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华解密高层斗争:从周博毛鼎立到毛独大

2015-12-25 02:36:19

2009年,博古侄子秦福铨所著《博古和毛泽东——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领袖们》在香港出版,对延安整风后形成的,以批判博古等人错误为中心的中央苏区史、长征史等历史定论提出质疑。作者依据他从长辈处听来的“故事”,在一系列重大史实方面提出完全不同的看法。著名历史学家高华阅读该书后,在2010年2月、4月出版的《领导者》杂志上看文对该书进行了评论,结合自己的研究详细回顾了那段时期中共最高权力之争,如何从毛泽东、周恩来、博古三足鼎力到毛泽东一家独大的过程,有意思的是高华还从国民党史料讲述了国民党对中共权争的看法,蒋介石及国民党很早就看好毛泽东,毛泽东主义一词最早竟出于中统。以下是文章节选,文中括号内页XX为《博古与毛泽东》页码:


1938年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主席团合影,前排左二为毛泽东,后排左二为博古、右二为周恩来,此时毛泽东已经成为中共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

当年的国民党是如何看待博、毛、周的?

在1930年代初的共产党领导人中,博古属于资历较浅的年轻一辈,他于1930年9月从苏联回国,在上海中共所属的全国总工会做干事,和王明、王稼祥一起反“立三路线”及周恩来、瞿秋白的“调和路线”,在1931年1月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出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因顾顺章、向忠发相继叛变,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处境十分危殆,中共主要领导人准备撤离上海,1931年9月,王明、周恩来指定博古在新成立的临时政治局负总责,并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

博古在当年虽然是中共总书记(1934年六届五中全会被选为总书记,之前为负总责),可是知名度却不高,王明、博古何许人也,白区的党员不知道,甚至苏区的干部战士也没听说过。毛几十年后对美国人斯诺说,完全不搞个人崇拜就要垮台,用到博古身上是绝对正确的。

然而,在上海共产党的圈子里和共产党“转变”人员那儿,秦邦宪还是颇有名气的,1933年,由中共叛徒、国民党“中统”要角丁默村主办的《社会新闻》,经常刊登有关“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在莫斯科中山大学以及在上海党争的秘辛,大都会提到秦邦宪的大名。1932-1935年,上海的共产党组织连续被国民党破坏,一批批共产党领导人相继叛变,照例他们写的“自首书”都会提到留俄派陈绍禹、秦邦宪如何“一步登天”,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扶持下占据中共领导层,也都意气难平。

国民党有一奇怪也颇教条的逻辑,他们虽然知道博古是中共的总书记,却只认毛泽东,他们认为毛担任了中华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和人民委员会委员长,就是“中国的列宁”了,因为列宁之为俄国领袖就是担任了俄国苏维埃政府主席兼人民委员会委员长。“中统”甚至认为,毛的“最高领袖之地位”是在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成立大会上确立的。中统出版的《中国共产党之透视》一书甚至说,1932年夏,毛“设计将王明诱至匪区,加以软禁,后由国际代表为之说情,始将其逐出中国,派赴莫斯科”。“中统”还说,自王明被逐后,上海中央顿失中心,“乃惟毛泽东之命是听,将伪中央迁至匪之伪都瑞金”。从此,党中央“在毛泽东直接指挥之下,更可御用自由,周恩来以下,亦不得不阳示屈伏,从此毛泽东乃唯我独尊成为共党之唯一领袖”。

(荏苒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