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曝陈希同胡长清被治罪隐情

2017-01-17 00:28:31

陈希同与胡长清都是被判刑的中共省部级高官,胡长清甚至是中共建政以来首位因贪污罪名被法院判处死刑的副省级干部。然而对于他俩的判刑,赵紫阳晚年与自己老下级杜导正的谈话中,道出不一样的评论。杜导正将这些谈话记录在自己的回忆录《杜导正日记:赵紫阳还说过什么》中。以下为本书相关内容摘录。


2015年1月17日,在赵紫阳北京的家里摆满了花束,纪念他逝世第十周年(图源:Reuters/VCG)

2000年1月2日(星期日)

昨晚,我取出1997年秋天林若来京参加中共十五大,由广东带来托我给赵的法兰西名酒,是一种礼物,一种心意。但因没有见赵的机会,一直存在我家里,林若几次对我说,无法送去,你饮了吧。但我想,总有一天,能送给他。现在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我取出十三本《炎黄春秋》,带上照相机,与锡华一同去洪达处集合。路上顺利,8时20分出发,到洪达家不到8时50分。于华病,我慰问后,与洪达、锡华一起去赵居住的富强胡同六号。门口要通报,正好,赵的新秘书来上班,问我们姓名,说知道,我们便进了大门。外院有几名战士闲走,我们经东过道,向赵书房走去。赵大约听到脚步声,走来门口相迎。“两年多了啊!”很难得见到了,简直是绝望后的相见,终于见到了,紧紧握手时有异样的感情在心里边。

还是老书房,老样子。我先注目的是赵的健康与精神状态。他头发稀疏雪白,似乎无变化,面孔红红的,有光泽,皱纹不多,步履轻捷。我们坐下,他用潮州功夫茶接待,一种极讲究的小小烧瓷盘、壶、杯,他倒茶时,我看到他手不颤抖。

先谈此次为何开禁“会客”?赵说:“十五大时,我给十五大是写了一封信,交秘书分送给中央七位常委,另送尚昆、万里。内容不是外边传的八条、十条,很简短。

第一段,我说,对”六四“,我们原定是反革命暴乱,现在改了,说明前一种说法不能成立了,既然承认是非反革命暴乱,那么,我们用武力解决便不对了。因此,第二,我说这件事不会因为我们想让大家淡化,便淡化得了的,历史上必须对此作出结论。因此,第三,我建议,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早解决比晚解决好;趁目前政局稳定时解决,比未来政局困难时解决好。

此信送上后,不知为什么,西方电台纷纷广播,当局便派人找我谈话,说我此信影响安定,说我写此信不对。

我这么回答:我是党员,给党中央写信是我的权利,这封信的内容我以为是正确的。

从此,对我戒备加严。我不能外出,高尔夫球不能打了,客,不能会了。我家一老保姆从农村来,拦在大门口不准见。无非这么一封信!此信发出前,我找个别朋友斟酌过,是赵健民,中南海知道此人的。

赵健民不知从哪儿得到我这信,自己印了许多,散发了。所以后来,中南海派人找我谈:此信错在发到国外,谁发的?我说,我不知道!而且,发这么一封信,无甚差错!

“十五”大后,江泽民要访美国,他大约估计到美国后,人家会提到我被软禁这件事。于是先派医生来我家,劝我到京郊打高尔夫球。我偏不去。又要秘书劝我打,我还是不去。这明明是江泽民要捞政治资本--说我们没有软禁他呀!他不在打高尔夫球吗!我不上这个当。

所以这一整年,我待在这儿,哪儿也没去,球也一次不打。今春先去杭州,后回京。

近日换了秘书。那日秘书新来报到,问:“你有什么要求?”我答:“软禁了我十年,”十五“大后,会客的权利也取消了,这不对嘛!我要求两条:一、到外地看看,先去广东、福建、浙江;二、会客的权利。”

(采桑子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