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忆杨白冰往事:退休九年仍遭对手打压

2015-11-11 21:05:33

杨白冰走了以后,从外部表征到精神内涵,符合传统意义“儒将”称谓的军官在军营里再难见到。不是官将们不崇尚儒,一个时代结束了,产生“儒将文化”的时代不复存在了,只剩下了官。本文选自三剑客,作者金乃凡曾任成都军区政治部战旗话剧团团长,与杨白冰有私交,原题为《我和杨白冰》。


六四事件后,邓小平让多年战友杨尚昆出任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杨尚昆弟弟杨白冰升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兼军委秘书长,掌握军队实权。然而权势如日中天的杨氏兄弟却突然被邓小平削掉军权,江泽民因此逐步坐大。图为杨白冰遗像

写在前面

好友田林和内弟胡小刚正积极筹划出版一本叫《北较场风雨轶事》的书。

北较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司令部、政治部机关所在地。因前清是成都城北的一座练兵习武的较场而得名。抗日战争时期,南京沦陷,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前身是黄埔军校)迁此。现在是统领云,贵,川,藏四省区的西南战区指挥中心。

为书撰稿的,全部是在北较场出生或生活过的军区司、政机关干部子女。以他们的视角和记忆,为这座大西南军事重镇的厚重历史,勾勒出一幅幅别开生面的鲜活插图和生动注脚。

这是口述历史的一部份,是正史的必要补充,意义匪浅。

编委会知道我曾与杨白冰有过一些“特殊”交往经历,提议我写篇关于杨白冰的文章,我没有答应。首先我不属于北较场圈内角色,更主要杨是个有争议的人物,尤其是成都军区对他多有微词。而我对他印象甚好。再则,他大部分工作时间,乃至声名显赫、飞黄腾达都是调离成都军区之后。之前我和他的点滴“私交”微不足道。

去年的一次编委会上使我改变了初衷。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总参副总长何正文将军之子何凡的一番话触动了我。他说:

“杨白冰是土生土长成都军区的干部,是从北较场走出去,在全军任职最高影响最大、可在军史留名的人物。仅此一点,他就有资格位列该书”。

是的,北较场再也不会产生象他那样大起大落、有声有色、权倾朝野、叱咤风云的军界领袖了。

我决定写了。

于是,我把记了半个多世纪的日记,一本本翻找出来查阅、摘录。不禁感到沧海桑田人去也,往事烟云入梦来。

1.战旗文工团学员队

1961年8月25日,我考入成都军区政治部战旗文工团学员队,是一名舞蹈学员。那年我15岁,正上初中二年级。杨白冰是我顶头顶头的上司,时任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分管宣传文化。他酷爱文艺而且懂行,常到文工团视察,团址就是正通顺街98号、大文豪巴金的“家”。他到文工团,必来看望学员队,对他一手创建的“子弟兵”,很是关怀体贴。

那时他不认识我,我对他也仅仅是偷偷窥视的直观印象,个子不高,大约四十出头,却气宇轩昂风度翩翩。从来黄呢军服穿着笔挺,将校皮靴一尘不染,头发后披修饰得油光水滑,戴一副金丝眼镜,说起话来抑扬顿挫、谈笑风生,很有亲和力。他说的是四川官话,爱说歇后语,什么公鸡屙屎头节硬,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什么矮子过河淹了心……他爱抽烟,两指夹烟意态潇洒,有浓郁的四川文人气质和儒将风范。

1960年,全军最高艺术学府——解放军艺术学院在京开办,舞蹈系在各系中一枝独秀。我们学员队和军艺舞蹈系同时成立,分明是唱对台戏。这种文工团自办学员队培养舞蹈演员的做法,在各大军区中成都是唯一的。

(关岭 编辑)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