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土改:高干拉铁丝穿鼻老父游街

2016-07-23 21:22:25

《土地改革运动史》记述:土改时山西兴县被打死的地主384人,富农382人,中农345人,贫、雇农41人,合计1,152人。自杀的地主255人,富农285人,中农309人,贫、雇农11人,合计859人。另外还有饿死的地主27人,富农39人,中农3人,合计63人。三项共计死亡2,024人。兴县地主牛友兰,他的名字写入《毛泽东选集》,被毛认为是抗日爱国绅士。毛泽东1948年路过晋绥时住的窑洞(即当时的晋绥军区司令部,现为蔡家崖革命纪念馆),就是他家的房子。抗战中,他把房屋、店铺、工厂、土地、金钱等值钱的财物全部捐献出来。土改前,他已落得身无分文,过苦日子。土改到来时,却在劫难逃。就因为他曾是晋西北首富,成份不好,秋后算账。也因为他姓牛,“斗牛大会”上,他的儿子牛荫冠(时任晋西北行政公署副主任、土改工作组组长)坐在台上,“他还用铁丝穿了父亲的鼻子(穿牛鼻)游街示众”。当时,铁丝把鼻翼下脆骨拉断了,老牛鲜血直流,会场上人人震惊。牛友兰受不了这种污辱打击,回家后即绝食。三天后含恨去世。本文摘自2004年第11期《山西文学》,作者鲁顺民,原题为《这一腔心事说与谁》。【相关阅读:中共血腥土改:婴儿被扯腿一劈两半


土改时期的中国农村(图源:中共新闻网)

一、民间记忆里的牛荫冠

第一次听说牛荫冠这个人,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上大学的时候。

那时候,同学们都来自本省各县,没事的时候互相吹牛,本地的名人高干自然是夸耀的谈资,好在山西这块古老的土地,南北或有差异,各地分布不均,却从来不乏这样的资源。

牛荫冠是山西省兴县人,兴县的同学提及他的时候,他刚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主任的位置上退下来,不久,又担任了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员会委员。在我们那个不知天高地厚也显然十分幼稚的小话语圈子里,官至正部级,竟然算不得什么人物,好在兴县小老乡并不在意他的官大官小,在他那里,牛荫冠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桩本地的奇闻。兴县同学说,在土改的时候,作为共产党干部的牛荫冠,居然残忍地用铁丝穿进他老爹的鼻子里游街示众。其结果是,老爹被侮辱折磨而死,牛荫冠本人则从此再没有回过家乡。

他的父亲牛友兰先生,是入过《毛选》,和李鼎铭、刘少白齐名的抗战开明绅士。莫说牛荫冠,就是对牛友兰先生,包括我们的兴县同学也不甚了了,但是那样高的政治规格,足以构成持久记忆的全部理由。一个是著名的开明绅士,一个是大义灭亲的中共高干,这种奇妙的父子关系也实在是太离奇了,很快,几个家伙和兴县同学达成一致的共识:牛冠荫这个人尽管身居高位,但一定不是一个好人。

后来陆陆续续又听到有人说起牛冠荫在1947年土改时期的这段历史往事,知道这段历史往事的人,范围之广,人数之多,让我这个没有多少见识的后生小子感到非常吃惊。言者莫不轻蔑愤怒,闻者莫不震惊唏嘘,尽管大家谈论起来并不是针对牛荫冠这个具体的人,也就是说,并不单单把这当作个人的历史污点和劣迹来谈论,听得多了,也不由得替那时仍然健在、尚在高位的牛荫冠捏一把汗,众口能铄金,够他喝一壶。

随着公众对政治运动理解和认识的改变,牛荫冠这个人由沉淀在民间记忆里的一个日常伦理道德评判的符号,逐渐演变为政治运动的典型人物浮出水面。2001年8月24日《南方周末》刊登了智效民先生的长文《开明绅士刘少白》,谈到开明绅士刘少白在1947年晋绥边区土改运动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顺带提及牛荫冠的这段历史“劣迹”: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