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莫斯科:林彪唯一婚外恋内幕

+

A

-
2017-04-17 22:28:43

在传闻中,周恩来养女孙维世曾是林彪倾慕的对象。1938年冬,在平型关战役后身负重伤的林被送到苏联首都莫斯科接受治疗,其妻张梅随行。这段悬案就在此期间发生。本文选自红潮网,作者佚名。


抗战时期的林彪(图源:VCG)

“聚会打孙维世的牌子,林彪就欣然应允”

孙维世的父亲孙炳文是周恩来的至交,共产党的早期革命家,1927年惨遭国民党杀害。当时孙维世才六岁,母亲任锐历尽艰辛把她抚养成人。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周恩来派人把她从上海接到延安,送进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9年,在林彪夫妇抵达苏联不久,孙维世受党中央派遣,也来到莫斯科,先后就读于中山大学和莫斯科戏剧学院,主攻导演艺术。

孙维世天生丽质,明艳动人,多才多艺,性情和善,是一个讨人喜爱的姑娘。

年轻人崇拜英雄,当时在莫斯科的年轻人多次邀请林彪这位“常胜将军”参加他们举办的重要活动。起初林彪并不愿意参加,但自从注视孙维世后,他的态度有了转变。

每当有人请他参加活动时,林彪总是和蔼地问:“大家都去吗?”

“都去,没有人缺席。”邀请人为林彪的细致、周到而感动,一一报出姓名,带着期待的口气说,“大家都非常希望您能参加。”

“好,既然大家都去,我也去。”林彪痛快地答应。

如果碰巧孙维世有事不能抽空参加时,林彪面上便闪逝一丝隐隐约约的失望,软绵绵地说:“我今天不太舒服,就不要去了吧。”

久而久之,人们渐渐发现,原来林彪参加活动是冲着孙维世来的,于是每次聚会都打孙维世的牌子,林彪就欣然应允。

“您?您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林彪善于克制自己,总希望姑娘先体察出他的意图和用心,采取主动姿态。在聚会上,他与大家均等接触,对孙维世也不例外,从不显露火力重点,避免过于急迫和张扬。

一个星期日下午,林彪自忖时机接近成熟,单独约请孙维世吃饭。饭后,两人在大街上散步,从年龄到家世,有一句没一句漫无边际地闲聊。

过了好半天,林彪突然以关切的口吻问:“你国内有男朋友吗?”

孙维世爽快地直摇头。

“国外呢?在苏联有男朋友吗?”林彪更进一步。

孙维世“咯咯”地笑着,还是摇头。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没有男朋友怎么结婚?”

“男朋友嘛,总是会有的。其实在你周围还是有许多人关心、爱护你的,只是你没留心,或者是没有发现。你准备在什么时候考虑家庭问题?”林彪又重复—遍。

“什么时候?”孙维世朗声笑着说,“我还没有认真地想过呢。”

他又用缓和的语气开导她:“革命是个大家庭,但还要有一个小家庭。女同志,要恋爱,结婚,成家,才会有安全感、归宿感,才会有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幸福。”

“也许将来我也会有那样的经历。”

“将来是什么时候?”

“等革命胜利呀!”

“可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毛主席不是说过,抗日战争是场持久战嘛,打败了日本鬼子,还有蒋介石,到那时,你已变成老太婆了。”

“老太婆就老太婆嘛。”孙维世想到自己变成老太婆的样子一定非常滑稽,又笑了起来。她一瞥发现林彪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忙又补充了一句,“我想,中国革命的成功不会太远。”

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了孙维世的宿舍前。到了互道“晚安”的时候。

林彪站定,直视孙维世,一字—句地说:“你知道吗?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你。跟你结婚,和你生活在—起,是我最大最强烈的愿望。”

林彪决定不再兜弯子,直截了当地把问题提出来,这使孙维世一下愣住了。这个平常受大家崇敬的英雄将领表面上那么严肃,不苟言笑,今天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孙维世猝不及防,脸庞涌起一层绯红,心跳得格外急促。她冷静了一下,也心直口快地说出自己的疑问:“您?您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林彪的脸也顿时热辣辣地红了起来。孙维世与张梅很熟,是—对要好的朋友。“我和张梅,你并不了解,我们合不来,关系一直不好,我很痛苦……”林彪向孙维世解释家庭的不幸,最后,他说,“我和张梅的感情已坠入绝谷,难有复苏的机会。我很难过,我们很快就要分手,所以,我希望你理解我,支持我,帮助我。”

孙维世很为难,她心慌意乱地应付了—句,便逃避似地奔入宿舍。

“我决定今后非你不娶!”

1942年1月,林彪与张梅正式分手,张梅留在莫斯科工作。

随后,林彪收到中共中央的来电,催促他尽早返归抗日前线。回国前夕,林彪又特意找到孙维世话别。吃过晚饭,两人一同来到莫斯科河畔散步。河水泛黑,缓缓地载着浮冰流向远方。

林彪有些伤感地说:“再过几天,我就要回国去了。”

“我希望在这里能看到您的捷报,比平型关大捷更辉煌的胜利!”孙维世真切地说。

“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林彪笑得有点勉强,“不过,我对你的期待,你还没有答复我呢!”

“您的期待?”孙维世不太想接上这个话题。

“你还记得我们上次的谈话吗?现在,我已经和张梅分手了,我也决定今后非你不娶!你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完美的姑娘,你和我一块回国吧……”

孙维世没料到这位久经沙场的军人,在情感上同样好胜,而且情意绵绵。她估计林彪会把这个问题再次提出,要她表态的,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为了不伤林彪的自尊心,她委婉地拒绝道:“很遗憾,我不能和您一块回国。我正在念导演系,还没有毕业呢。”

“学不学习,毕业不毕业,这有什么要紧?如果以后你和我在一起,不必去演戏,就做我的助手!”

“那不行。我来苏联,是毛主席和周副主席批准的。学习是我现在压倒一切的任务,如果半途而废,我回去怎么向他们解释?”

……

后记

1942年2月,林彪怀着黯然、失意、怅惘的心情,形单影只地离开苏联,绕道新疆回到延安。

这是一段鲜有人知的恋情,林彪莫斯科之恋披露后,人们有时猜想:“如果孙维世当时在莫斯科许诺且回国和林彪结合,林彪的下半生或许会重写?”

可惜历史是不容假设的,林彪也不是痴心汉。“文化大革命”期间,孙维世就是惨死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之下。

编辑: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