上书请求告老回乡。洪武四年,刘基回到故里。在乡间,他谢绝一切官府往来,每日只是饮酒弈棋、读书吟诗,从不谈论过去功绩。但他终究还是逃脱不了厄运。洪武六年(1373年),胡惟庸出任丞相,他对刘基不荐举自己为相怀恨在心,于是在皇上面前诬陷刘基,说他在家乡谋占了一块有王气之地作自己的墓地,图谋不轨。朱元璋最忌讳的就是有人篡位,于是革掉了刘基的俸禄,准备严加查办。

老迈的刘基吓得从家乡星夜兼程来到南京,再不敢回家乡。抑郁惊恐成疾,胡惟庸派医生诊治。服过药后,却觉腹中郁结,估计也是遭了胡惟庸的毒手。一直到病得实在不行,朱元璋才一纸赐文,送刘基回乡。洪武八年(1375年)四月十六日,刘基卒于家中。据说,死前遗命锉骨扬灰,恐是无稽之谈,实际上他是被葬于其乡夏山上。

后人有谒刘基墓诗,“卧龙名大终黄土”。再英武的谋略之士,终究逃不脱黄土一抔的命运,空留下旷世奇功、诗文美名和数不尽的神话传说,供后人品味。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