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杨开慧:毛泽东再婚三大原因

2016-11-13 19:36:48

1928年6月下旬,毛泽东与贺子珍在江西永新结为伴侣。当时,毛泽东的结发妻子杨开慧仍在长沙县板仓地区坚持地下斗争。近年来,学界对相关史实较为关注,研究也有很大进展。但由于史料与观点的原因,在一些书刊、网络中,也存在不恰当的揣测甚至恶意歪曲。概括起来说,这些揣测、歪曲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结婚,源于情感上的喜新厌旧、见异思迁;二是杨开慧的堂弟杨开明到湘赣边界之后,因此与毛泽东交恶,受到他的排挤;三是1930年红军两次攻打长沙,毛泽东本有机会将杨开慧母子接出来,但他有意没有这样做,导致杨开慧被捕牺牲。后面两点都由第一点衍申而来,即通过对史实的剪裁、演绎,说明第一点的结论。本文摘自2015年第四期《毛泽东研究》,作者李珍,原题为《有关毛泽东与贺子珍婚姻的几点史实考订》。


1937年,毛泽东与贺子珍在延安。也有说法称,该照片是两人最后一次合影(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一、信息不通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结婚的重要背景

关于毛泽东与贺子珍的结合,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记载,1928年,在三次到永新县西乡的塘边村搞调查研究,领导分田过程中,贺子珍对毛泽东由敬佩而逐渐产生爱慕。毛泽东主动告诉贺子珍,“自己结过婚,有三个孩子,留在湖南老家,现在杳无音讯”。从现有史料来看,“杳无音讯”的说法是实事求是的。

在带领秋收起义的队伍上井冈山之初,毛泽东与杨开慧还有书信来往,这应当没有疑问。但是,由于井冈山斗争的严酷性,以及大革命失败后湖南斗争形势艰难,他们之间的联系很快就被迫中断了。

在杨开慧当时写下的手稿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她在1928年10月写就的五言诗《偶感》中感叹:“天阴起溯风,浓寒入肌骨。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这里的“远行人”,无疑是指毛泽东。这里的“足疾”,当指他在领导秋收起义过程中脚部所受损伤。据《毛泽东年谱》记载,他在1927年12月下旬“脚背溃伤略有好转”,遂决定下山到茶陵,“同工农革命军主力一道发展革命形势”。其后出击遂川、新城的战斗,毛泽东都亲自指挥,率队出征。这说明,到1928年初,毛泽东的脚伤已经逐渐好转,不至影响他的行动了。而杨开慧对此不知情,证明他们大约从这时起,就已经难以互通消息了。这篇《偶感》无法寄出,也进一步说明了当时井冈山与长沙县之间的交通困难。1930年1月,杨开慧在手稿中这样写道:“又许久没有信了,不眠症依然来到。只有五十天,幸喜天保佑我接到了那贵重的信。伤心的日子依然来了,一月,两月,半年,一年,至于三年……”“一月,两月,半年,一年,至于三年”的描述,真切反映了他们已经久未联系的事实。

许克祥发动“马日事变”后,由于中共中央采取退让方针,湖南省农民协会关于工农武装集中进攻长沙的计划被取消。随后,湖南大部分县市相继发生反革命大屠杀,绝大部分共产党组织、工农团体被摧毁,许多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至1927年8月时,全省的共产党员人数从2万余名骤减至5千名左右;12月,“灰日暴动”失败后,由于不断有同志被捕、牺牲,湖南省委和长沙市委遭到了更加严重的破坏,屡经改组,变动频繁。在白色恐怖中艰难发展的井冈山根据地,则始终要应对敌人的武装“会剿”威胁,再加上“左”倾盲动主义的干扰,根据地在军事上、组织上、经济上,都面临着难以想象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井冈山与外界联系中断,就成为势之必然。

(嘉崎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