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文革卑躬屈膝吹捧江青

+

A

-
2017-04-13 01:22:13

从1968年3月“杨余傅事件”开始,大讲江青是毛泽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确路线的代表,除了已有的“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的口号外,周恩来甚至喊出了“誓死保卫江青同志”的肉麻口号。在一次大会上,周恩来把自己放在学生的姿态上卑躬屈膝吹捧江青。本文摘自《新发现的周恩来》,作者司马清扬、欧阳龙门。


1966年8月31日,周恩来与江青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一次大规模集会上向50万名红卫兵,革命老师和学生致敬(图源: Getty/VCG)

实际上,在中央文革小组成立之际,周恩来提议陈伯达作为中央文革小组组长和后来江青提议徐向前作为全军文革小组组长同出一辙。软弱的陈伯达和具有历史包袱的徐向前都可以被轻易作为“刘盆子”、“阿斗”使用。陈伯达自己就承认:自己没有能力。于是陈伯达推荐康生,但是康生如何能做得了“刘盆子”?周恩来对陈伯达软硬兼施:“你还是共产党员,难道中央不能分配你的工作?”后来公布由江青代理组长则显得极为顺理成章。成为代理组长的第二天即1966年8月31日,江青就主持毛泽东第二次接见50万红卫兵和革命师生的大会。大会情况由新华社发布消息:“毛主席和林彪以及贺龙同志,由谢富治、杨成武陪同乘第一辆汽车,紧跟着周恩来、陶铸、聂荣臻、江青乘坐的第二辆汽车……六时四十分,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第一副组长江青同志,宣布接见外地来京革命师生大会开始。江青同志代表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向大家问好。她说,我们热烈地欢迎你们,向你们致革命的敬礼”。

国庆节后,陶铸对报纸上关于江青的宣传极其反感:“你(曾志,笔者注)看,这几天的报纸,照片上居然将江青和总理平列,像什么样子?”陶铸是常委中主管宣传的,但是是谁越过他插手照片排列之事?舍周恩来,还能有谁?

10月6日,首都红卫兵“三司”在首都工人体育场发起召开有北京和和地方各大专院校师生10万人参加的“全国在京革命师生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誓师大会”。江青讲话之后,周恩来表态:“同学们,革命的红卫兵战士们,我首先向你们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敬礼!我没有更多的话要说了,我完全同意刚才江青同志讲的那段话。她讲的那段话,我们大家都看过,都同意的。……江青同志的讲话和中央批准的军委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的录音,我们把它制成录音片子,到全国大中学校去放。这样就不仅是今天到会的同学、红卫兵战士都听到,而且是全国大中学校的同学,红卫兵战士原原本本都听到。”把江青在一个大会上的讲话做成录音,在全国播放。江青名闻九州岛、声震寰宇的地位与周恩来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对于一个还不是中央委员的江青,这种待遇即使不是空前,恐怕也是绝后。

其次周恩来除了在宣传江青上十分卖力气,另外还当面奉承当众江青。1966年11月28日晚,北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两万多名“革命文艺战士”,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文艺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正如余汝信先生所言:之所以隆重其事,是为了对江青进行一次集中的人为拔高和吹捧,这是一次向江青表忠献媚的大会。

周恩来在此次大会上不顾历史的真实,对江青做了极其露骨的吹捧:“在这里介绍一下,在座的陈伯达同志、康生同志、江青同志,都是坚决拥护和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上面所说文艺革命的成绩,都是同江青同志的指导分不开的,都是同文艺界的革命左派的支持和合作分不开的。这是同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贯穿在文艺界的一条修正主义黑线进行坚决斗争的结果。江青同志亲自参加了斗争实践和艺术实践。虽然艰苦的斗争损害了江青同志的身体健康,但是精神的安慰和鼓舞,一定能够补偿这些损失。我在文艺方面是个外行,是个不成功的支持者。在方针上,我是坚持革命化、大众化、战斗化和民族化的,但在实践上,常常犯指导性的错误。例如,在音乐方面,我是外行中的外行,我只强调中西音乐的不同处,强调反对崇洋思想,强调中西音乐分开的基本训练,不认识洋为中用,不认识可以批判地吸收西洋音乐为我所用。在这个问题上,江青同志直接帮助了我,我也在学习革命歌曲的实践中,得到了深刻的体会。”在这场把江青树立为伟大的文艺革命旗手的登基典礼上,周恩来是立了头等功的。周恩来把自己摆在了是江青学生的地位上。

正如余汝信先生所评论:周恩来的讲话,通篇充满了卑躬屈节、谄媚奉承的表白。谁又可以说,在江青迈向更高权力的道路上,没有周恩来推波助澜的一份功劳?诚如历史所记载,周恩来从一个这种表态到当众高举手臂高呼“(我们要)誓死保卫江青同志!”也就不足为奇了。阎长贵回忆说:关于江青和周恩来的关系,我也问过汪东兴,他说:“江青和总理的关系是比较亲密的,非同一般,同她和其它领导人的关系不一样。在文革中,总理说了很多赞扬江青的话。‘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就是首先由总理喊出来的。连主席都说,总理有点怕江青。”

官方的文字、文献以及传记、年谱等对于周恩来和江青、中央文革的关系是比较隐蔽,为“贤者讳”。但是在文革期间多次的召见造反派的活动以及群众大会上,两者的关系就非常露骨了。对于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江青的关系,在1968年的3月24日和27日的两次大会上,两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则显示的非常清楚。

1968年3月24日,中央决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对军队干部会议,宣布“杨、余、傅反党集团”的问题。

首先是林彪讲话。当林彪讲到:“表面上他(杨成武)是拥护江青同志的,但实际上他是对江青同志不满的。江青同志有病的时候,他同戚本禹这些人早在去年春天,他们就搞江青同志的黑材料,实际上成立了项目来迫害江青同志。”

此时的周恩来插话高喊:“谁反对江青同志就打倒谁!誓死保卫江青同志!”在林彪讲话的时候,周恩来多次高呼:“谁反对中央文革打倒谁!”

周恩来在自己的讲话中对于江青的吹捧更是不遗余力、无以复加。

周恩来说:“在文化大革命以前,提一提她的成绩的一两点,就足以证明江青同志的伟大成绩。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刚才提到,她还有很多的著作,还有很多的演说,现在印成了小册子,大家都读了的。这就看出江青同志是我们党内杰出的女战士,杰出的共产党战士!值得我们向她学习!向她致敬!

周恩来讲:“在这里,我提几句江青同志在中央文革所起的作用。江青同志是一个坚强的共产党员,无产阶级战士。她不是从今天,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三十年代她就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就是一个同叛徒,同假共产党员、特务和社会的反动派作斗争的一位坚强勇敢的女战士。

如果说现在或者是两面派或者是特务、坏分子,他们所谓收集江青同志那个时候的材料,有两种,一种是江青同志自己为战斗所写的东西,那不是什么黑材料,那是红材料,革命的材料!至于国民党社会上,那时候是反动派统治着,那时他们写的东西,污蔑、造谣、迫害,那都是反革命的东西,把那些东西如果拿出来,作为黑材料,那你要在哪个地方登?江青同志自己说的很清楚,那就是台湾的话,香港的话,就是应该被打倒的那些人的话,那有什么黑材料?

三十多年以前,江青同志成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学生。得到毛泽东思想长时期的修养、学习和锻炼。经过了战争的年月。解放以后正是江青同志身体很差的时候,受到党内一小撮走资派的代表人刘、邓、陶、彭德怀、贺龙、彭、罗、陆、杨,谭震林等等,以至受到肖华的迫害。尽管如此,江青同志坚强不屈,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准备阶段,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教育的时候,进行了文艺的改革。

大家都知道,1964年演出样板戏八出,都是经过江青同志亲自指导、修改出来的。到了1966年要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了,反革命、叛徒、内奸彭真写了个《二月提纲》,可是江青同志得到了林副主席的委托,写出了革命的《二月座谈纪要》,这是我们人民解放军大家都人手一册,读过的。所以,在文化大革命以前,提一提她的成绩的一两点,就足以证明江青同志的伟大成绩。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刚才提到,她还有很多的著作,还有很多的演说,现在印成了小册子,大家都读了的。这就看出江青同志是我们党内杰出的女战士,杰出的共产党战士!值得我们向她学习!向她致敬!”

时隔3日,中央文革小组在首都工人体育场组织10万人群众大会。周恩来对军队干部吹完江青后,对于普通群众再次对江青进行了肉麻的吹捧。当周恩来讲到“我们要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时,江青回应到:“向总理学习!向总理致敬!”

周恩来则说:“我不敢当,我还要学。因此我们要誓死保卫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要誓死保卫林副主席,誓死保卫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誓死保卫中央文革,誓死保卫江青同志,我们要誓死保卫我们的人民解放军,誓死保卫我们广大的革命群众,誓死保卫我们的红卫兵,还要誓死保卫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红色政权。”

周恩来这个讲话有如下几个特点:1)从历史上来塑造江青的革命历史形像,把江比作鲁迅来赞扬;(2)江青受到过迫害,而且这些迫害者文革结束后却被称为“无产阶级革命家”;(3)文革期间江青又立新功。

另外作为中央领导人,在如此大规模的群众大会上带头高呼:“誓死保卫江青同志!”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是十分难得的互相声援致意的热烈场面。这也真实的体现了在文革中期以前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之间真诚团结一致、亲密无间的的一面。如果说文革是毛泽东和江青合伙开的“夫妻店”,那么周恩来就是这个店的总经理。

如果说这是周恩来在公众场合下的作秀,那么私下里的周恩来也不逊色。知情人讲述,当时的军政大学政委张秀川亲自抓(笔者注即今天的国防大学),在周恩来的专门指示下曾搞过“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知情人说她没看过那东西的原稿,据说除有毛林会师(即井冈山会师)之外,还特别对江青倍加赞扬。但是后来时间不长,因为时局变化,周就命令把写成的东西全部收回销毁。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