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六四自我辩护:我对李鹏没意见

2015-06-20 01:24:01

1989年6月下旬,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四中全会有两大主题,一是人事,增选江泽民、宋平、李瑞环为政治局常委,江泽民为中共中央总书记,政治局常委会由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六人组成,形成新的中央领导集体;一是讨论赵紫阳在动乱中所犯的严重错误,并做出了相应的处理。尽管赵紫阳遭到普遍的批判,但并未剥夺他说话的权利,他在会上发言,讲述了“学潮和动乱以来的一些事实以及我当时的思想情况”,为自己辩护,以下是赵紫阳发言全文。


赵紫阳

这次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将对我的问题作出组织处理,我欢迎同志们对我进行批评。这些年来我的工作有不少缺点、错误、失误和不得力的地方。辜负了党、人民和同志们的期望。现在我想就我所犯错误的一些事实做些说明和进行自我批评。

(一)

我先说学潮和动乱以来的一些事实以及我当时的思想情况。

4月中旬以来,学生游行发展愈大,我和大家想的都是使事态尽快平息下来。我讲过对于学生不按法律规定进行申诉就上街示威,我历来是不赞成的。对罢课绝食更不赞成。我一再呼吁,要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我还讲过,即使按法律可以批准的游行,学校领导人和党组织还是应当积极进行说服和劝阻工作,尽可能引导学生通过正常渠道用其它方式表达意见。我的这个态度一直是很明确的。

但是,我也看到这次学潮有两个很值得注意的特点。一是学生提出要拥护宪法推进民主、反对腐败等口号。这些要求跟党和政府的主张基本是一致的,我们不应拒绝。二是参加游行和支持他们的人非常之多,各界人士都有。北京城人山人海。在这种情况下,我当时产生了一个想法,就是要想平息事态,必须首先着眼于大多数,把多数人的主流肯定下来。广大学生要求改革、反对腐败的热情是可贵的,是应该给予充分肯定的。同时还要接受群众的合理意见,采取积极的整改措施。这样使多数人的情绪稳定下来,使多数群众理解、支持党和政府的做法,然后对少数坏人的问题才好解决。

因与这个想法联系,我还觉得4月26日社论有个问题,就是没有肯定多数人的主流,而是从整体上做了一个多数人难以接受的笼统的敌我矛盾性质的定性。极少数人反对四项基本原则,浑水摸鱼肯定是有的,但是几十万人的行为只由少数的人操纵,是很难完全解释得通的。学生们认为四月二十六日社论给他们戴上一顶帽子,情绪变得激烈起来。因此,我曾主张对社论做些改变,松一松口。

我的这些看法,只是在中央常委的会议上讲过,只在这个范围内同少数中央领导同志交换过意见。我当时考虑这个想法对不对是一个问题,在党的会议上可不可以提,是另一个问题。我觉得,我的这一个想法,无论如何,是可以在当时的常委会上提出来的,提一提是不应该有什么问题的。当然后来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讲话的口气、提法实际上也逐步在变,也都讲一些广大学生爱国热情的话。我觉得如果一开始就把这些话写进“4·26”社论里,而不是做一个整体的敌我矛盾的定性,多数人们可能不会那么激怒,再加上我们的其它工作,事态可能不致闹得那么大。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总之,我是想把广大青年学生和社会上很多同情者的行为与极少数人的企图利用学潮浑水摸鱼、制造事端、攻击党和社会主义的行为严格区别开来,避免把整个学潮笼统地作为一个敌我矛盾性质的定性(“一场有计划的阴谋”、“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着重采取疏导的方针,避免激化矛盾,尽快平息事态。我的不同意见的主要之点就是在这几个地方。另外说明一项,我没有反对过用“动乱”这个词。我认为“动乱”只是指学潮规模和对社会秩序的影响程度而言,并不说明性质,可以是自发的,也可以是敌对的。我在五月十六日常委会上已讲过这点。

(荏苒 编辑)

相关阅读
  • 李鹏家族再起波澜 李小鹏访美后料调职

    若论本月中国新闻最多的家庭,非李鹏一家莫属,从传他病危、到女儿李小琳被免职、再到长子李小鹏访美。有消息称,出访后李小鹏的职务也将会有变。

  • 中兴功臣胡耀邦自言一拨一反全身生胆

    胡耀邦是一位光明磊落的政治家。我对胡耀邦的自谴有过不同看法,以为他在这方面做得过分,会为人所乘。

  • 末谈国是:江泽民去哪儿了

    乔石逝世,中共官方高规格纪念。但乔石同事江泽民只是在外地敬献花圈以示哀悼,并未“跟上节奏”。引发外界诸多猜测。江泽民到底去哪儿了?

  • 李小鹏结束访美 官媒高调晒成绩单

    6月15日至19日,山西省长李小鹏带领省政府代表团访问美国爱达荷州和怀俄明州,并与爱达荷州签署深化友好省州关系推进务实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