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40位开国将帅非正常死亡实录

+

A

-
2017-04-20 01:49:35

文革期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十大元帅的彭德怀和贺龙等高层领导人被迫害致死,邓小平、陈云等党内高层亦在此期间被下放,何况一些将军。本文摘自2009年7月4日新浪独狼博客,原题为《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开国将帅》。


阎红彦:陕甘晋红军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1955年授上将衔。云南省委第一书记,1967年1月8日凌晨4时服安眠药自尽(此说法难以服众)。

陶勇:1955年授中将衔。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东海舰队司令员,1967年1月21日遇害身亡(55岁生日)。

吕炳安:1961年晋升少将。武汉军区政治部副主任,1967年1月21日在武汉自尽。

唐金龙:1955年授少将衔。武汉军区副司令员,1967年1月21日在武汉自尽。

杨文安:1961年晋升少将。空军高炮指挥部副司令员,1967年6月中旬在北京自尽。

张子珍:1964年晋升少将。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1967年6月19日含冤逝世。

安志敏:1955年授少将衔。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1967年7月23日含冤逝世。

张和:1955年授少将衔。总后勤部工厂管理部部长,1967年7月22日被迫害致死。

王其梅:1955年授少将衔。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1967年8月15日被迫害致死。

李呈瑞:1955年授少将衔。海军航空兵政委,1967年9月22日含冤逝世。

汤平:1955年授中将衔。总后勤部副部长,1968年1月28日含冤逝世,文革后期平反。

袁子钦:1955年授中将衔。总政治部副主任,1968年2月23日在非法关押中含冤逝世。

傅连璋:1955年授中将衔。卫生部副部长,1968年3月29日凌晨5时屈死狱内。

刘培善:1955年授中将衔。福州军区第二政治委员,1968年5月8日晚22时到23时之间,在北京某部的锅炉房中上吊自尽。

文年生:1955年授中将衔。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67年6月7日在广州因批斗引发心脏病逝世。

齐勇:1955年授少将衔。南海舰队副司令员,1968年7月1日在北京含冤逝世。

刘善本:抗战中功郧累累的他于1946年开创国民党空军驾机起义的先例,在其影响下先后有有100余人驾42架飞机起义,朝鲜战场上任航空兵某师师长亦战绩卓著。1964年晋升少将。空军学院副教育长,1968年3月10日在刑讯逼供中被打死。

刘何:1955年授少将衔。炮兵副司令员,1969年4月3日在北京含冤逝世。

雷永通:1955年授少将衔。海军学院政委,1969年4月16日被迫害致死。

许光达:1955年授大将衔。装甲兵司令员,1969年6月3日晚死于关押室的马桶上。

贺龙:南昌起义总指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八路军第120师师长。1955年授元帅衔。军委副主席,1969年6月9日含冤逝世。

周长庚:1955年授少将衔。总后勤部政治部副主任,1970年1月27日在下放地四川射洪县农场因病去世,数百工人自发到百里外医院追悼。

徐海东:长征中1935年9月率红25军最早到达陕北,红军改编后任任115师344旅旅长,1955年授大将衔。国防委员会委员,被强行“疏散”到郑州后于1970年3月25日逝世。

张广才:1955年授少将衔。武汉军区副政治委员,1970年4月8日在下放地湖北因病去世。

买买提伊敏·伊敏诺夫:1955年授少将衔,新疆自治区人委会副主席,1970年5月17日含冤逝世。

张学思:张学良之弟,1949年4月创建新中国第一所海军学校。1955年授少将衔。海军参谋长,1970年5月29日被迫害致死。

谭甫仁:1955年授中将衔。昆明军区第一政治委员,1970年12月17日凌晨遭枪杀,延至中午12时去世。

曾涤:1955年授少将衔。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1971年12月14日在下放地因病逝世。

索立波:1955年授少将衔。1972年去世,一说属被迫害致死。

桑颇·才旺仁增:曾在西藏旧政府内任要职,在西藏和平解放中功郧卓著。1959年授少将衔。西藏军区副司令员,1959年西藏叛乱期间曾被分裂分子打伤,文革中却被扣上“里通外国”的罪名,1973年6月在拉萨含冤逝世。

王良恩:1961年晋升少将。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1973年1月26日含冤自尽。

白天:原国民党军93军参谋长,1940年到延安。1955年授少将衔。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文革中被扣上叛徒、特务的罪名,1973年11月18日含冤逝世。

胡秉权:1961年晋升少将。军事科学院干部,1973年10月含冤逝世。

李震:1955年授少将衔。公安部部长,1973年10月21日“畏罪自杀”。

刘其人:1955年授少将衔。总政治部副部长,受谭政冤案牵连,1974年1月6日在济南含冤逝世。

彭德怀:八路军副总指挥、一野总司令、志愿军总司令。1955年授元帅衔。1958年庐山会议上被解除国防部长等职,文革中被囚禁了整整八年,1974年11月29日在成都含冤病逝,以“王川”之名被火化,连火化费都是从他少得可怜的“工资”中扣除的。

袁也烈:1955年授少将衔。原海军副参谋长,水产部副部长,1976年8月8日含冤逝世。

肖向荣:1955年授中将衔。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76年3月23日含冤逝世。

贾陶:原东北军的一位副副旅长,1939年率部起义。1955年授少将衔。沈阳炮兵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文革中与张学思等被列为“东北叛党集团”,受迫害致残并导致全瘫,1976年10月22日含冤逝世。

徐文烈:曾多次成功领导国民党军起义(如滇军60军、20兵团等)。1955年授少将衔。总政治部总政治部副秘书长。1971年3月被遣送回原籍云南宣威,1976年12月28日在北京含冤逝世。

后记:

列完了这一串长长的命字,独狼却还有点意犹未尽!狼,一直被中国人认为是最凶残的动物,可在它们的族群中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先把独狼根据都梁先生所著长篇小说《亮剑》中的相关情节整理而成的《小说《亮剑》中部份人物最后的命运(下)》中赵刚的讲话再次摘录一段:“我们正在走苏联的弯路,在这里,我不想过多地评论什么,我只想请同志们听听1936年至1938年苏联肃反运动的一些统计数字。从1919年至1935年,苏共中央先后选出31名政治局委员,他们中有20人死于政治斗争。1922年的苏共十一大是列宁最后一次参加的党的代表大会,共选出26名政治局委员,其中有17人在肃反中被处决和流放。至于苏共十七大代表和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的命运,请大家注意,苏共十七大代表共1966人,其中1108人因”反革命罪“遭到逮捕和处决。这些代表中有80%是十月革命前或国内战争时期入党的老党员,60%是工人党员。十七大选出的139名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中,有83人即将近三分之二被逮捕和处决。下面我再谈谈苏联红军中的肃反情况。第一批授衔的五个元帅中,有3个被处决。他们是屠哈切夫斯基、布柳赫尔和叶戈罗夫。15名集团军司令员中被处决了13名,85名军长中被处决了57名,159名师长中被处决了110名。同志们,这些统计数字够触目惊心的了,够血淋淋的了。”

再把旧作《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再摘录一段:在1966年开始的“文革”十年中,全国被立案审查的干部高达230万人,占“文革”前夕全国1200万干部的19.2%;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被审查的干部共29885人,占干部总数的16.7%,其中中央副部级和地方副省级以上的高级干部被立案审查的达75%。据最高人民法院1980年9月统计,仅因刘少奇问题而受株连的“案件”就有2.6万多件,被判刑的达2.8万多人。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陈毅......多少曾为共和国的成立立下奇郧的元老,当初的敌人没夺去他们的生命,却被自己人逼得送了命!

最后,将旧作《“四一二惨案”82周年有感》的结尾改动一下顺序后作为本文的结尾:

在看《敌营十八年1》时,有一个境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姜波在“四一五大屠杀”中同其他共产党员一起被押赴刑场,其他人都高唱《国际歌》,姜波当然也想唱,但他却牢记着赵教官对他的嘱托:“任何时候也不能曝露你的身份”,于是只有感叹:“要是能有幸活着迎来革命胜利的那一天,一定要好好高唱《国际歌》!”

多么令人心酸的一个镜头呀!只不过,当初姜波不敢唱《国际歌》仅仅是为了不曝露身份,而那些对革命无比忠贞,却在肃反、整风等建国前发生的历次运动中惨遭杀害者,以及对党、对国家、对人民无比热爱,却在反右、文革等建国后发生的历次运动中饱守迫害者,他们又能唱什么呢?

更令人心酸的是:如今革命胜利近六十年了,可我们现在想起《国际歌》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上百万为了建立和保卫新中国的而献出宝贵生命的英烈们,他们面对当前发生的许多事,该作何感想呢?我们现在有同声高唱《国际歌》的权利吗?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