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剑涛:我从“人民的名义”看到了什么

+

A

-
2017-04-12 01:04:00

最近,无论是网络上还是餐桌旁,热播剧《人民的名义》总会是最常见且不会冷场的谈资。4月9日晚,在一场名为“民族主义的复归与民主的未来——《从投票到暴力》”的新书沙龙中,此书的译者、社会运动理论家吴强及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任剑涛在谈及此书及相关概念和问题时,也同样落入“俗套”,谈及了如此话题。


中国大陆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宣传海报(图源:VCG)

任剑涛认可世界存在成熟民主国家和不成熟民主国家的区分,“民主转轨分为两次,一次从古代专制统治转向民主,一次是从不成熟民主转向成熟民主。”他认为有些国家的精英是反感国家从不成熟民主步入成熟民主,“精英们要想把那些欲望成熟民主的大众欲望就此打住,而不为民主负责。就如最近热播的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以人民的名义却又不以人民民主的方式来统治国家,给人民以国家主宰的地位但又不向人民负责。”

吴强也提出:“在民主转型当中,区分两种民主主义。民主化是为了什么?是追求人民的统治还是追求以人民的名义统治。”

为此任剑涛还提出了“公民”的概念,“向人民负责的人民是抽象概念,同时又不借助于”公民“,这个概念存在权利和权力的博弈,此时要求的制度将大有不同。事实上,精英集团是非常畏惧这样局面(成熟民主)的出现。”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不成熟的民主更有利于精英的动员。这就涉及到此次沙龙的最主要关注点:民族主义。

“精英们认识到民族主义是民主动员的最好模式。”任剑涛说,“在早期民主不健全时,如果需要动员选民投自己票,而精英集团又区隔传媒说服的受众,此时国家形式上有了民族国家的建构,但实质上它民族内部成员的群体和精英群体是区隔开的。在一个国家缺少能打通各个精英集团和族群的统一的政治组织、制度安排和媒体的情况下,大家事实上是被割裂的。”这种情况下,民众是最好动员的。

当民众渴望成熟民主时,精英却成为了阻碍。于是精英不得不在国内外制造敌人,此时任剑涛提及德国纳粹的崛起:“文化民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同时,德国军国主义崛起,三方力量相互勾搭,再加上德国钢铁和黑麦两个利益集团要吞噬民族利益,此时它确实是反革命的民族主义。”


1934年10月7日,德国哈默尔恩,阿道夫·希特勒在纳粹感恩节上(图源:VCG)

任剑涛的这些表述不仅于解释历史,更多的是现实关怀:世界各国极右势力、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崛起及民主发展的担忧。

事实上,《从投票到暴力》的这次新书沙龙是两人的又一次合作,上一次是吴强编译的另一本书《民主的阴暗面》的新书沙龙。从书名就足以见得两人对民主问题的关注。在上次沙龙汇中,任剑涛同样表达了他对民主,尤其是民主在中国发展的看法:“《旧制度与大革命》,其实好多读者误解了。其实,引发大革命最根本的原因,正是法国人民的民主平等诉求,也就是权利诉求,远远超过了他们对自由捍卫的热情。中国人也有这样的倾向,人们要求民主权利,但是对自由毫无热情。”

的确,“人民的名义”“民主”“自由”等概念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不同,民主的发展也遭受着民粹主义的影响。在此次沙龙中也有人提出民主和民粹的相关问题。任剑涛解答道:“民主蜕变成民粹有一个基本判断标准,是真实的人民,让人民行使公民权利而进入民主状态,还是以人民的名义来损害任意少数人民的利益。这是两者最重要的界限。”

任剑涛还表达了担忧:“精英说服通过民族作为工具就为了让你产生分裂型认同,实现彼此间的沟通的无效,在没有打破公众群体的统一的媒体、制度的安排以及经济发展对大家的安抚功能时,造成的结果就是对峙。相互说服不了就只有一个出路——激进者掌权。”

这或许就足以解释,为何现在的世界有如此多的“极端”吧。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