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向叶剑英秘献“隆中三策”

+

A

-
2017-04-27 23:26:17

在粉碎“四人帮”后的第6天,叶剑英派儿子叶选宁到胡耀邦家去看望胡耀邦。交谈中,胡耀邦提出了3条建议,叶剑英称赞这些建议犹如三国时期诸葛亮的“隆中三策”一样,确实是党和国家摆脱危机、扭转乾坤的大纲。本文原载于《文史天地》,作者苗体君、窦春芳。


在叶剑英的推荐下,华国锋以党中央名义任命胡耀邦为中央党校副校长(图源:VCG)

1897年4月28日,叶剑英生于广东省梅县雁洋堡下虎形村一个小商人家庭,18年后即1915年11月20日,胡耀邦出生于湖南省浏阳县时文乡(现在的中和乡)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他比叶剑英小18岁。这两位革命家的友谊,可歌可泣!

二人相知的时间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初

1919年叶剑英从云南讲武学校毕业后,1920年加入中国国民党,并追随孙中山的民主主义革命,参加东征、北伐和护卫孙中山的革命战争,历任营长、旅参谋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在国民党屠杀共产党时,叶剑英冒着生命危险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叶剑英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参谋长任上,秘密策应八一南昌起义,为叶挺、贺龙部队开进南昌、参加暴动以及南下广东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叶剑英还是广州起义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广州起义失败后,叶剑英赴苏联留学。1930年秋,叶剑英由莫斯科经海参崴回国到了上海,后进入中央苏区,从1932年10月上旬起即出任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校长兼政委,同时兼任了瑞金卫戍司令员以及中央苏区东南战区总指挥兼政委。

1933年1月,未满18岁的胡耀邦也从湘赣省委前往瑞金,先是由少共中央局派赴福建省宁化县和清流县等地检查巡视工作,稍后又到中央苏区儿童局和反帝拥苏总同盟内任职,并于同年9月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共党员,调任为少共中央局秘书长。此时,年满36岁的叶剑英已经积极地协助朱德、毛泽东指挥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二、第三次反“围剿”战役,连战皆捷,先后担任了中国工农红军总参谋长兼第一方面军参谋长、建宁警备区司令员和闽赣军区司令员,以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福建军区司令员和中革军委第四局局长等要职。也就在这时,二人认识了,从此结下了近半个世纪的革命友谊。中央苏区时的胡耀邦满脸稚气,矮矮的个头,所以大家总是习惯称其为“小胡”。“小胡”中学没有毕业,文化基础较低,但却勤奋好学,常常秉烛夜读,甚至在马背上、战壕里和枪炮声中他都能做到手不释卷。叶剑英是遐迩闻名的“儒将”,毕生都孜孜不倦地刻苦攻读,而且二人都擅长于撰写楹联,可谓志趣相投。

1934年10月,中央工农红军开始了震惊中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叶剑英、胡耀邦二人都全程参加了长征并胜利到达了目的地陕北。在长征途中,叶剑英曾将张国焘企图危害、分裂党中央与红军的“密电”及时地送出,挽救了党、红军和毛泽东等人,从而创建了一大奇勋,日后受到毛泽东多次盛情称赞。长征途中,胡耀邦在红三军团政治部开展民运工作和青年工作期间,曾身患重病还遭敌机轰炸受伤,但年轻的胡耀邦依然保持无比坚定的革命意志。在红军军粮奇缺的情况下,胡耀邦曾对贵州的彝族同胞进行反复、耐心的思想工作,并筹到一大批军粮,毛泽东得知此事后非常高兴,后来红军到达陕北后,毛泽东曾经在瓦窑堡的总结大会上表扬过胡耀邦。从那时起,毛泽东开始关注、信任这位19岁的年轻人。新中国成立后,胡耀邦长期担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并成为毛泽东的得力助手,这一切都源于毛泽东、胡耀邦的这段历史因缘。

延安整风时,叶剑英奉命从重庆回到延安出任中央军委参谋长,当时,胡耀邦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长,并参加总参谋部的审干工作。当时的延安,康生之流肆意叫嚣延安“特务如毛”,而胡耀邦却遵循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坚持重证据而不轻信口供,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这些给叶剑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胡耀邦的秉性耿直、嫉恶如仇的个性也得罪了康生,据高原编的《胡耀邦在中国政坛的最后十年》一书说:从延安整风运动起,胡耀邦就不再与康生交往。“文革”初期,胡耀邦冒着杀头的危险,公开说“康生是老左”。1969年4月,在召开的中共“九大”上,康生主动跟胡耀邦握手,而胡却扭头便走开了。

“文革”前,危难中的叶剑英从左倾包围中解救胡耀邦

对胡耀邦来说,叶剑英是一位革命的长者、智者,所以胡耀邦对叶剑英十分敬重。对热情开朗、精力充沛的胡耀邦,叶剑英一直赏识器重、关怀支持,而且爱护有加。

1949年10月19日,叶剑英被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为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兼广州市市长,开始主政南粤。因为他制订了实事求是的土改政策而遭到严厉的批评,新中国成立后,首次遭遇政治挫折。1953年10月,叶剑英奉命调入京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一职,不久,又因反对军事工作中的教条主义,被斥为“右倾机会主义”。

解放后,胡耀邦首次遭受政治劫难则是在1964年底。1964年11月,胡耀邦被党中央派往陕西,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兼陕西省委第一书记。这时正是毛泽东发动的城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如火如荼之时。胡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后,他敏锐地发现陕西的运动产生了偏差,出现了打击面过宽而导致了“三多”:抓捕人多、开除党籍多和开除公职多。胡耀邦立即与省委其他同志研究后,果断决定“三暂停”:捕人暂停;双开(开除党籍又开除公职)暂停;面上夺权暂停。后来他又提出简单粗暴、混淆是非的文艺批判和学术批判暂停,打击投机倒把的群众性运动暂停,同时他又以极大的热情领导和推动各级干部狠抓当前工农业生产,主张放宽政策,搞活经济。他还以极大的热情领导、推动陕西省各级干部狠抓工农业生产,他亲自考察过十几个县,深入到基层了解情况。他的这些举措受到全省广大干部和群众好评与支持,但却遭西北局和陕西省委某些领导人的严厉批评,胡耀邦被扣上“大搞纠偏运动,大刮翻案风”、“以停止革命的手段去抓生产”、“否定党的打击资本主义自发势力的方针”等多项罪名。他们还竭力想把胡耀邦的主张上纲到路线错误和“与中央对抗”。西北局领导从2月下旬起大会小会连续批判他,胡耀邦被批得突发大脑蛛网膜炎,直到医生认为有生命危险时,才被抢救住进了医院。但一旦病情稍有缓和,他们就对胡耀邦继续批判不止。此时,叶剑英远在京城,当他获悉胡耀邦身处险境之后,感到十分震惊,并对胡敢于“舍得一身剐”地顶风纠“左”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甚为钦佩,对身陷困境的胡耀邦深感忧虑。他当即邀约张宗逊、张爱萍两位上将,效仿《三国演义》里的“跨江救阿斗”,西行救助胡耀邦。

叶剑英与张宗逊、张爱萍两位上将以“视察军事工作”为名抵达西安市。当晚,西北局、陕西省委和省政府为他们举行隆重的欢迎宴会。宴会上,行伍出身、戎马生涯的张爱萍首先发言,他的发言惊动了在场所有的人,他说:“我们一进潼关,就看到陕西的麦子长势喜人,看来是一个大丰收。耀邦瘦了,陕西肥了,耀邦对陕西是有功的啊!”张爱萍的话说得有根有据,使批判胡耀邦的某些领导人哑口无言。多年后,不少研究者猜测张爱萍的发言是叶剑英事先授意的。当宴会结束后,主人们向客人告辞时,叶剑英大声说:“耀邦,你留一下。”胡便单独留了下来。叶剑英关切地询问说:“我听贺老总说,这个地方在整人哪?”胡连忙回答:“您不问,我还不敢说呢!我已经做过六次检讨,仍然过不了关。”随后,胡耀邦向叶剑英简要介绍了有关情况。叶听罢,意味深长地对胡耀邦说:“老弟啊,你在旧社会少吃了几年饭,你斗不过他们哪!在西安说不清楚,回到北京去谈嘛!”胡担心地说:“我走不脱呀!”叶剑英爽快地说:“我带你走嘛!”随后,胡耀邦便请假以回京治病为由,搭乘叶剑英的军用专机返回北京。在临登机时,叶剑英对胡耀邦说:“耀邦走吧!这个地方不好搞啊!”胡耀邦终于摆脱了险境,可谓是“死里逃生”。

“文革”中,危难中的叶剑英再次解救胡耀邦

在“文革”十年中,叶剑英、胡耀邦双双蒙受灾难。但二人坚持真理,不屈不挠,忍辱负重,与“四人帮”作最英勇的斗争。

1967年1月19日至20日,在中央军委碰头会上,叶剑英拍案怒斥江青、康生、陈伯达等人打倒老干部和反党乱军的罪行,致使右手第五掌骨远端骨折。同年2月25日至3月18日,叶剑英与陈毅、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李先念、李富春等被冠以“二月逆流”的罪名,多次遭到江青、康生、陈伯达等人的围攻批斗。1969年10月,被“流放”到湖南长沙、湘潭、岳阳等地。期间,叶剑英一直否认强加到他头上的“二月逆流黑干将”罪名。直至1971年9月13日,林彪坠机身亡以后,毛泽东才亲自并当众为叶剑英平了反,随后,毛泽东请叶剑英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文革”中,胡耀邦被冠以“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名进行批斗,但胡拒绝在“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结论中签字,还对“罪名”逐条予以反驳。因此,在林彪坠机身亡后,胡耀邦迟迟得不到“解放”。

1975年春,时任中央副主席的叶剑英去中央党校讲话,在“四人帮”为整肃老干部而专门举办的“读书班”里,叶剑英发现了胡耀邦。叶剑英当即约胡耀邦谈话,在详细了解胡耀邦的情况后,回到中南海,叶剑英立即向主持中央工作的邓小平说明情况。1975年7月7日,中央发出通知,任命胡耀邦同志为中国科学院第一副院长、党的核心小组第一副组长。胡耀邦到中国科学院后,立即大刀阔斧地开展全面整顿工作,还领导起草了《汇报提纲》。“四人帮”见状,对胡耀邦进行了疯狂的反扑,掀起了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胡耀邦负责起草的《汇报提纲》被批为大毒草,只工作了120天的胡耀邦又一次被打倒。叶剑英也被以“养病”为名,被解除了工作。

粉碎“四人帮”后的第6天,胡耀邦秘密向叶剑英献上“隆中三策”

粉碎“四人帮”后,叶剑英除了与几位老帅频频晤谈,还把邓小平接到西山自己的住处以便于商讨工作。在粉碎“四人帮”后的第6天,叶剑英派儿子叶选宁到胡耀邦家去看望胡耀邦。交谈中,胡耀邦对叶选宁说:“请你捎几句话给你爸和华主席,现在我们党的事业面临中兴的大好时机。中兴伟业,人心为上。什么是人心?第一是停止批邓,人心大顺;第二是冤案一理,人心大喜;第三是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叶剑英听了儿子叶选宁的报告后,称赞胡耀邦的三条建议犹如三国时期诸葛亮的“隆中三策”一样,确实是党和国家摆脱危机、扭转乾坤的大纲。

为此,1980年11月19日,胡耀邦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言中讲到此事的经过,他说:“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粉碎了‘四人帮’,十二日叶帅的一个儿子来看我。我头一句话说,祝贺你爸爸同华主席他们一道为我们的党和国家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我还说,现在我们的事业面临着中兴。中兴伟业,人心为上。什么是人心?我说有三条:第一是停止批邓,人心大顺;第二是冤案一理,人心大喜;第三是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我说,务必请你把我这个话带给你爸爸。然后我问他,你能够见到华主席吗?他反过来问我,你对华主席熟不熟?我说很熟,同过一年半工作哩。他说,我可以想办法见到华主席。我说,如果你能够想办法见到他,请你把这个话转告给他。这是粉碎‘四人帮’后的第六天。”但那时的华国锋等正热衷于“继承遗志”、搞“两个凡是”,对胡耀邦的话华国锋他们是不可能听进去的。

叶剑英十分赞赏胡耀邦提出的三条主张,后经过叶剑英的竭力推荐,好在1962年胡耀邦在湖南曾经和华国锋有过一段短暂的共事经历,华国锋对胡耀邦的印象不错,于是,华国锋向叶剑英表示可以不咎胡“右倾翻案风”之错,适当安排点工作。1977年3月3日,华国锋以党中央名义任命胡耀邦为中央党校副校长,主持学校日常工作。3月12日,叶剑英找胡耀邦谈话,叶剑英元帅寓意深长地对胡耀邦说:“你还是出来工作好,也是帮助我嘛!太重要的部门,他们不放心你去。你到党校去工作,我看也好,党校远在西郊,是非少点。凭你的智慧和才干,在那里是可以搞出点名堂来的。”

从1977年3月到中央党校任副校长后,胡耀邦只揭批“四人帮”,从不搞“批邓”,他还冒着巨大的风险率先在中央党校平反历年来的冤假错案,积极落实干部政策。同时他还精心指导几位教师写出了《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一文。文章发表在1977年10月7日的《人民日报》上,以纪念粉碎“四人帮”一周年。他还指导青年教师撰写题目为《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必须落实》的文章,发表在1977年l1月27日的《人民日报》上。这些文章发表后,在全国为平反冤假错案起到了巨大的舆论作用,各地成千上万的干部、知识分子纷纷向中央上书,有的亲自到北京上访。但当时中组部的负责人依然坚持“两个凡是”的错误思想,抵制平反冤假错案,这一做法也激起中组部内外许多老干部的愤怒。1977年11月,叶剑英在中央多次提出要解决中组部的问题,并说,喊冤上访的人这么多,一定要找一个断案如神的包公才行啊!后来经过反复商议,华国锋、邓小平等都同意由胡耀邦出任中央组织部部长兼中央党校副校长。为此,1977年12月10日中央发出正式文件。胡耀邦在中共中央党校还创办中央党校内部五日刊《理论动态》,向教条主义和个人迷信发起猛烈冲击,提出以实践为标准总结“文革”的理念。胡耀邦还亲自改写叶剑英在中央党校复办开学典礼上的重要讲话《坚持和发扬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这个讲话实际上就是对华国锋“两个凡是”错误思想的批判的开端。

胡耀邦到中组部任职后,亲自接待上访者,亲自批办来信,还要求把中组部办成党员之家、干部之家。他还亲自主持审理了陶铸案、彭德怀案、薄一波等61人的所谓“叛徒集团案”等重大案件,冲破重重阻挠落实干部政策,不仅解决了“文革”中的各种冤假错案,还把以往历次政治运动以至建国以前的大量冤假错案都平反昭雪。他还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两个不管”,即:凡是不实之词,凡是不正确的结论和处理,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搞的,不管是哪一级、什么人定的、批的,都要实事求是地改正过来。在胡耀邦努力下,55万多名在反右派运动中被定为右派分子的党内外各级干部和知识分子、民主人士得以平反昭雪。

叶帅说“数你年轻了,来中央帮助我们分挑一些担子,我们会支持你的”

粉碎“四人帮”后,叶帅是第一个提出注意选拔年轻干部、重视培养接班人的领导人。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63岁的胡耀邦被增补进中央政治局,为此叶帅十分高兴,还提议让胡耀邦到中央机关工作。中央工作会议后期,华国锋提出要胡耀邦到中央来工作,叶帅立即表示赞同。于是中央政治局决定胡耀邦任党中央秘书长,主管中央日常工作,并兼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而胡耀邦认为自己只有领导一个部门的经验,担心难以胜任要职。于是,叶剑英找到胡耀邦,并语重心长地劝他说:“数你年轻了,这两年干得也好,站得住,来中央帮助我们分挑一些担子,我们会支持你的。”据毛泽东的秘书李锐说,叶剑英还提议让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胡觉得“这怎么可以”而未肯接受,可见,叶剑英对胡耀邦的器重与信任。

1980年2月,在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决定恢复设立中共中央书记处,胡耀邦当选为总书记,叶剑英在讲话中对胡耀邦寄予殷切的期望。同年11—12月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华国锋要求辞去党中央主席职务,邓小平推荐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并得到了叶剑英等老一代革命家的支持,1981年6月,在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胡耀邦正式当选为中共中央主席。1982年9月,在党的“十二大”上,又将“中共中央主席”改为“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再次当选这一职务。叶剑英在会上发表了十分重要的讲话,讲话中叶剑英还引用了唐朝诗人李商隐的“雏凤清于老凤声”的诗句,勉励胡耀邦要后来者居上。后来,叶剑英多次向中央提出退出领导岗位,1985年9月,在中共中央十二届四中全会上,中共中央终于批准叶剑英不再担任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

胡耀邦为叶剑英致凝重的悼词

从1980年起,叶剑英就患有帕金森氏病及其并发症,此外还患有神经系统病症等,因而健康状况渐趋下降。特别是肺部感染频繁发作,而且一次比一次加重,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对此十分关心,他除了经常打电话问候或派人看望外,还指示中央保健委员会,成立一个以解放军总医院为主的专门医疗保健组,参与该医疗组的大夫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专家教授,包括汪石坚、邓家栋、方圻、陶寿淇、牟善初和王新德等人,这些专家经常为叶帅检查身体,进行保健和医疗。1983年元旦前夕,百忙中的胡耀邦抽出时间前往西山叶帅的住处探望叶帅。

1984年1月10日,叶剑英的肺炎再次复发,还伴随发生了大脑中动脉血栓形成等症状,病情较严重危急。次日,胡耀邦委托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并主持中央军委常务工作的杨尚昆立即召集病情汇报会,会后,邓家栋、汪石坚等人组成的医疗专家组住进叶帅在北京西山的家中。经过努力,过了一个星期,叶帅的病情被控制住了。同年7月中旬,叶帅的病情再度恶化,生命处于垂危中,为此于7月16日和27日,中共中央接连发出了第22、23号文件,向全党通报叶帅的病情,人民大会堂也接到了通知:“近期不在此安排其他活动,并准备布置追悼会会场,预备花圈。”

胡耀邦得知消息后,曾亲自作出指示:“要尽一切力量进行抢救,各个方面都要全力以赴地支持抢救工作。”依据胡耀邦的指示精神,对叶帅实施昼夜监护、紧急抢救措施。到了这年的10月份,叶帅的病情有所好转并趋于稳定。为此,胡耀邦还专程来到西山叶帅家中,向医疗组表达谢意,并称赞他们说:“你们创造了医疗史上的奇迹。”

从1986年10月13日起,89岁高龄的叶剑英病情再度恶化,10月22日凌晨1时16分,叶剑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当天下午,胡耀邦在中共中央召开的纪念长征胜利50周年大会上,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宣布这一噩耗。10月29日,叶剑英追悼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内隆重地举行,邓小平亲自主持追悼会,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为叶帅致悼词。

1989年4月8日上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胡耀邦出席在中南海怀仁堂内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时,骤感身体不适,经现场紧急抢救治疗,曾经一度有所好转。几天后,病情出现急剧恶化,经全力抢救无效,4月15日上午7时53分,73岁的胡耀邦与世长辞。这时,离叶帅逝世还不足三年的时间。

编辑: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