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录:谁决定改革的快与慢

采桑子撰写2016-10-15 15:38:52

晚清,北京。

时间一进入20世纪,满清贵族感觉自己干什么都时间不够用。辛丑条约的国耻已经唤醒了一部分养尊处优的他们,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深深感受到了无力,身子似乎已被掏空。

的确,晚清的贵族们已经很难毫无担忧的享受身份给自己所带来的优越生活。上个世纪中期以来,有太多觊觎他们权力的人。先是太平天国席卷大清富庶之江南,之后汉人官僚势力逐步抬头,东南互保与朝廷分庭抗礼。近邻日本与俄国因垂涎自己大打出手,自己却无能为力,海外列强占据京城却并不会让自己下台,这让满清贵族深感不解,而无知带来的却是更大的惶恐。

他们担心着,这个政权还能持续多久?自己什么时候会命丧黄泉,遭灭族之灾?

然而谁能心甘情愿的接受耻辱呢?

他们不愿意,所以做了很多努力。可此时的他们就如一个各科都不好的学生,周边有一群人给他出主意。“先学好语文吧,语文容易学。”“还是先把数学学好,提分比较快。”“先学历史,背一背就会了。”……

于是,这个“差学生”开始“学习”。只是理论和实践之间有着太多的不同,学习总会变了味儿。很多事后诸葛亮又开始说:“你怎么不知悔改,还不学啊?”或者“早听我的多好!学这个!”


立宪派成为晚晴贵族的救命稻草(图源:其他网络来源)

世界变的太快了,相信他们很多人比大多数国人更能感受其中的变化。只是,该往何处变,怎么变才能跟上这浩浩汤汤的潮流呢?

新政与预备立宪成为他们抓住的又一颗救命稻草。1905年9月24日,慈禧太后诏定考察政治大臣五人:特派镇国公载泽、户部侍郎戴鸿慈、兵部侍郎徐世昌、湖南巡抚端方、商部右丞绍英出使西洋。

虽然在出团半途中遭受革命党人吴樾放炸弹行刺而被迫延期,但他们还是勇敢的迈出这一步。几个月后,他们兵分两路,开始认真研究各国宪政之道。1906年夏秋之际,考察团先后回国,提交了由熊希龄执笔的,参考了梁启超、杨度所写的宪政研究资料的考察报告,主张“强国必须宪政”。

随后,1906年9月1日,慈禧太后下诏颁布预备仿行立宪。

这一局面却有人欢喜有人忧。1907年,张謇、汤寿潜等人在上海成立预备立宪公会,之后立宪党人在各地纷纷建立立宪公会。君主立宪成为此时国内主流的声音。相反,革命党人则在国人看来犹如“恐怖分子”。他们知道,如果清朝真这么做了,自己“暴力”的土壤也将逐渐消失。

1908年8月,清廷又颁布《钦定宪法大纲》和《逐年筹备事宜清单》及“臣民权利义务”、“议院法要领”、“选举法要领”等三个附录,规定第二年即举行地方咨议局和中央资政院选举,计划以九年时间筹备宪法。

整份宪法大纲有浓厚君权色彩,但亦基本上体现了三权分立的原则,并规定臣民有言论、著作、出版、集会、结社、拥有财产、选举和被选举议员等的权利。与此同时,清廷亦放宽了对报刊及政党的限制。

清末打算稳步进行改革,可是预计九年的时间让立宪党人无法接受,朝廷的托辞——所谓“民智未开”、尚不能立即召开国会实施宪政,更让立宪党人恼火。其实当时,摄政王载沣已经加快立宪的进程。1909年(宣统元年),各省咨议局选举。1910年(宣统二年九月初一日),资政院举行第一次开院礼。

(采桑子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