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武力外交:“疯子”的策略

+

A

-
2017-04-18 21:58:55

特朗普是莽撞的疯子么?近期在叙利亚和朝鲜发生的事情,留给观察家的印象似乎如此。

毕竟不久前,特朗普还口口声声表示对叙利亚的政权更迭毫无兴趣,这位美国新总统言辞之中对普京的崇敬几乎令人发指,然而,当叙利亚毒气事件发生之后,特朗普毫不犹豫地下令以导弹轰击普京庇护下的叙利亚机场,这一翻手为雨的军事举动,甚至令美国人自己都感到震惊,《华盛顿邮报》就惊呼,“我们的总统简直是一个莽夫。”

但事实很可能并非如此。因为,同样是干涉政策,我们却可以清晰地看到特朗普与小布什、奥巴马的不同之处。

小布什干涉阿富汗(2001)和伊拉克(2003),既打垮了敌视美国的政权,但也摧毁了现有秩序,使得美国不得不陷入漫无止境、耗资巨大的治安战,却永远看不到结束战争的希望——因为美国找不到可以缔结和平的政权,而这个有权威的政权已经被布什总统的军队摧毁了。

奥巴马的意识形态外交,干涉了利比亚和叙利亚的政治进程,仅仅摧毁了该地区的政权,制造了动荡,却无法建立稳固的社会秩序,由此引发的难民潮反过来重创了西方自身的安全。这种干涉政策的最终后果,仅仅削弱了美国意识形态和地缘威信。

但是,特朗普的干涉政策则完全不同,这位新总统以武力作为后盾,打击他眼里的反美政权,却从不试图以军事力量消灭这些反美政权的架构,即他的低成本的干涉展现出了美国的武力优势和大国权威,却避免了地缘秩序的崩溃。

在干涉叙利亚毒气事件中,特朗普借毒气之名以飞弹攻击阿萨德政权,却并未真正打击阿萨德军队的实力。轰炸过后,特朗普的国务卿蒂勒森就表示,打击伊斯兰国依然是美国的首要目标,美国当然要寻求阿萨德的下台,但这个过程需要有序,言下之意,可待商榷的空间极多,其对叙利亚内战的实质介入意志可谓消极。

在以武力威逼朝鲜放弃核试验的过程中,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同样表示,美国并不寻求朝鲜政权的更迭,这个态度也与美国历届政府完全不同——即美国只追求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却不尝试破坏现有秩序。

从以上事实,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并非莽夫:他用美国无敌的军力打击或者威慑了违背美国意志的政权,却不试图使这种干涉造成当地秩序的崩溃,这不但极大地降低了美国动用干涉政策的成本,还最大程度地保留了美国武力威慑政策的政治效用。对武力如此精妙的运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自一个莽夫之手。

那么,特朗普为何要在外交中表现出不可控制的莽夫外在呢?这是因为,代价巨大的威慑性外交之威力就在于“不确定”性,谈判者保持看似疯狂的不确定表象更有利于在外交场合折服对手。很多精明的决策者往往以疯子的面孔包装自己,在对手眼里故意制造出不确定性,从而慑服对手。

“尊敬的首相阁下,我深信,对于大英帝国来说,战争的不可预知危险将远甚于和平的可预知危险。”——1938年秋,阿道夫希特勒就苏台德问题威胁英国首相张伯伦

二十世纪最冷酷的外交讹诈专家阿道夫希特勒就曾经说过,“我年轻的时候总是动不动发怒,后来做了党的领袖总算能抑制住自己的怒火。不过,现在坐了总理,我已经随时可以让人以为我发怒了。”在柏林的外交场合,这位纳粹元首,不止一次地装出愤怒失控的表情,以迷惑恐吓他的对手,奥地利总理许士格尼被他吓得崩溃,英国首相张伯伦在他面前屈服,捷克总统哈查则不得不束手就擒。


"大厅中令人屏息的愤怒之声嘎然而止,元首推开门,满面笑容地走向我们,要求我们拥抱他,‘祝贺我吧,孩子们,今天,我将成为德意志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德意志人。’"——希特勒女秘书荣格回忆1939年3月希特勒伪装愤怒吓唬捷克总统哈查屈服的场景(图源:VCG)

事实已经表明,特朗普绝不可能是一个疯子。因为一个疯子不可能如此精妙地利用武力的好处,却同时谨慎地避免其负面效应。同样,恰恰因为特朗普不是一个真正疯子,他也才能够有足够的狡诈摆出一副疯子的面孔,去慑服他的对手。

所以,将特朗普当做好战的疯子是错误的,就像把他视为反对独裁的人权斗士一样荒谬。

撰写:王陶陶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