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中缺失的“秘书帮”

+

A

-
2017-04-10 05:51:12

《人民的名义》热播,李达康火了。

“别低头,GDP会掉”“别流泪,祁同伟会笑”,这两句简单直白地勾勒出李达康的形象,好一个耿直boy。


李达康意外走红(图源:VCG)

但说好的“秘书帮”与“政法帮”的对决呢?

如果不是旁白、摒弃声音,李达康所表现的样子,恐怕更像是个霸道总裁,与“秘书帮”给人的感观相去甚远。

一个称职的秘书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关于秘书的职务角色,曾有过4M的说法,是指秘书应该扮演四个不同的角色:Manager(事务管理者、执行者)、Mother(像母亲一样关心领导)、Model(具备良好的形象举止)、Maid(像侍女一样照顾好领导)。

具体来说,做市委书记秘书出身的人,情商之高、办事的圆滑程度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涉及陈希同案的闫振利就是典型。

闫振利原是北京市财政局干部,当时任市财政局长的王宝森对他并无好感。但闫振利为人乖巧,很会“来事儿”,他“积极报名支援西藏建设”,回京休假总要带上“土特产”去看望王宝森,还帮王宝森安装浴盆、买电视机,帮王办理家务事,从而赢得了王的好感。王宝森一当副市长,就辞去原来的秘书,点名要闫振利当秘书。

有着“河北第一秘”之称的李真则更多的体现了“秘书帮”的一般路径。

李真得益于父亲的人脉,从老将军家里当生活秘书迈开至关重要的第一步。颇有心计的李真结识了许多在职的党政军界高级领导干部以及他们的子女和秘书,虽然自己的职位低卑,但他谦虚有礼,给这些同龄人以及领导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这为他今后在北京和河北政界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90年11月,李真获得了从张家口调往石家庄的资格,而最初确定的位置是省政府办公厅的秘书。在省政府秘书圈子里,李真最有价值的收获是与资历更深的吴庆五交好。

1992年6月,已经成为政治盟友的吴庆五极力举荐李真接任河北省长程维高的秘书。这一职务变动对二人都极为重要。

行政学研究者关钟叔在观察几起“秘书腐败案”时指出,一个能够成为上级心腹的秘书,必须很好地替上级完成个人权力的扩张和延伸。“也就是说,秘书必须深谙政治游戏的规则,能够帮助领导疏通同级官员和上级官员的各个关节。而秘书的工作方式一般是与对方官员的秘书交往,这使得身处同一官系中的秘书往往相互之间私交很深。”

李真无疑是一个合格的秘书。《“河北第一秘”李真大案实录》中就讲述了李真如何凭借其远见卓识、高超的手腕、广泛的上层人脉关系,协助空降而来的程维高巩固地位。

一年后,程维高升任省委书记,李真继续担任其秘书。此时的他,已经成为“河北第一秘”。

由于秘书可以分享官员的权力,此时的李真已经成为河北官场第二号人物,即便后来担任省国税局长时,李真也没有放弃“河北第一秘”的角色。

从生活秘书起步,李真最后升任河北省国家税务局局长,并纳入中央组织部视野,成为省部级后备干部。

这一切到2000年2月23日戛然而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李真涉嫌经济犯罪案件进行全面调查。从而拉开了河北省反腐败的序幕,一批高官要员在李真一案中纷纷落马。

回顾完李真的故事,再回到《人民的名义》,显然,李达康并不是典型的秘书形象。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少影评指出,如果不是从省委书记沙睿金的电话中,李达康能马上提取出“一把老骨头当火炬”这样精辟深刻的“指示”,是万万不能相信李达康的秘书出身。

当然,剧中给出了合理解释:李达康是赵立春最不喜欢的秘书。而前任省委书记、“秘书帮”的老大赵立春最终推荐高育良做省委书记也体现了这段伏笔。

然而,这剧情与“秘书帮”Vs“政法帮”又有何关系呢。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