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法宪庐山会议上如何炸毁黄克诚

2017-01-20 02:01:11

吴法宪在庐山会议对黄克诚拍了桌子,但吴认为他揭发的只是一些鸡毛蒜皮,不会给黄克诚造成损害。但是这个以黄金为内容的“本位主义”却成了“炸毁”黄克诚的“大炸弹”。这个“本位主义”指1945年9月,苏北的新四军三师奉命进军东北,带走一万两黄金。本文摘自2009年第3期《党史博览》,作者舒云,原题为《黄克诚大将的“黄金案”》。


1952年,黄克诚在湖南长沙群众集会上讲话(图源:浙江图书馆)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时任总参谋长的黄克诚被错误地划进彭德怀“反党集团”中。在1959年8月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吴法宪揭发黄克诚“本位主义”。不过连吴法宪自己也没有想到,“本位主义”竟成了黄克诚贪污一万两黄金。黄克诚一向两袖清风,他坚决为自己辩护。1980年6月19日,中共中央58号文件《批转总政关于黄克诚同志的复查结论》,彻底否定了“黄金案”,为黄克诚恢复了名誉。

1959年8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空军政委吴法宪揭发黄克诚三条:打仗有点“右”,任用自己的侄子,本位主义。虽然吴法宪对黄克诚拍了桌子,但他认为他揭发的只是一些“鸡毛蒜皮”,不会给黄克诚造成损害。但是这个以黄金为内容的“本位主义”却成了“炸毁”黄克诚的“大炸弹”。

吴法宪揭发黄克诚的“本位主义”是什么呢?1945年9月,苏北的新四军三师奉命进军东北,带走一万两黄金。黄克诚回忆:数万大军千里行军,怎么可能不带钱呢?根据地的纸币一出根据地就不能用了。新四军三师在苏北根据地经营了好几年,经济情况比较好。所以大军出动时,除换了一些法币外,考虑到应急,还设法换了一些黄金作为经费。这些黄金始终由时任新四军三师供给部部长翁徐文经管,我虽有批用权,但从没有直接经手过。由于用得节省,一直到东北根据地建立?部队改编时,所带的黄金还有剩余。黄克诚出任西满军区司令员时,报上级批准,将这些黄金带走。1947年底,为便于保管,西满军区供给部将金子炼成金条,经翁徐文请示李富春批准,派专人将金条上缴东北银行。1948年12月,黄克诚出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及天津市军管会主任,他让翁徐文请示李富春,并向东北局备案,从东北银行领出这些黄金,带到天津。一路上,这些黄金用保险箱装着,外面还套着木箱,两把不同钥匙,由两个人各拿一把,24小时由陈烨、王之庆、吴子昌等轮流值班,并有持枪警卫看守。库存黄金的清单,五名有关人员人手一份。

1949年8月,黄克诚出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翁徐文问这些黄金怎么办。黄克诚回忆:湖南过去是老区,烈士很多,现在是新解放区。我一向多考虑困难,怕有特殊需要。开始这些黄金用过少许救济军烈属,领款者都打了领条。很快省里的经济情况好转,这些黄金就用不着了。1949年9月,我让翁徐文将黄金上缴湖南省财政部门。

黄克诚回忆:军委斗争会对我的揭发中,最耸人听闻的就是莫须有的“黄金”问题,会上一片哗然。我一向被认为清廉克己,忽然间似乎成了大贪污犯。人们感到意外,但了解我的同志都不信。这不是正常的军费吗?况且我能贪污那么多黄金吗?一万两黄金要多少个骡子驮?话是这样说,但黄克诚还是很担心。10年前的黄金旧账不知道还在不在?管理账目的翁徐文万一死去呢?那黄克诚就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惠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